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六十五章 強勢震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 強勢震殺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幽靜的山林內,時而有鳥獸啼鳴音出現,在天地間徘徊。

這裡人跡罕見,遙望過去是一大片綠油油的葉子在隨風而舞,遮掩了大地,非常的茂盛。

然而寂靜很快被打破,一個小少女慌張的跑進來,看起來嬌小玲瓏,俏生生的樣子非常精緻,此刻卻慌張的往裡面跑。

而在她後面,一個陰影飛快的飄來,像是一個幽靈一樣,伴有陰森森的笑聲:「小公主你跑什麼?哥哥可是對你朝思暮想啊,快停下來吧。」

靈兒的臉色一下子蒼白下來,都不敢回頭看,她哪裡經歷過這種追殺,六神無主的她一不小心都摔倒在地上,倒也不哭,爬起來咬著嘴唇就跑。

靈貂罕見的老實下來,紅寶石大眼睛看著緊追不捨的青年,發出兇狠的叫聲。

「哼,你這個小東西竟然敢對我大叫,看我待會不把你抽筋扒皮1魔猿青年的臉色陰沉下來,冷聲道。

「小乖別怕,我們馬上就回家了,到時候我讓族內的強者教訓它1靈兒抱著靈貂叫道。

「哼,恐怕這個願望你無法實現了,落在我手裡,還妄想跑掉?」魔猿青年冷笑一聲,它的袖袍猛地一抖,衣袖內便是有一道璀璨的神虹爆發。

這道神虹快的無比,繚繞黑霧,陰氣森森的,一下子洞穿而來,撕裂了長空。

然而這道黑雲未曾近身的時候,靈兒頭上的白色髮帶陡然間閃爍澎湃的靈氣,搖動間似乎一條蛟龍在翻滾,震的山林都抖動起來,亂葉狂舞的長空。

這道黑雲直接被震散,這一幕讓魔猿青年的臉色陰沉下來,他冷笑道:「寶物倒是不少,還是自助防禦的,不過一個死物還想和我斗,簡直是痴心妄想1

它的張嘴咆哮,口吐殺光,一尊烏黑色的小山一下子破空而來,溜溜在在空中轉悠,衍生出極其恐怖的壓力。

這是玄重山,非常的重,強者祭煉的這種至寶,動輒都能壓塌一座山脈!

「礙」靈兒驚叫,整個人都跌倒在地上,被上空澎湃無比的壓力震的渾身發顫,她摔了個四腳朝天,大眼睛都紅了,差點淌出眼淚,由此也看到一個白衣少年走來。

這個影子倒影在她雙目中,靈兒緊咬著牙關,沒想到有兩個人在追殺她。

「嗚嗚1靈貂看到這少年的時候,瞬間尖叫起來,跐溜一下就竄了上去。

「小乖別跑,小乖快回來..」靈兒的臉色焦急無比,爬起來大叫。

靈貂紅寶石一眼的眼睛瞪大,興沖沖的躥到道陵身上,仰天嗚嗚大叫,可以說喜不自勝,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他。

「呵呵,靈貂你這個小傢伙,怎麼就那麼大本事跑到道州來了。」道陵摸了摸靈貂的腦袋,嘿嘿笑道,也非常高興靈貂還和以前一樣。

這一幕讓靈兒的神色呆泄,不知道這個少年和靈貂是什麼關係,但是能看出靈貂非常的高興,似乎和親人重逢了。

靈貂歡天喜地的嗚嗚大叫,小爪子還比劃著,指著靈兒憤叫,似乎在訴說靈兒的魔抓有多少可怕。

「你這個壞傢伙,是不是說我的壞話呢1靈兒和靈貂相處那麼長時間,對它的言語還是有些了解的,立馬跑過去瞪眼叫嚷著。

靈貂哼了一聲,一副不搭理她的樣子,讓靈兒憤懣無比,感覺它叛變的速度太快了。

「哼,半路上殺出來一個小畜生,真是髒了我的眼1

魔猿青年向前逼來,通體氣息澎湃,他森冷的眸子盯著道陵,獰笑道:「還不快跪下領死,要不然把你剁成肉泥,喂狗吃1

「孽畜,滾過來領死1道陵的雙眸看向魔猿青年,眼綻殺機,沉喝道。

「什麼?」魔猿青年面露驚容,差點被少年驚天的言語嚇傻了,作為道州的大勢力魔猿一族,鮮有人敢招惹,可是一個少年竟然口出狂言讓他滾過來領死!

