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八十五章 風雲怒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 風雲怒起!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原先還是朗朗乾坤,而這天象轉變的太過迅疾,驟然間狂風怒吼,亂石崩天,這裡要破碎。

而這一切的根源都是大地引動的殺劫,這下面似乎有一頭巨龍破土而出,率先爆沖滔天殺氣,裂開的層層真空,有烏黑大裂紋由此誕生了。

轟隆隆!

地動山搖,群山搖震,有些小山都崩塌了,那爆沖四野的大氣狼猶如滾滾狼煙,推枯拉巧的把四周的山林盡數吹倒。

一切都是那麼渺小,幾座小山就宛若棉花在空中亂舞,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天象,這裡像是覆滅掉。

他們三個已經跑路數里地,但還是被這股波動震懾,驚異的目光掃視過去,都呆泄下來,看到漫天都是亂石在狂舞。

咻的一聲,一個大石頭活生生激射而來,砸的大黑虎清醒過來,它甩了甩大腦袋瓜子,咆哮道:「小子,這是什麼殺陣,威能怎麼會如此可怕1

道陵也是愣了,也沒想到他嘔心瀝血摹刻半個月的陣盤,竟然發揮了如此恐怖的氣息。

獨眼龍心驚了一會,他詫異道:「這殺陣太可怕了,竟然引動了地勢,這種級數的殺陣在三十六地煞中也是排名靠前的幾門才有這樣的神威1

獨眼龍對陣法研究的非常深厚,他雖然看不透道陵拿出來的陣盤,但是可以感覺到摹刻陣盤的人是個初學者。

從這點就能看出,這個陣盤是不完整的,內蘊的陣法必然是殘缺的,如若是道陵摹刻的,那麼這個陣盤殘缺的就更大,

因為他這個境界不可能把一門完整的殺陣參悟透徹。

而能引動地勢攻殺強敵的殺陣,毫無疑問,在玄域各大超級勢力中,可以用來當成鎮守山門的大殺陣了,威能無窮!

大黑虎擦了把哈喇子,盯著道陵說道:「小子,這殺陣的威能馬馬虎虎,讓本王觀摩觀摩,說不定可以將其推演完善,到時候我們就把這個小雞仔活捉了。」

獨眼龍也非常熱切,想見識這門殺陣,不過他沒有大黑虎臉皮那麼厚,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道陵撇了撇嘴道:「這陣盤是我購買的,我怎麼可能有那麼強的殺陣。」

「小子你不老實,速速給我從實招來1大黑虎滿臉的不相信,感覺這小子隱藏的秘密很多。

「費什麼話,現在可不是爭論這些的時候,逃命要緊。」道陵掉頭就跑。

「小子,你不把殺陣的事情說清楚,本王和你沒完1大黑虎嗷嚎一嗓子,搖著大腦袋瓜子,虎頭虎腦的嗖嗖的追上去。

而在數裡外那片殘破的天地,這股動靜足足爆發了十幾個呼吸在緩緩停止,塵煙散去,天地恢復了寧靜。

轟的一聲,一尊鼎陡然間破土而出,纏繞璀璨神虹,鼎口噴薄神霞,撞碎了天地,威能極強。

這口鼎三足兩耳,鼎壁上摹刻各種恐怖異獸,似乎活著的一般,有沉悶的咆哮音炸響,也伴有一陣慘烈之氣。

這口鼎絕對震死過強敵,非常的可怕,乃是天鵬的器物,有鎮壓一方的神威。

很快一個影子從亂石裡面走出來,它長發披肩,金色髮絲上染有血跡,它走了出來,一言不發,帶著冷冽氣息,直欲裂天!

這口鼎落在天鵬掌心,它的金色瞳孔有兩團火焰在燃燒,冷冽道:「你是第二個傷我的人1

天鵬依舊可怖,驟然是先前的殺陣也能以把它重創,它的身形很快消失在這裡,怎麼可能咽下這口氣。

而在雲層裡面,幾個影子出現,乾瑤吃驚的美眸掃視在這片殘破的天地,擬個小混蛋從哪裡弄來的殺陣,竟然引動了地勢,運氣怎麼那麼好1

他們也消失在這裡,不斷有大批人物趕來,武殿內部則是風起雲湧,引動了很大的波瀾。

「你說那個孽障在道州出現了1

一尊凈土內,一個老嫗聽到虛空陣台傳來的消息,她的老臉猙獰下來,厲聲吼道:「肯定是他,我敢確定1

武薄麗一直在追查當年那個孩子的消息,她總是不放心,現在這個道陵疑似當年那個孩子,但是他們還不能確定,可以經此一役,她徹底確定了,因為這太巧合了,對方怎麼會去道州?

