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五十一章 斗道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斗道法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道城到處都是引論,傳出來的消息太過可怕,一尊太上長老就這樣損落了,天演宗可是道州現在的霸主,他們族內的太上長老,在道州必然有絕頂戰力。

不得不說很多人都拍手稱讚,這些年天演宗野心勃勃,一直想統治整個道州,煉化道城,就因為這種野心導致很多勢力遭遇打壓。

現在散修強者都心動了,特別是一些壽元乾枯的散修,一株聖葯竟然出現了,這消息雖然不能證實,可是天演宗在那裡面死了一位太上長老,說明裡面有逆天的造化。

天演宗的高層自然窩火無比,毛都沒看見一個,就被人污衊成得到一株聖葯,這簡直是無稽之談,差點氣得吐血。

一方神聖而又威嚴的古老宮殿內,供奉了天演宗諸多先輩的牌位,此時這裡面站滿了天演宗的人物,都是一臉的崇敬。

他們都跪了下來,在膜拜一個畫像,這畫像雖然模糊,但是有一種驚天的道韻在瀰漫,金輝灑落而下,一片的莊嚴。

這位據說是天演宗開宗立派的老祖,此時他們恭敬參拜,請出一個石盒,這裡面封存這一個殘缺的石頭。

這石頭上密布繁奧的大道紋路,猛地一看,好似看到一縷縷大道紋路,化作諸天群星在隆隆震動,那種運行的軌跡異常繁奧。

有些修行不到家的人看一眼都感覺頭昏眼花,內心都心驚,這就是天演宗的鎮族至寶,可以推演各種詭異之事。

此物雖然殘缺很多,但是神效驚人,當初天演宗就是用這個殘缺的天機台,推演出道族各個凈土的下落,從而謀奪無量造化。

九個天演宗的老人盤坐在天機台面前,聯手催動這尊至寶,這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催動的,大道紋路太過可怕,一個不慎都會遭遇反噬。