魔猿青年發出咆哮聲,面如豬肝,吼聲如雷在炸響,震的山林都劇顫起來,有洶湧不絕的黑霧籠罩這片區域。

「你這個小畜生,不把你活寡了,難解我心頭之恨1魔猿青年殺了過來,攜帶者重重黑雲,遮天天地,猶如妖魔出世。

一時間狂風大作,亂葉飛舞,殺氣凜然,它的拳頭砸動過去,猶如巨錘轟擊而下,壓力萬重。

靈兒的臉色都是一白,感覺胸部有一個巨錘砸動過來,壓迫的她喘息困難,她緊張道:「你到底是不是它的對手?魔猿一族天上擅長**,一般人都不敢和他硬碰的。」

這是一族在上古時代乃是大凶,行事也非常殘暴,很少有人敢招惹,在這一帶也只有金蛟王一脈能與之抗衡。

道陵的手掌閃出去,血氣滾滾,猶如狼煙逆沖而上,震的黑霧都在潰散,吹開了陰霾,拍擊上砸來的拳頭。

轟的一聲,這是純**的對轟,發出刺耳的大響,兩雙肉掌都有火花在飛濺,崩碎了這方真空。

「給我領死1魔猿青年驚怒對方的**,但要是大吼起來,體內黑雲滾滾,氣息增強一大截,轟然間往下面砸動。

「滾1道陵大叱,眼綻金芒,掌指顫動間,噴薄出似山似岳的威壓,一條可怕的黃金大浪都奔湧出來,轟了上去。

魔猿渾身劇顫,它砸在黃金大浪上感覺恐怖威壓襲身,嚇的它渾身寒毛都在倒豎,感覺要被絞死了。

「魔猿變1它仰天怒吼,一尊巨大的影子橫空出世,豎立在高空中,爆發強猛血氣,猶如一座大火山在空中熊熊燃燒起來。

他的拳頭都好似磨盤一樣,壓力滔滔,轟然間崩塌了黃金大河,砸向他的頭顱。

「懶得給你玩了,給我滾1

此言一出,魔猿青年差點氣得吐血身亡,不過隨後它肝膽欲碎,感覺一陣滔天血氣爆發了,籠罩了這方圓百丈,真空都模糊了。

這血氣太可怕了,宛若一條蛟龍從深淵地底騰躍上來,爆發奪目金霞,威壓天地。

山林都不復存在,被道陵散發的血氣抹殺在天地間,化成劫灰。

道陵的拳頭砸動出去,魔猿巨大的拳頭都被打的龜裂,兇猛血氣打出它體內,震的它渾身骨頭炸開,臟腑都要粉碎掉。

魔猿發出慘叫,遭遇的創傷太重了,差點被活活震死。

「喔…」靈兒膛目結舌,俏生生的小臉上寫滿不可思議,感覺這個少年太可怕了,比族內幾個天賦奇高的蛟龍要可怕很多。

「嗚嗚嗚…」靈貂歡喜的大叫,毛茸茸的小爪子拍在一起,這是在鼓掌。

一個金色影子大步逼來,隨著行走,那可怕的血氣橫衝而來,鋪天蓋地的壓迫在魔猿身上,讓它頭皮發麻,感覺大禍到來。

「小子,小子你敢1魔猿目眥欲裂,發出凄厲的吼聲:「我乃是魔猿一族的子嗣,你敢傷我,天上地下都沒有你的活路1

「廢話太多了。」道陵伸出一隻手掌抓向魔猿的身軀,要震死他。

可是魔猿可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死亡,袖袍猛地一抖,祭出一件秘寶,這是一個寶箭,橫劈過來,要釘死他。

道陵的手掌一下子劃破長空,直勾勾的捏住這件秘寶,同時屈指一彈,這件秘寶送給魔猿,讓它上路。

魔猿的額骨被洞穿了,淌出血跡,染紅了這片大地。

道陵站起來,目光在四周巡視一會,欲要離開的時候,就感覺虛空中,有一隻如山的大手壓了下來,粉碎一切,爆發出恐怖波動,饋壓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