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九十七章 蛟龍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 蛟龍變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天地間出現轟的一聲巨響,懸在高空的血月被道陵一指洞穿了!

鮮血在狂奔,這裡面跌落出一個殘破的軀體,這是武志誠從裡面飛出來了,軀體四分五裂,胸口有一個巨大的血洞在淌血。

「不可能」他殘留的意識發出這樣的情緒,非常的不甘心。

武薄麗的老臉猙獰,凄厲的眸子看著山頂上不斷淌血的**,咆哮道:「你這個小畜生,我看你是吃了神明膽子了,老身不把你抽筋扒皮,就不姓武1

她額頭上的青筋都在亂跳,武志誠可是武殿年輕一代的十大高手,雖然是後起之秀,但是未來的成就驚人,不應該遭遇這種重創。

武薄麗披頭散髮,眸子也注意到另一個倒地咳血的軀體,便是哈哈的狂笑:「看到了嗎志城,這一次比拼你沒有輸,這個小孽障也重創了,哈哈哈「

武薄麗心花怒放,這武志誠可是他們一脈的奇才,現在竟然重創了道,這事情要是傳出去,武志誠的名頭肯定以火箭般的速度飆升,一舉名揚玄域!

武志誠面如死灰的神色一下子看好了,似乎迴光返照一般抬起精神的雙眸掃視過去,注意到頻臨死亡的道陵,神色激潰骸翱熳謇希快把他殺了,把大地之乳給我,這樣我就能恢復過來,快1

武薄麗連連點頭,大笑不斷,邁步走了上去,但是她也不敢走的太快,雖然武志誠剛才走過了一次,不過還是以防萬一的好。

幾百米的路程她走了盞茶功夫,在安然無恙的來到山頂,武薄麗森冷的眸子看著道陵渾身都是血的凄慘樣子,她冷幽幽的開口:「十幾年前了,沒想到你活了過來,真是個意外埃」

「老不死的,你在說什麼?」道陵虛弱開口,內心也一驚,他們竟然都查到自己的身份了。

「哼,不用在狡辯了,剛才你能走上去我已經開始懷疑了,現在我直接可以確定你就是道1

武薄麗哈哈的大笑,這次的收穫太大了,地元果也就算了,關鍵是地書!

這可是武殿夢寐以求的至寶,沒想到就這樣唾手可得,一旦掌握了這本地書,武殿鎮壓整個玄域的日子,將指日可待!

而最重要的是,武薄麗感覺這小子的本源恢復了,要知道武帝體內也有聖體的本源,如果在把他體內的本源和武帝體內的本源融合,到時候武帝會更加的恐怖!

想著想著,武薄麗的眸子都紅了,直接爆衝過去要鎮壓住道陵。

「老不死的,你打的算盤太好了,可惜你不能如願1

道陵豁然間站了起來,體內有滔天的血氣瀰漫開來,令真空在顫慄!

「什麼?」

爆沖而來的武薄麗豁然間停止住,她原先還是密布狂喜的老臉瞬息間僵硬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恐慌,她察覺到了滔天的血氣。

這是一座神山在覺醒,沉重的可怖,令人都窒息,一旦壓迫而來,足以崩斷她的軀體。

在一旁的武志誠看到這一幕,他的喉嚨劇烈滾動幾下,一下子噴出一口血箭,活活氣暈過去。

道陵逆沖而來,滿頭黑髮狂舞,舉拳轟砸上去,帶動著熾熱的神光,破空奔襲,可謂是驚濤拍岸,聲勢可怖!

