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九十二 武帝再創記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二 武帝再創記錄!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武殿兩尊強者也走了過來,目光巡視在老人身上,也是一陣點頭,能感覺到這種可怕手段,一般人是無法施展出來的,應該是被大道禁地抹殺的。

他們的目光也同時落在道陵身上,這讓他內心一驚,在這裡遇到武殿的強者,真不是一個好兆頭。

武薄麗笑了笑,旋即她伸出手掌,點在道陵的**上,能察覺到他體內蟄伏的澎湃血氣,這肉身當真是了不得。

「前輩你要幹什麼?」道陵的眸子微縮,能感覺到她在試探**。

「小友莫怕,我只是感覺你的**有些強,不知道是如何修鍊的?」武薄麗收回手掌,眯著眸子問道。

聞言,道陵洋裝鬆了口氣,連忙道:「原來前輩在問我的**,實不相瞞,我是古宗的弟子,和師兄一起進入這裡,可惜和他失散了,師兄的**可是不弱於我。」

一連串的話,讓武薄麗對他的身份更加信服,如果對方是古宗的修士那就說得清了,畢竟古宗主修的是**,他年紀輕輕有這樣的體魄,雖然非常罕見,但也是正常之事,估計也是古宗的奇才。

「你不錯,年紀輕輕能把**修行到這一步,日後成就非凡。」武薄麗含笑道,一副和顏悅色的樣子。

「哈哈,不知道這樣朋友如何稱呼,在下武志誠,有禮了。」武志誠郎笑一笑。

「你就是武志誠1道陵的心神一震,走上去拱手道:「在下古浩,我以前就聽說過兄台的名聲,乃是武殿的十大年輕高手,今日一見果真不同凡響,人中龍鳳啊1

道陵思量了一下大黑虎自吹自擂的話語,也跟著學起來,讓武志誠冷峻的臉上堆滿了笑容,哈哈大笑:「一點小名聲,不足掛齒,不足掛齒啊,不如朋友你的**強。」

「嘿嘿,我這也是僥倖,對了,在下還要去尋找師兄,就先告辭了,不妨礙諸位前輩了。」道陵拱了拱手,掉頭就走。

聞言,一行四人的臉色同時陰沉下來,特別是武薄麗的老臉都有擰色湧出,道:「小友且慢,我有一樁造化要送給你。」

道陵的腳步僵硬了一下,扭過頭說道:「造化?什麼造化?」

「古浩兄不必緊張,主要是因為你的**強,有些地方只有你才能上去,所以我們需要你的幫助。」武志誠直接開口了。

「哦,你們想要我怎麼幫你們?」道陵的眸子微微閃動,他問道。

「幫我們摘掉一株寶葯就可以了,我們可以付給你三百斤上品源1武志誠含笑道,非常大氣的說出三百斤源。

「三百斤源?」道陵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走上去道:「那快給我吧,我馬上幫你們採藥。」

武志誠的面孔都是一抽,他剛才只是客套客套,沒想到對方上來就要源,這還沒開始採藥呢!

「小友莫急,等你采完葯,等時候盡數給你,你該不會以為老身在說謊吧?」武薄麗陰聲陰氣的說道。

「不不不,在下一時心急,各位前輩不要放在心上,既然要採藥,那快帶我去吧,到時候我好去找我師兄。」道陵靦腆一笑。

武薄麗的臉色稍稍緩和不少,感覺這也是一個出深不深的毛頭小子,如若是這樣那就太好辦了,省的到時候不聽話在花費手段。

「這群老不死的要幹什麼?」道陵的心神陰晴不定,只能硬著頭皮跟隨他們往深處走去。

這途中,道陵注意到沉默的場面,冷不丁的問道:「諸位前輩可知道這大道禁地是怎麼回事,剛才可是死了很多人,這裡面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聞言,武薄麗微微皺眉,也沒想到一個毛頭小子敢詢問她,她內心也印證此人處世不深,就和顏悅色的說道:「這個有些遙遠,要追溯於太古年間,是如何形成的我不了解,據說和一些大戰有些關係。」