這是一間議事廳,裡面有不少武殿的大人物,都是被剛才傳來的消息牽動心神,因為武殿死了一尊王者,這是**裸的打臉,武殿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還有一點」彙報的人心驚膽顫,低吼道:「根據武志誠的推測,他極有可能是在青州武道碑刻下『道』字的少年1

「你說什麼?」武薄麗大驚之色,眸子都遽然緊縮,閃爍懾人的冷芒。

「你說這個人是『道』。」在場一群武殿大人物的臉色徹底難看下來,這是他們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因為他們太清楚武帝了,清楚到他們都難以看出武帝的深淺。

而現在陡然跳出來一個默默無聲的人,在鍛體境壓過了武帝,這讓武殿的大人物心驚,這需要何等的天賦在能做到?

武殿為了栽培武帝,各種天地珍寶數不清的往他身上造,他可以說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更有聖體本源助陣,在配合武殿數不清的寶物,誰還能超越他?

可是有一個人做到了,這讓他們心顫,還好的是對方的修行並不高,他們當時未曾放在心裡。可是現在這個消息令他們震驚,因為對方的成長太可怕了。

這才一年的時間,這個少年疑似主導一場大殺劫,導致武殿損落很多強者,和一尊王者,這可不是小事情,都驚動該族的老祖了。

一年前武殿的大人物親臨青州,親眼看了那個字,可以確認對方的修行不高,可是僅僅一年的事情竟然躥到造氣境,這讓他們恐慌。

一張張老臉都朦朧的一層陰霾,一個小人物在玄域這尊龐然大物面前蹦躂讓他們感覺到可笑,可是這個小人物竟然在龐然大物身上割下來一塊肉,這讓他們感覺到恥辱,而現在這個弱的像是螞蟻的小人物忽然變成一株小樹苗,這讓他們感覺到恐慌。

這個小樹苗或許遲早有一日,會長成參天大樹,如若是那一日,到時候什麼都晚了,因為一件到了顛覆玄域武殿道統的時候。

因為對方的潛能非常可怕,或許一尊強者和武殿叫板他們嗤之以鼻,而現在一個絕世天才鋒芒初漏,這不是什麼好兆頭,不扼殺在搖籃裡面他們都不舒服。

「你敢確定當年那個孩子就是現在的『道』?」武殿一尊強者冷幽幽開口。

「可以斷定,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巧合,再者說,他修鍊的速度也可以表明,因為對方是原始聖體1

武薄麗開口,特別是最後四個字,讓武殿一群大人物渾身寒毛倒豎,額頭都流淌下一滴滴冷汗,有一種恐懼油然而生,因為牽扯的東西太可怕了,讓他們顫慄,一旦掌控出現差池,他們都活不了。

「不可能,聖體本源逆天到恐怖層次,他不可能恢復的那麼快1武王卿開口,非常的斷言!

「說的不錯,這個小螞蟻現在跳起來蹦躂了,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幸好他跳出來的快,要不然就麻煩了。」武殿的大人物都在開口。

「這個小畜生恐怕不甘心,他在小武道碑上力壓帝兒,這說明他想和帝兒斗1武薄麗獰笑。

聞言,武殿一群強者嗤之以鼻,如若是道陵將來能站起來和玄域武殿抗衡,動搖他們的根基他們不會露出這般笑容,可是他想和武帝斗,那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帝兒已經啟程了,去接受一場逆天造化,等返程之日再去火域得到那裡的造化,到了那個時候,更沒人是帝兒的敵手了,那怕去了哪裡,帝兒可是人中龍鳳,註定要君臨天下1

武殿一群強者開口,討論武帝的時候,他們內心的陰霾散去不少。

「這個小傢伙老是在我們武殿面前蹦躂,也不是個事,他現在不是在道州嘛?哼,那就讓他葬送在自己的家鄉,也是了卻一個念想1

武薄麗森冷的開口,這一次她要親自出馬,把此人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