武薄麗目眥欲裂,她的修行雖然高出道陵太多太多,可是在這裡只能比拼**,不過她的**連武志誠都比不上,更何況是道陵。

武薄麗的心神瞬間也轉動,一件青金色的寶衣籠罩**,閃爍璀璨的神霞,上面密集繁奧的紋路,看起來也非常的不凡。

她不可能坐以待斃,乾枯的**也爆發滔滔霞光,掌指如山在震動,對轟上去。

道陵這一拳非常可怕,拳風如驚雷炸響,帶動滔天的血氣,如驚駭在洶湧起伏,呼啦啦的淹沒了前路。

青金色寶衣都在震動,被道陵這一拳的拳風所震動,像是要崩開一樣。

武薄麗的神色大變,有種驚恐之色,驚恐的不是現在的危險,而是道陵的**,已經強悍到一個可怕層次。

「此子絕不能留,一定要把他宰了1武薄麗咬牙怒吼,對方固然敵不過武帝,可是他要是成長起來,未來對武殿也會造成很大的威脅。

「老不死的,就憑你還想殺我,給我滾1

道陵大喝,通體氣息霸裂,神光熾熱,恐怖的拳力打了過來,令真空出去,壓碎武薄麗四周的天地,滔滔不絕的能量不斷轟向她的軀體。

武薄麗渾身劇顫,她身上的寶衣在這滔滔的能量下都在扭曲,可怕的振幅力度也透了進去,震的她渾身發抖,嘴角在溢血。

「小畜生,你殺不了我的,老身就不信你就一直躲在這裡面1

武薄麗獰笑起來,她身上的寶衣依舊未曾裂開,她選擇了後退,要在山下等著他。

她算是想清楚了,就算在這裡耗幾年,也要把他給耗廢了,只要這幾年過去,武帝就徹底成長起來,道陵在他面前可以說不堪一提。

「你想走?」道陵嗤笑一聲,此時他的拳頭豁然伸開,一口烏黑的斷劍入手了。

看到這一幕,武薄麗不怒反笑:「小畜生,你知道個屁?這域場內任何器物根本不能激發出來,只是廢鐵而已1

武薄麗非常的清楚,除非有強者摹刻了極其深奧的道紋器物才能對抗域場,而一般通天靈寶都是廢鐵一件,她自然不擔憂。

「是嗎?」道陵詭異一笑,露出滿口潔白的牙齒。

這一幕讓武薄麗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眸子忍不住集中在斷劍上,莫名的感覺這口劍有些眼熟,但是想不清在什麼地方見到過。

然而就在她思索的一剎間,這口斷劍豁然間爆發恐怖波動,烏黑的劍芒粗大無匹,噴吐間溢出熾盛神光,震的天地劇顫!

「不好1武薄麗的瞳孔瞬間緊縮,閃出恐懼之色,她的腳步瞬間爆退,感覺這一劍要是斬在身上,肯定能把她震死。

「你跑的了嗎?」道陵冷哼一聲,他的手掌輪動這口重於十萬斤的斷劍,恍然一道無匹的神瀑垂落下來,斬開了真空,橫在她的頭顱上!

武薄麗的頭皮都快炸開,感覺一頭天劍懸在頭顱上,隨時都要震死她,而且她的寶衣在劍芒下,都開始出現細微的裂紋!

「去死吧,老東西1道陵冷冽開口,豁然間把斷劍揮動下來,要斬掉她。

不過剎那間,道陵的眉頭微皺,看到武薄麗的整個軀體在扭動,體型在縮小,脊椎骨在收攏。

這一切都非常的迅疾,這一劍斬了下來,雖然斬掉武薄麗一條胳膊,但是卻沒能殺死她。

「小畜生,你給老身等著,你活不了多久1

武薄麗猶如一個侏儒,怨毒的雙眸死死盯著道陵,發出猙獰的嘶吼聲,她整個人也在爆退。

她消失的速度非常快,變成一個猙獰的生物,看起來似乎是一條蛟龍,消失在天地間。

「這是蛟龍變1

道陵的眸子微縮,看出了這門神通,屬於一種非常罕見的保命神通,一旦化身蛟龍,就如龍歸大海,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惜了,讓這個老不死的跑了。」道陵嘆了口氣,忽視了一些詭異神通,武殿並不缺少這些東西。

轟!

這天豁然間爆發九天驚雷一般的巨響,震動天上地下,恐怖的大道倫音炸響了,直欲裂天。

道陵渾身劇顫,耳膜都被撕開了,淌出絲絲縷縷的血,他好像感覺到一顆可怕無比的心臟在他面前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