就是因為這點,天演宗不會輕易動用這件至寶,不過今日一位太上長老死了,還有人在外界造謠,天演宗上下都憋了一肚子的火,勢要壯吻迨率怠

一縷縷大道紋路密布在朦朧的虛空中,遮掩了一切,虛空中的群星都在跳動,展開一場可怕的推演。

在道城中,道陵他們在裡面溜達,聽著四周傳來的言論是,都是非常高興。

也在這時候,道陵的眉頭一挑,感覺朦朧中有一股莫名的氣息籠罩過來,非常的暗淡,要是不輕易感覺根本察覺不到。

道陵身上有古老的符文在顯化,這是他在皮膚上摹刻的紋理,一旦有人在推演,就會示警。

「忍不住要推演了。」道陵冷哼,這點他在就猜測出來了,對方絕不會善罷甘休,不過天演宗的速度讓他一陣心驚肉跳。

「估計是藉助了某種寶物,這次就和你們玩一玩。」道陵四下看了看,就往一個小巷子走去。

「你們給我護法。」道陵的雙眸微閉,心神空靈剔透,越發的感覺朦朧的虛空中,那股詭異之氣越來越濃郁。

「就和你們斗一鬥法,看看是道城的大道強,還是你們天演宗強1道陵的拳頭微握,他在感悟道城若隱若現的大道。

前段時間道門感悟大道,觀摩大道演化,欲要演化出來,可惜被震傷了。

當時道陵就感覺這是道城的大道,現在感應了一下和他猜測的一樣,嘴角便是翹起一絲笑容。

他通體氣息升騰,源源不斷的上涌,當中有繁奧的符文湧現,他在溝通天地大勢,彼此間交融在一起。

升騰的速度非常快,他現在就盤坐在道城內,感悟大道的位置不是特別遠,但是很難找到具體的方位。

道陵的心神清澈透亮,攜帶自身氣息,不斷和大道溝通,這一次他小心翼翼,上一次已經和大道交流過一次,這一次顯得有些輕鬆了。

道陵盤坐在地上,通體氣息朦朧,若隱若現,被一層層道韻遮掩。

這一幕讓小胖子大驚之色,他吃驚道:「這是大道氣象,道陵在幹什麼?他竟然能溝通天地道法,這是也太逆天了1

古泰也心顫,天地大道可不是他們能溝通的,這是強者悟道的時候才可以做到,可是道陵這個層次的修士不應該提前接觸。

現在事實擺在他們眼前,讓他們不得不相信,非常好奇道陵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因為他只是盤坐下來幾個呼吸,就朦朧了一層大道之氣!

雖然道陵能感覺到,但是不能和大道進行深層次的溝通,要不然會被震傷的,動輒就是損落,這太兇險了。

遠在一座莊嚴肅穆的殿宇內,裡面圍繞了很多人,都是天演宗的強者,目光盯著空中,天機台在顯化諸天奇特場面,推演他們的下落。

這石頭殘缺不全,密布繁奧紋路,但是它很不一般,內蘊一種恐怖至極的波動,在顯化一方方山河。

逐漸的,殘缺的石頭演化出道城的一幕,這讓他們難以置信。

「好大的膽子,他們簡直太囂張了,造下這樣的罪孽,竟然還敢來道城,簡直是不知死活1

天演宗一位族老瞬間震怒,道城早就被天演宗上下看成囊中之物,敵人膽敢來這裡不是找死嘛?

最重要的是道城還是一尊至寶,就算有強敵殺來,也是一個死。

他們都無法想想,這三個少年的膽子也太大了,明目張的把天演宗拖下水,又在道城裡面不走了。

「哼,太囂張了,當誅1

「幸好長老的決定英明,用天機台推演出他們的下落,要不然我們天演宗還不知道被他們想成什麼勢力,一定要儘快找到他們,誅殺此撩1

一群人皆是大吼,殺氣騰騰,目光也看向圍繞殘缺石頭盤坐的九大老人。

這九人是天演宗一直不出世的老強者了,實力非常強大,他們聯手催動天機台,自然可以推演出此子的下落。

因為當初就是他們九人聯手,推演出道族各大凈土的下落,可以說在推演之道的研究及其深奧,在宗內很少有人出其左右。

兀的,天機台顯化的畫面陡然破碎,這一幕讓四周的人臉色驚變,因為取而代之的是一層朦朧的天地,看不清真切。

「這是怎麼回事?畫面為何消失了1一個中年人皺眉,表示不解。

「別說話,天眼九老對推演之道的參悟深不可測,豈能是你可以質疑的1一個老人豁然皺眉,看著中年人訓斥道。

聞言,中年人的老臉一紅,天眼九老在天演宗的位置太高了,自古以來,天演宗都有九老的位置,一代一代的為天演宗推演未來大勢!

