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九十六章 血月秘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 血月秘術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武志誠通體血氣盛烈,血焰騰騰燃燒,異常的可怖,噴薄出兇猛澎湃的波動,伴有熾盛的神光在爆發,璀璨而又刺目。

鋪天蓋地的壓力自他體內扶搖而出,令真空在成片的模糊,一輪巨大的血月在裡面沉浮,這場面令人頭皮發麻。

道陵也是吃了一驚,他吃驚的不是武志誠的實力,而且對方增幅的實力,足足高出一截!

他這是在施展的某種增強戰力的秘術?

「不錯不錯,志城的血月秘法越發的恐怕,一旦演化出一輪血月,神力將無窮1

武薄麗看到這一幕,她繃緊的心神逐漸鬆懈下來,按照這種強度,要震死古浩難度就不大了。

武志誠的雙眸都變成血色,妖邪無比,瀰漫出兩團血焰,用冷冽的目光看著他道:「小子,你的**是強,不過你太自大了,以為一個小小的古宗能和我們武殿的底蘊比較嘛?」

「你修鍊的是什麼功法?」道陵猛地回想起什麼了,直接問道。

武志誠冷笑:「這個你就沒資格知道了,不過你能死在我手下,也算是一件幸事,很多人可是沒這個資格的1

「看來他的實力增強,是藉助的某種功法。」道陵在心裡嘆了口氣,也為日後的道路有些犯愁了。

他雖然修鍊的是《吞天經》這種逆天的功法,可是這功法已經快到了盡頭,道陵第一次得到的時候只是得到前半部分,後面的壓根就沒得到。

功法的威能自然是越往後威能越可怕,這功法就是大道啊,道陵現在的修行,可以說都脫離了吞天經的軌跡!

這點道陵早就意識到了,可惜的是他沒有後續的功法,而且要更換功法非常麻煩,再者說頂尖的功法太難尋找了。

武志誠的氣息越發可怖,他爆衝過來,帶著滔滔的血焰,好似一尊血中君王,異常的凶栗。

這是一隻血色手掌伸了出來,乍現熾熱神光,一下子橫了過來,那掌心內有一個血色漩渦,看起來好似海眼般,猙獰無比。

「小子,能死在我的血雲掌下,也是你三生修來的福氣。」

「雕蟲小技,就別拿出來丟人現眼了1

道陵大喝,橫空爆發上去,帶著洶湧無匹的血氣,橫壓前路湧來的血焰,且他伸出一隻手掌,呈黃金色,拍動上去。

轟的一聲,猶如兩座火山轟在一起,爆發一陣炫燦的神芒,擊穿了真空,震的這片天地都抖動起來。

武志誠的眸子微縮,他這一掌非常熾熱,掌心內的漩渦在隆隆震動,衍生出即將的破壞力,要粉碎他的手掌。

然而道陵的掌力也同樣熾盛的可怖,壓蓋了湧來的滔滔血焰,一下子拍到他掌心內,直接崩斷了這個可怖的漩渦。

「什麼?」武志誠的臉色豁然間沉了下來,冷眸盯著自己掌心的裂紋,已經有血線出現。

「你竟然傷了我1武志誠的神色越來越陰冷,內心有些不可思議,最為武殿年輕一代的十大高手之一,一直以為都是強勢鎮壓各種敵手,可是在這裡竟然受傷了。

武薄麗的神色也猙獰下來,對方的實力隱藏的太多,很明顯剛才他假裝虛弱,是在有意隱瞞實力,從一開始對方就沒有被控制,而且把他們都蒙在鼓裡。

「這個小畜生1武薄麗的老臉都快扭曲了,這簡直是奇恥大辱啊,她恨不得現在就走上去活祭了他。

「傷了你又怎麼樣?」道陵渾身氣息釋放開來,一時間霞光如潮水爆發,盡數往武志誠鎮壓。

同時他的腳掌猛地跺地,轟然一聲就沖了上去,舉拳砸向他的頭顱。

「那你會死1武志誠怒喝,九大竅穴在瘋狂轉動,噴薄粗大精血,繚繞熾熱的血焰,震蕩的真空都炸開。

武志誠不在留手了,極近拳力爆發,整個拳頭都噴吐出可怖的血月虛影,攝人心魂,就這樣砸動上去。

兩尊拳頭在空中碰撞在一起,這四野都劇烈搖震起來,徹底的沸騰了,不斷出現沉重大響,令人一陣窒息。

「秘術而已,和我比拼**你差遠了1

道陵的這句話,讓武薄麗的神色豁然間大變,猛地回想起什麼了,對方的年紀能把**修行到這個層次,會不會是道?

這個想法剛出現的時候,有骨裂聲打斷她的心神,抬首望去的時候,就看到武志誠的拳頭開始四分五裂!

他渾身皆顫,手臂發抖,有裂紋從拳頭蔓延至整條臂膀。

武志誠目眥欲裂,胸膛劇顫連連,咳出一大口逆血。

「滾1道陵的雙目大睜,體內內蘊的氣機爆發,一下子就把武志誠震飛。

他倒在地上大口咳血,五臟差點被道陵這一拳震碎,武志誠的眸子都血紅無比,暴戾氣息四散,他發出野獸一般的低吼。

這一幕讓武薄麗的神色陰冷到極致,毒蛇一般陰毒的眸子看著道陵,內心更加確定這個人就是道!

「難道真的是他?被我找到了1武薄麗的拳頭緊握,爆發出冰冷的殺氣,她來這裡就是為了剷除道!

「我是不會敗給你的1武志誠騰的一下爬起來,仰天怒吼,黑髮狂舞,他隱晦的猜測出他的身份,可是他不甘心就這樣敗掉。

剛才他施展血月秘術,導致實力暴漲一截,而對方卻能用**正面擊敗他,武志誠非常肯定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道。

他的體內似乎封印了一輪血月,爆發出恐怖波動,這輪血月沉浮出來,真空都無法承受這股氣息,直接崩開了。

「志城不可,快停下1武薄麗的臉色驚變,她看出武志誠在燃燒本源,施展出一門逆天的大術,可是代價非常可怕,需要消耗壽元才能施展出來!

血月秘術可是武殿珍藏多年的一種頂尖功法,怎麼會沒有拚命的手段,可是這種手段一旦發動出來,動輒就是損落。

「我要斬掉他,證我的道心1

武志誠開口了,冷漠無比,有很可怕的自信,此時他整個人都和血月融合在一起,這血月好似一輪燃燒的月亮,透出慘烈的氣息,可怖無比。

「就憑你?」道陵大步走來,大喝道:「你夠資格嘛?」

「哼,你很強,但是在我的秘術下,也難逃一死1武志誠厲聲爆吼,這輪慘烈的血月動了,砸動過去,真空爆碎,要崩碎他。

整個小山都搖動起來,要不是這個小山有可怕的域場存在,早就崩塌了。

澎湃的血焰此時都饋壓下來,道陵逆沖而上,滿頭髮絲狂舞,猶如一道金色閃電,橫空的同時伸出一隻手指,點向血月。

道陵施展了戰神密錄的殘缺神通,雖然是殘缺的,但是威能依舊恐怖,一個金色手指扶搖而來,轟隆隆的洞穿了真空,點在血月上。

「這是什麼神通?」武薄麗的神色陰冷無比,她感覺到一種若隱若現的武道意志,極其的恐怖!

這輪狂暴的血月一下子凝固在空中,出現一陣陣崩裂音,而這音爆在逐步潰散,很快就密布整個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