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三十八章 神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 神衣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道陵滿臉的驚喜之色,隨著他手中的斷劍把這片地皮剝開,他臉上的神色也逐步震驚下來,因為這下面的源太多了。

這片天地都璀璨刺目,火紅色的光華四射,下面有一方方巨大的紅色源石,噴吐旺盛的源氣。

道陵舔了舔嘴唇,低頭盯著源石,咧嘴道:「乖乖,這得多少源啊,我發財了。」

他搓了搓手,剛要把源全部收走的時候,莫名的感覺到一種危險。

「怎麼回事?」道陵皺眉,感覺危險來自於地底下,就在他錯愕的時候,火紅色的源豁然間被岩漿淹沒了,恐怖的岩漿也一下子上涌。

這岩漿有些可怕,噴吐火道精華,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剛湧出來都燒塌了真空。

「你大爺的1道陵破口大罵,掉頭就跑,但是他的速度太慢了,剛催動《斗轉星移》就被打斷了,後背被岩漿打的彎曲,整個人都橫飛出去。

道陵咳出一口血,他騰地一下爬起來,沒有絲毫的猶豫,瘋狂的跑路。

這裡徹底被岩漿淹沒,湧現出熾盛的光,讓跑了很遠的道陵心驚膽顫,他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喃喃自語:「和地書上記載的一模一樣,這座山成精了,除非有大·法力鎮壓才行,要不然休想把源石采走。」

這事情道陵只是聽說過,未曾見到過,曾經有采源人被震死,而火源是比較危險的源礦,地底下一旦噴吐大火,死傷慘重埃

經過這件事,道陵老實很多,不敢在隨便亂挖了,唯恐把自己弄死了。

「不知道小塔在指引什麼?」道陵摸了摸下巴,小塔依舊在暴·動,指引某個方位,讓他驚疑不定,他估計此行非同尋常。

約莫半個時辰后,道陵也不知道走到什麼地方,到處都是通道,像是一個迷宮。

他看到一個火洞,這裡面的火焰非常可怕,烏黑色的火焰好似在滅世,爆發出恐怖波動,讓他頭皮發麻。

他走過去往裡面看去,看到一大團烏黑的火焰沉浮在虛空中,瀰漫出本源波動。

「裡面有一道天火,強度超出紫金天火數倍1

道陵吃了一驚,這絕對是一道非常可怕的天火,令他都有種危機感,估計觸碰到這團火焰會被燒死。

「可惜這種火焰無法收服,要不然我的丹火會得到長足進步,短時間不用尋找火焰栽培丹焰了。」道陵嘆了口氣,這種強度的火焰還不是他可以煉化的。

他捎了捎頭,道陵的眸子中閃出詫異之色,他在裡面看到一句屍骸,身上散發霞光,這是衣袍竟然未曾龜裂。

「天哪,一尊大人物死在裡面了,穿著絕世寶衣,寶衣竟然沒有被燒化1道陵驚愕無比。

這寶衣非常可怕,內蘊大道符文,在自主饋壓烏黑火焰,傳出誦經音,讓道陵震驚。

「最低也是一尊王者,這寶衣竟然都演化出大道符文了,太恐怖,難道他是被火焰給燒死的?」

道陵震驚無比,這是強者才有的手段,遠勝武志誠的那件寶衣,這種寶衣可以說都有靈智了,可以自主對敵。

「這寶衣不錯…」握了握拳頭,道陵心動了,這裡面那麼危險,弄一件寶衣護體也不錯。

思索了一會,道陵拍了拍腦門,在地上盤膝而坐,眼前出現一團琉璃丹焰,噴薄瑞霞,

又是一道紫金天火出現,涌動出大量的本源波動,閃爍紫金神霞,非常的炫燦。

琉璃丹焰直接把這團紫金天火裹住了,開始瘋狂的煉化,這一次煉化就非常緩慢了,他能感覺到琉璃丹焰吞噬天火的本源,再以恐怖的速度增強。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這片真空都變成大黑洞,被琉璃丹焰散發的波動所傷,道陵都能感覺到丹火蘊含的熾熱波動,恐怕遭遇脫胎境的高手,也會讓他們手忙腳亂。