毫無疑問,這一代的天眼九老的修行深不可測,在道族封山之日,接連出手推算,每次出手都給天演宗謀奪一個凈土,可見他們的可怕之處。

天眼九老盤坐在地上,巋然不動,似乎九大神山一樣,沒有什麼能擾亂他們的心神,對於推演三個小傢伙的下落,感覺沒有絲毫失敗的可能。

「你以道法隔絕天地,小道爾,看老夫如何破你的法1

天眼九老的雙目豁然間大睜,九雙眸子宛若小太陽燃燒起來,瀰漫出恐怖波動,九人同時間大叱道,擁有必勝的把握。

他們已經看出來了,對方雖然以道法隔絕自身氣機,但是對於九個老怪物,配合上天機台而言,輕鬆便可破解此法,最重要的是他們已經找到此人的蹤跡。

殿宇內,諸多天演宗強者圍繞天眼九老觀望殘缺的天機台,當他們聽到九老的斷喝,都是情不自禁的點頭,看來天眼九老神威猶在,就這種底氣足夠了。

九老的雙手同時間划動,湧出浩大的精血,匯入殘缺石頭內。

這塊天機台發出璀璨神虹,大道之音炸響,演化在高空絲絲縷縷的紋理一剎間粗大好幾倍,猶如一道道閃電,湧現出恐怖氣息。

虛空都在起伏,空間在震蕩,這種紋路非常詭異,穿行天地間,構建成一個通道,橫渡而去。

道城內,道陵盤坐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黑色長發微微飄動,通體道韻流淌。

這一刻他感覺到非常可怕的危機到來,似乎敵人近在眼前。

「來了1道陵的雙眸大睜,雙目如電,通體氣息瞬間封死,同時他在虛空中和大道勾動的氣息瞬間動了。

這好像是道陵另一個軀體,替他擋劫,釋放出強大波動,一下子衝擊而去,順著他感應的大道追尋。

當然要這麼做非常艱難,道陵藉助了粗淺的天地大勢,傳遞過去少許自己的氣息,以求蒙蔽出手的強者。

動靜非常大,一縷縷旺盛的精氣神在虛無的天地中狂涌,四周看起來烏黑一片,這是道陵感應到的空間,另一邊就是大道跳動的位置。

他每次走出一段路程,腳底就交織出一縷縷銀色紋理,看起來像是細小的蛟龍一樣,構建成一個道路,往大道狂奔。

道陵來到近前,就感覺到這裡的可怕,似乎來到九重天上,看到一條浩大無盡的神海在咆哮,又好似一尊真龍在變化!充實著無盡的威嚴。

「哈哈,找到他了,他跑不出我們的手心1

與此同時,在天演宗殿宇內,九老大笑起來,感覺到道陵的氣息,追尋到源頭。

「好,九老出手,果然不同凡響,

稍稍動用手段推演一番,就可以找到這個孽障的位置1

「九老的神通自然廣大無比,對方就在道城內,只要九老落下一隻大手,就可把他駒來。」

「哈哈,這簡直是易如反掌啊,我倒這幾個孽障有什麼三頭六臂,膽敢詆毀我們天演宗,哼,到時候非要把他抽筋扒皮1

四周傳來的笑聲,讓九老蒼老的臉色不禁浮出傲然之色,非常得意的探出去一隻手掌,九個虛幻的大手頃刻間合閉在一起,演化成一尊大如神岳的恐怖手印,密布繁奧紋路。

大手橫空,壓迫的虛空都在抖動,通過剛才他們構建的通道,很快就來到終點,直勾勾的往下面壓落!

轟的一聲,虛空中裂開一個大口子,衝出恐怖波動,道陵在這種威壓下,都難以抵抗一時半會,直接就粉碎掉。

這是大手極度可怕,拍擊下來,大浪滔滔,橫在高空中,直勾勾的拍下。

沉寂不動的神海陡然間爆發滔天雷音,猶如萬重天雷炸開了,可怕的一幕,難以接受一個螻蟻一般存在,竟然敢挑釁它。

恐怖神能上涌,一剎間就把這個大手崩成粉碎,那構建的成片虛空都在崩塌,轟隆隆的順著未知的空間橫掃。

「噗1

畫面回到殿宇內,剛才還是意氣風發的九老,瞬間咳出九口逆血,臉色煞白無比,滿臉的惶恐之色,他們看到了一尊神明殺了過來。

「怎麼回事?」在場的人大驚之色,天眼九老是何等的存在,這是誰讓他們一起受傷了?

九老的臉色蒼白,精氣神萎縮不振,遭遇了重創,他們的臉色陰沉無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招惹那種存在的注意。

剛才他們只是感覺到一縷氣息,就讓他們肝膽欲碎,要是這種人物來到天演宗,誰人能敵?

