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七十七章 五枚符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五枚符文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古老的殿堂在搖動,這裡面存在著澎湃的神能,伴有一種造化之氣在蔓延開來。

但是這種能量則是未曾反哺天地,而是在殿堂裡面聚而不散,甚至這些能量都無法飛到外面,不得不說這座殿堂的神秘。

而此時這裡面的能量扭動在一起,形成一個大漩渦,在往一個軀體裡面匯入。

道陵一呼一吸間,四野隆隆震動,猛力一吸就有一條條神瀑墜入體內,直達一條逐漸復甦的大海內。

這一幕要是傳到外界絕對嚇死一大片,這種強悍的吸納力度,就算是強者都不敢嘗試,一般都會被撐爆。

而道陵的本源在進行恢復,在掠奪造化之氣,在進行一次全面的恢復!

殘破的天地逐漸演變,漆黑的大黑洞被修補好,這天地也朦朧了一層天地初開的氣韻,亦有造化之氣在蔓延。

直到現在,道陵的本源已經恢復到煉化道源液的巔峰層次,而現在在持續演化,在不斷增強。

咚!

他軀殼內爆發一種鼓音,好似一顆恐怖心臟在跳動,內蘊無量精元,隨之跳動這天地都在劇顫。

似乎隨著心臟跳動,天地都要破滅掉。

這是他的本源首次爆發了神威,隆隆不絕的炸響,湧現出震懾人心的威壓。

這條枯寂的大海開始散髮絲絲縷縷的金輝,璀璨奪目,亮的晃人眼,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下能量好像一輪太陽燃燒起來。

轟的一聲,道陵的軀體內爆發滔天氣息,恐怖波動輻射開來,一開一合間,這天地間的造化之氣全部被吸收乾淨。

道陵的本源一下子增強一倍,裡面衍生出可怕變化,大道倫音徹響,神霞無盡,瑞彩騰騰,雲蒸霞蔚。

且這條大海也出現局限性的變化,中心區域隱隱盤坐一個小金人,璀璨奪目,如神陽燃燒,但是非常模糊。

這是什麼?

這是道陵的法,這是他聖體本源的傳承神通!

這種體現很可怕,一些可怕的王體一旦本源成長到一定層次,就可以參悟出本命神通。

而這些神通基本上都是一些符文,或者是一些若因若無的印記體現出來,一旦參悟出來必然能得到一門可怕神通。

而道陵聖體本源的神通有些不一樣,演化出一個小金人,寶相莊嚴,在被本源孕育,逐漸成長起來,演化出一門逆天神通。

這一幕傳到外界肯定會引起巨大的轟動,這種體現非常可怕,聞所未聞,很那相信一旦演化完成,將會出現多麼驚人的變化。

道陵也感覺不可思議,仔細盯著小金人看了很多眼,也看不出所以然。

「我估計是本源還是太弱了,雖然恢復不少,但是和全盛狀態比較,差距很大。」道陵搖了搖頭,在心裡嘆了口氣。

但是他也非常高興,因為殘破的天地在經過丹藥的藥力下,已經徹底被修復,最致命的損壞終於被補全了!

只要本源完好,道陵隱隱感覺這樣就非常好修復了,只要找到大批的天地奇珍,就有辦法把本源徹底恢復過來!

就在他思索的時候,朦朦朧朧,道陵被一層親切的氣息包裹住,他來到一個天地中。

這裡充滿了迷霧,但是朦朧了一層親切的氣息,似乎來到家鄉一般,讓他沉醉在裡面不可自拔。

隱隱的,道陵看到迷霧中出現一個影子,看不清分毫,但是能感覺到那裡有個人存在,似乎恆古留下的一個影子,長存到現在。

這個人盤坐在雲霧裡面,恆古不朽,萬劫不滅,有一種難以端詳的氣韻,似乎在另類的展現一種道法。

這個人很神秘,終於露出了真實面貌!

可是,道陵卻看不到分毫,這讓他膛目結舌,明明距離只有幾丈遠,可是道陵卻看不清這人的樣子。

「難道我的境界太低了,都無法看清聖體的樣子?」道陵皺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人就太可怕了。

這個人根本未曾動用分毫法,只是平凡的顯化,可是平凡的連道陵都無法看清分毫,只是一個模糊的影子屹立在天地間。

隨即,這個影子陡然消失了,準確的說潰散掉了,變成一枚枚符文,看起來很平凡。

道陵的眸子微縮,仔細盯著這些符文掃視,感覺這些符文非常神妙,只有五個而已,但是卻包容萬千。

「化繁為簡1道陵吃了一驚,這是非常可怕的體現,似乎把大道推演到極致。

五枚符文在變,竟然演化出一株小樹,繚繞五色神虹,璀璨奪目,散發出柔和的神霞,看起來輕盈無比。

這株小樹繼而有種增大,在茁壯成長,五彩神虹越來越刺目,最後散發萬丈神霞,猶如一株聖樹在生長,逐漸爆發驚天的氣息。

似乎一個太陽炸開,艷艷生輝,刺破了宇宙洪荒,五道神虹一下子騰躍成五條真凰,展翅擊天!

這株聖樹爆發熾熱的神光,璀璨而又神聖,宛若秩序神鏈構建而成的,爆發最可怕的五行之力,在開天闢地。

這株聖樹非常可怕,似乎五個符文推演而成的,繚繞混沌氣,紮根在混沌中,萬法不侵,永世長存。

道陵在觀摩這種可怕的演化,而在外界則是不平靜。

「聽說沒有,二天前挑釁天鵬的人族少年失蹤了,我估計已經折損掉,喋血在這裡1

一個消息傳出來,讓一些聚會的奇才都發獃,但是內心都沒有什麼意外,天鵬非常強勢,決不允許任何人挑釁他的威壓,這個冒犯它的人,估計是被斬掉了。

有些人都不了解情況,仔細追問,了解事情的經過,都是啼笑皆非。

「這個人族少年的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挑釁天鵬的神威,真是不知道死字如何寫。」

「哼,鵬兄乃是我們妖族的幼神,遲早要君臨玄域,一個小小的人族都敢口出狂言,真是自不量力。」

「不錯,估計在人族也只有武帝才能和鵬兄比肩,一個犄角旮旯跳出來的人族少年竟然也敢和鵬兄叫板,不知死活埃」

一群生靈都鬨笑,不少人族修士也都搖頭,天鵬太可怕了,沒幾個人敢挑釁他,估計這個人現在已經被天鵬抹殺掉。

銀蛟的神色一下子精彩下來,這兩日肚子里一直憋著一肚子的火氣,鬱鬱寡歡,今日聽聞此事,心情一下子大好。

「來來來,喝酒,明日就是赤血龍果成熟之日,不要因為這點小事影響了諸位的心情1

銀蛟哈哈大笑,開始邀請四周的妖族奇才,接連飲酒,心情可謂大好。

「死了,怎麼會輕易損落,未曾聽到動靜…」乾瑤的眉毛蹙了起來,內心也驚疑不定,她感覺對方不會那麼弱,不可能就這樣損落掉。

可是他去了哪裡?已經兩日了,八成是出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