道陵的雙眸睜開,這團琉璃丹焰在拂動,湧出玄奧的波動,隱隱有一枚枚古老的符文湧出,隨著符文涌動,這丹焰的氣息越來越弱。

「這古金丹中的符文當真神妙,可以隔絕丹火的波動,偷襲的聖物埃」

道陵扯了扯嘴角,他站了起來,來到黑色火洞面前,這琉璃丹焰也鑽進去,由於隔絕了氣息黑色火州未曾阻礙他。

很快丹焰躥到深處,把這個人給包裹住了,緩緩的拉扯出來。

這應該是一個老者,渾身都焦黑,只有衣袍還是完好無損的,而且身邊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礦石。

「我明白了,這老怪物在裡面祭煉寶物,估計是觸碰到火神山的天地大勢,就被震死了1

道陵拿起一塊礦石,內心都是一驚,感覺到一種神性波動,這竟然是一塊神料!

「可惜了,神料的精華流逝很多,要不然就是一小塊至寶。」道陵嘆了口氣,不過就算這樣,這塊神料的價值也非常高。

「這玩意對我也沒用,應該能賣個大價錢。」道陵把這塊神料封了起來,這東西目前對他沒有。

道陵一直想鑄造一尊器物,普通的他看不上眼,可怕的重器他是沒能力鑄造,而且要鑄成一口寶物消耗的時間太長了。

「要是我能尋到一口至寶胚胎就好了,這樣的話就能鑄造一口屬於我的器物。」道陵砸了砸嘴,這東西是可怕,但是罕見的程度比尋找一條龍脈還要艱難許多。

此時道陵手中出現一件寶衣,這寶衣閃爍璀璨的光輝,流淌一種大道神韻,非常的不凡,隱隱能感覺到繁奧的紋路在顯化。

「好可怕的寶物,祭煉的歲月難以推測,很可能是神料鑄成的,這是一件神衣啊1道陵砸了砸嘴。

把東西都收起來,道陵看著死的不能再死的老人,喃喃自語嘴:「這裡果然是個魔窟,可以葬送大人物。」

得了那麼大的好處,道陵自然好做點事情,就地挖了一個墓穴,把老人埋葬在裡面,算是回贈了。

做完這一切,道陵的腳步往深處走去,這裡不止是一條火洞,隔一會就能遇到一個,讓道陵嘖嘖稱奇。

這些火洞蘊含大量的火道精華,是鑄造器物最佳的道場,只是可惜這裡面的天地大勢太可怕了,很容易引來殺劫。

「怎麼那麼熱?」

路過一條紅色火洞,道陵的額頭隱隱冒出熱汗,他感覺渾身都非常炎熱。

「估計快來到頂峰了,上面常年噴吐火焰,應該相當熱。」

道陵渾身湧出滾滾的神霞,精氣繞體而行,抵禦四周的熱度,繼續往裡面走。

這裡火洞超出道陵的預料,可以說太多了,走幾步就遇到一個,走幾步就遇到一個…

「火洞也太多了?到底是如何形成的?」道陵皺眉,臉上的熱汗也越來越多。

他感覺有些不對勁,拚命的往裡面走,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道陵徹底的懵了,天地間到處都是火洞,在他的雙眸倒影出來。

「不對,不對,有妖邪1道陵的心神劇顫,莫名的感覺渾身都要被烤熟,臟腑都冒出熱氣,這是被烤熟的趨勢。

他瘋狂的往裡面闖去,越闖越熱,整個人都大汗淋漓,肌膚都變成赤紅色。

道陵停了下來,他發現走不出去了,好似進入一個怪圈中。

「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道陵的眼睛差點掉出來,他來到一個墳頭面前,這是他剛才親手築起的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