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零九章 黑暗牢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黑暗牢獄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這是什麼地方?」

道陵吃了一驚,入目的都是漆黑,景物不可見,什麼都看不到,而且充滿了枯寂而又冰冷的味道。複製網址訪問

道陵的雙眸綻放神霞,猶如兩盞神燈燃燒起來,在四周觀望,他臉上的驚色越來越濃郁。

以道陵現在的眼裡,黑夜和白晝一模一樣,別說是天黑了,就算是某些陣法都能看穿,可是這裡什麼都看不到。

走了一會後,道陵有些慌亂,他察覺不到體內澎湃的能量,好像被人斬掉了**。

「怎麼回事?我不是在開啟第九個竅穴,為何什麼都沒有,我的**是怎麼了?」

道陵喃喃自語,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知道這裡像是一個黑牢,把他困在裡面,走不出去,什麼都看不清。

「不會的,就算第九個竅穴在逆天,也不會把我瞬間抹殺掉,我甚至連一點的知覺都沒有。」

道陵搖了搖頭,他盤坐下來,靜心靜神,開始嘗試溝通**,欲要折回去。

時間過得非常漫長,這片天地枯寂而又冰冷,沒有絲毫生氣可言,似乎千百年都不轉變一下。

道陵嘗試了很長時間,都無法感覺到**的動向,甚至他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天地精氣,連大道都不存在了。

這裡就像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囚牢,不存在人世間,令人莫名的恐慌。

「給我滾開1道陵震怒,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戲耍自己,他隔空打出去一拳,這一拳卻猶如泥牛入海,沒有一絲一毫的能量波動。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沒有其他的東西出現,這不是真正的天地1

道陵大吼,不斷揮拳要破開這裡,可是他失敗了,失敗了很多次,這裡根本走不出去,到處都是黑暗。

他不相信這裡是無邊無際的,開始往裡面爆射,走的非常快,但是這個天地又無限大,導致道陵都不知道跑了多遠,依舊未曾走出這裡。

「為什麼會這樣?」道陵的雙目怒睜,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感覺來到這裡好幾天了。

他本想藉機沖關,留給他的時間只有幾個時辰,如果措施了就遺失一場造化,可以節省很大時間,這是他拿命在賭。

可是道陵沒想到,臨門一腳邁進去,得到這樣一個結局,什麼都沒有,到處都是黑暗和冰冷,根本走不出去,而且已經連續很長時間了。

「怎麼辦?怎麼辦?」道陵焦急無比,如果是這種時間過去,天演宗估計都完成了多年的謀划,他們可以饋壓了源頭方向,得到了逆天造化。

道族和天演宗有生死大仇,這是血仇,必須用血來洗刷,十幾年前道族不知道被天演宗殺了多少人傑,這一幕幕他無法忘記。

他還依稀記得道鴻安的話,哪怕道族剩下一個人,也要抗爭到底,也要讓天演宗血債血償。

他還說過小道陵受天眷顧,不會輕易死的,他會活過來,早晚有一日,會殺進武殿!

每一句他都不敢忘記,映入靈魂深處,這些事他都會一點點完成,為道族當年被踐踏的尊嚴,從新奪回來!

可是現在,道陵卻發現被困在一個莫名的天地,他找不到出去的路,如果長此以往下去,肯定會身死道消。

「我不能坐以待斃,我要出去。」道陵深吸口氣,努力壓制內心的素亂,現在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了,命沒了拿什麼去爭?

他盤坐下來,仔細感應**,眉頭緊鎖起來,道陵發現**不存在了。

「這是我的精神?」他吃了一驚,但是卻有搖了搖頭:「不可能,精神不可能獨自存在,除非強者才能做到,我現在到底是什麼形態?」

他皺了皺,臉色莫名的蒼白下來:「難道我已經死了,這是傳說中的陰間,我來到了陰間?不不不,我不會死,我不會死1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道陵不相信第九個造化竅穴有那麼難開啟,會瞬間被抹殺掉,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他修行到這個境界已經非常可怕了,如果真的沒瞬間抹殺掉,他估計第九竅根本無法開啟,就是一個騙局。

「我要變強,我要出去,哪怕我現在只是一絲精神,我也要把它修鍊強大1

道陵的信念在重聚,他不會坐以待斃,要修鍊強大殺出去,想看看這一切都是什麼在搞鬼。

精神和元神是一樣的,修行這種體系太緩慢了,只要強者才會花費大量的時間去鑽研它。

道陵靜下心來,盡全力吸收天地間的精神力,精神力可以說無處不在,但是它太稀少了,吸收的只能可憐來形容。

沒有知道這種能量是如何誕生的,只是知道吸收了可以壯大元神修行。

道陵在努力吸收這種能量,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否則只能看著黑夜,在孤獨中死亡。

他也在回想往日得到的一些元神修鍊經驗,星火神爐等等。

他在摸索修鍊元神的法門,因為這種修行太危險了,沒有**存在,會被直接斬掉的。

他不斷嘗試,像是一條魚兒遊走在無邊無際的大海裡面,沒有同類,但是卻在長大,一點點長大。

不過這種時間過得太漫長,也太快了,道陵不知道修鍊了多久,他感覺似乎過了一二年了。

努力了一二年才這點成就,依舊破不開這個黑色空間,讓道陵的心頭再一次朦朧了一層恐慌。

「外界到底如何了,我的**還存在嗎?大黑和獨眼龍有沒有走出去?天演宗得到源頭藏著至寶嘛?」

道陵發出低沉的聲音,很快他滿臉的思念之色:「韻怎麼樣了,去煉丹大會了沒有,乾瑤還好吧?還有詩詩我恐怕短時間無法去劍州了,不知道你們現在怎麼樣了。」

想到煉丹大會,道陵的眼睛濕潤,喃喃自語:「青竹,我哥哥對不起你,無法幫你尋到魂源」

道陵非常禿廢,不知道禿廢了多久,他想起了父母,想起了凌燕,想起了道鴻安的話,他再一次振作起來。

「我要修鍊,我不能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走出去,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1

道陵仰天大吼一聲,繼續沉寂下來修鍊,只有枯寂和冰冷在伴隨他,他非常孤苦,唯獨大道伴隨。

這種孤苦是煎熬,恨不得立刻沉眠,但是道陵一次次守住了,一次次挺過來了,他感覺外面都過了幾十年。

「啊,為什麼還是不行1

黑暗中出現憤怒的回聲,道陵站了起來,恐懼道:「幾十年了,我難道真的死了,永遠都出不去了。」

他非常的無助,他想起了幼年的遭遇,本源被挖走的場面,瘸子帶著他生活,道陵在回想這一生的經過,發現做的事太少了,他不甘心!

「我不會這樣死的,我要振作,我要相信自己1

道陵盤坐在地上,深吸口氣,他知道按照自己的辦法想走出去太難了,道陵在回憶自己的所學。

道陵在黑暗中誦讀真經,他想把自己所學的都理一理。

誦讀了一會,道陵捎了捎頭,他張嘴喝出一個古字,一枚金色古字懸在高空,散發微弱的光幕,帶著一層道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