「和大戰有關?」道陵吃驚道:「那是什麼樣的大戰才能把這裡變得那麼可怕,而且太古時代就出現了,這得經歷多少歲月啊,道州竟然還有這樣神秘的區域。」

「你也不用驚訝,天地間奇特的事情多到海里去了,不過這大道禁地算是玄域最為可怕的禁地,就算地師都無法安然無恙的在裡面穿行。」武薄麗耐心解釋。

「地師我知道,手段高超,我聽說青州就出現一尊地師,據說還在深淵古礦裡面,當初你們武殿好像在圍攻地師,前輩你們武殿真是越來越可怕了」

道陵說著說著逐漸沒聲了,因為他感覺到刺骨的寒氣,武薄麗的老臉略微猙獰,卷席出冰冷的寒氣,冷到人骨子裡。

那段時光可以說是武殿的奇恥大辱,死了太多的強者,而且一尊王者損落,這是在武殿身上割肉啊,連老祖都震怒無比,武殿上下可以說全部驚動了。

道陵在心裡冷笑,察覺到這武薄麗的臉色,

他隱隱感覺瘸子當日應該逃走了,但還是有些不確定的說道:「不知道那尊地師有沒有被武殿的強者留下?」

武薄麗的老臉陰冷,一言不發,另外兩尊強者的臉色也不好看,要不然因為這小子有點用,估計現在都下手震死他了。

道陵洋裝臉色發白,不敢在問下去,悄然間則是對武志誠露出一絲鄙夷的的神色。

武志誠很敏銳的差距到這一幕,氣得臉色發紫,他這是在看不起武殿?

他直接沉聲道:「要知道,地師最擅長在深淵古礦中,深淵古礦的危險不弱於大道禁地,其實我們武殿要拿下這個地師那是輕而易舉,不過地師太狡猾了,不小心讓他跑了,不過他跑不了多久,我們武殿強者已經鎖定他的蹤跡,不日就可以抓到他。」

道陵在心裡冷笑,鎖定地師的蹤跡?要是以前他或許會擔憂,可是自從得到地師的傳承,道陵徹底對地師各種詭異的手段折服,武殿的強者一旦失去瘸子的蹤跡,要想再次找到無疑是大海撈針。

道陵心頭一直懸著的一塊石頭終於放下,他深吸口氣道:「原來是這樣。」

「嗯,不是我們不夠強,而且敵人太狡猾1武志誠冷冷一笑。

道陵故作熱切的大叫:「這幾年玄域真是熱鬧,武殿武帝有君臨天下之姿」

這話說出來,讓他們幾個的臉色都出現笑容,無疑說到心坎上了,剛才對他的怒氣也悄然間散去不少。

「還有小武道碑出現的『道』,據說他修行低,但是**可怕,他會不會和我們古宗走的是一條路子?」

這句話讓他們的臉色又陰冷下來,現在武殿很多高層都洞察到此人的身份,但凡是提起他,臉色都難看。

「這就不清楚,不過這個道藏頭露尾的,成不了什麼大氣候。」武志誠冷冰冰道:「他要是在我面前,我有把握一拳鎮壓他1

道陵斜眼看了他一眼,在心裡冷哼一聲,就說道:「這個『道』我也想見識見識,我們古宗可是主修**的,我也想他和較量較量。」

聞言,武薄麗古怪的目光看著他,說不出的鄙夷還是好笑,就他?

「小友,你對天地間的事了解的太少了。」武薄麗大笑一聲:「一個小武道碑算什麼?真正在大武道碑上刻字留名的人,才是真正的英傑1

「大武道碑?」道陵微微皺眉,表示不解。

「我來給古浩兄解釋解釋吧。」武志誠開口了,說道:「這大武道碑是在神州,作用和小武道碑相似,但是包含的東西就比較多了,可檢測**,竅穴,神通強度,等等。」

「哦,還有這麼多測驗?」道陵詫異。

「那是自然,我族武帝在大武道碑面前鋒芒畢露,只是測了一項,極近爆發打出一拳,得到第一的稱號1

武薄麗大笑,這事情就在前幾日,可謂是給武帝正名了,那大武道碑是檢測的二十歲以下,超越這個年紀就不作數了,要知道武帝現在才十八歲!

能在這個年紀達到這一步,估計整個玄域都會引動大震蕩,只不過道州距離神州太遠了,消息暫時未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