就在他們驚疑不定的時候,臉色豁然間大變,驚恐的目光匯聚頭頂,感覺有大劫到來。

很多人都感覺到可怕的威能橫了過來,宛若一掛神河沉墜下來,直接壓塌了虛空,那可怕的大浪噴薄無盡瑞彩,每一條蘊含的神能都恐怖如斯!

萬道神虹齊齊沉墜,整個古殿都崩塌了,不知道多少人被活活震成血霧,這是大劫降世!

天演宗一群人都嚇傻了,瑟瑟發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知道這萬道神虹一旦沉墜,這裡將會被徹底抹殺掉。

哼!

一聲冷哼聲陡然間炸響,這方凈土深處有一個古洞存在,混沌氣垂落,噴薄大道之氣,這裡面伸出一個巨大的手掌。

這個手掌太可怕了,神輝奪目,綻放萬丈神虹,這個小世界都無法承受他的氣息,導致成片的虛空在扭動。

虛空中沉墜的氣流都由此凝固在虛空中,大手探了過來,掌心托著天機台。

在巨手的催動下,這殘缺的石頭爆發無窮的符文,密布天地間,有驚世氣息綻放。

很驚駭的一幕,一條條神能被符文卷了上去,這個殘缺的石頭爆發的符文竟然把裂開的虛空給修補好了。

雖然如此,但是剛才一剎間的爆發,震死了天演宗很多人物,場面都是斷壁殘垣,這個古老殿堂都被打的塌裂。

很多人都呆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知道招惹了什麼對頭,竟然惹得族主親自出馬才擺平此事。

天眼九老的臉色陰晴不定,剛才就是他們感覺到的氣息,爆發的威能造成的這幅局面。

「族主,難道有絕世強者要攻打我們天演宗?」有人大吼道,感覺此事非同小可。

「此事不要再問了,一個死物罷了,剛才那個人很有意思,應該是道族的人1古洞裡面傳來冷漠的聲音。

「什麼?道族在外面的餘孽1一群人神情大駭,都沒想到道族還有人在外面活著。

「一個螻蟻而已,上不得檯面,現在你們把手底下的事情放一放,我剛才已經追尋到源頭的地點,這才是我們天演宗的頭等大事1

古洞裡面傳來的聲音,引得天演宗一群高層嘩然一片,皆是狂喜無比,連剛才的損失都忘了,只要完成這件大事,再多的損失也無妨。

而在道城內,道陵渾身氣息虛弱,剛才他損耗渾身能量,導致氣息驟降。

他喘了一口粗氣,臉上帶著笑意,剛才他隱隱感覺到大道在震怒,估計施法推演的人,應該遭遇重創!

「這就是利息吧1他在心裡緩緩道,雖然現在只是在暗中給天演宗造成一些阻礙,但是他堅信,總有一日,他要以一己之力,把屬於道族的東西一毛不剩的,全部拿回來!

恢復了一會,道陵就站了起來,思索了一會,在心裡暗道:「我現在不缺源了,缺少的只是奇珍沖關,要是去拍賣會競拍,以我手頭上的源石還差點。」

想了一會,道陵的眼睛一亮,他忽視了最有價值的地方,那就是賭石防!

「走,我們去賭石防1道陵直接開口了,要去賭石防一觀,也算是漲漲見識,要是順道能切出一些奇珍,那就再好不過了。

「什麼?賭石防1小胖子錯愕。

「道陵啊,那地方可是燒金窟,可去不得,我們這點源石還要修鍊,哪裡能去賭石防揮霍。」古泰的頭遙的像是撥浪鼓。

他太了解賭石防了,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為博得美人一笑,而傾家蕩產的人不在少數。

賭石防是什麼地方?賭的就是運氣?那就是胡扯,只要精通天地大勢的人物,才能在賭石防裡面站住腳。

「是啊,哪裡可去不得。」小胖子也是搖頭,雖然他感覺道陵氖慮榱私庖恍,可是和一些老怪物賭石,那就太不明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