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三十九章 火源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 火源洞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剛平靜幾日的玄域,豁然間再起波瀾,這一次的波瀾還遠比上一次要壯觀,就連強者都豎起耳朵開始關注。

「特大消息,武殿懸賞道的人頭,結果道激烈反擊,在火州火神山連誅武殿高手,斬掉了武王工,奪走了武殿重器天罡弓1

「什麼?三王被道給抹殺一個?天哪,不是說三王中的武王工去誅殺道嘛?竟然被道給反殺了1

「不錯,道太逆天了,斬掉了掌握天罡弓的武王工,他可是武王箭的親傳弟子1

「這當真是捅破天了,三王可是武殿的命·根·子,舉族之力栽培,耗盡無數資源,將來有希望稱王的,可是現在竟然死在道的手裡1

得到這消息的人都震驚,武殿三王是代代相傳,留下太多的神威,可以說給玄域很多人腦海中留下了不可侵犯的威嚴,可是這樣的人竟然死了。

「道找死不成?還閑鬧得不夠大?真正引出武殿的大人物,十條命都不夠他死的。」

「哼,小小年紀就戾氣那麼重,造下那麼大的殺劫,真是個禍害,傳到外域會讓人笑話的。」

「一個小魔頭而已,蹦躂不了多久了,還自以為是的留在了火神山,他就是給自己挖坑跳。」

也有人在冷笑,可以說風起雲湧,一場大風暴隱隱要爆發,很多強者都趕往火州了,而今煉丹大會開啟在即,現在又出現這檔子的事,可謂是熱鬧非凡。

武殿的高層暴怒無比,這個消息讓他們震驚,肉疼,**裸的打臉,剛懸賞完道,結果武殿就一位絕世奇才。

「去,傳消息給三哥,讓他出手吧,當初他沒有完成的事,都交給他了1

一個武殿人物開口了,威嚴無比,震的整個武殿都在搖顫,或許以前武殿不會派出這種大人物,有失顏面啊,可是現在顧不得那麼多了,必須要斬掉他,拿回顏面。

遠在火州,一座神岳上,霞光漫天,精氣四溢,諸多葯田存在,栽種了很多老葯,到處都飄散著醉人的清香。

一個中年人急匆匆跑上來,戰戰赫赫的伏跪在一座殿宇面前,顫聲道:「三長老,大事不好了,武王工死在火神山了1

轟!

僅此一剎間,整個神岳都劇顫起來,這座殿宇也崩開了,神霞萬重的怒拍蒼穹,恐怖氣息源源不斷的爆發,震的中年人橫飛出去。

一個影子走出來,通體繚繞滔天火焰,雙眸猶如兩輪小太陽在盛烈燃燒,他似乎一尊火神屹立在神岳上,照耀的天地都熾盛無比。

「你說什麼?二爺的弟子死了?是誰幹的1

武王洞把中年人駒了過來,低沉的吼道,整個人都燃燒了,武王箭是他二爺,乃是武殿最古的幾個人,道行恐怖到極點。

他的弟子武王洞見過,天賦非常高,乃是武王箭親手栽培出來的,日後可以踏入王道層次,可是竟然死了?

「是…是…是道1這個中年人顫聲道,不知道武殿為何讓他出手。

「道1武王洞的神情猙獰下來,渾身爆湧出恐怖殺氣,壓滿整個神岳,蒼穹都劇顫起來,抵住天地,威壓這方圓幾十里山河都塌陷。

中年人瑟瑟發抖,感覺要被這種氣息殺死,武王洞太可怕了,這十幾年修行越發的深厚,而且成為武殿的掌權者。

「你這個小畜生,我當初就應該摔死你1

武王洞仰天怒吼,白髮在狂舞,有一種無法壓制的怒火在爆發,恨不得現在就活祭了他。

整個神岳都燃燒了,被一種恐怖的火焰燃燒的都開始崩開了,武王洞徹底震怒,炸吼道:「說,這個小畜生在什麼地方?」

「他在第五座火神山。」中年人連忙說道。

「好,正合我意,火神山老夫早就想去瞧一瞧,!

武王洞吼了起來:「你這個小畜生也是仰仗地師的法門才敢去火神山闖一闖,以為我武殿沒有能人嘛?你卻不知老夫乃是火中君王,這一次我不把你抽筋扒皮,我就白活數千年」

武王洞撕開了虛空,腳步踏進去,趕去了火神山要斃掉他。

第五座火神山中。

滴滴答答的汗珠不斷滾落,落在地上就『嗤』的一聲蒸幹了,這裡面的溫度非常的高。

道陵渾身肌膚都變成火紅色,嘴巴乾枯,喉嚨嘶啞,感覺整個人都被要烤死。

他體內的血氣同樣在乾枯,五臟冒出熱氣,隱隱要出現龜裂紋路。

如若不是道陵的**絕強,早就被融成劫灰了,現在他的情況非常不好,感覺處於一個大火爐裡面。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我誤入了什麼區域?」道陵的眸子緊縮,他往回走,最後他幾乎爬著回到這個墳頭面前。

「我明白了,這個強者不是被火神山抹殺了,而且被活活煉死的1

道陵一陣頭皮發麻,一尊強者都被煉死了,可以想象一些這裡的恐怖之處,絕非尋常區域。

「咕嚕。」道陵飲下一道神泉,臉色恢復了不少,這是他最後的水源了,要是找不到水真的會被蒸干。

他盤坐在地上,把地書拿出來仔細研讀,後面記載了很多詭異之處,以求能在這裡找到答案。

最終他找到了,得到一個可怕的消息。

「火源洞,完了完了。」道陵苦笑,嘴唇乾裂,喃喃自語:「這就是一個天然的天地洪爐,以火神山為根源,源源不斷提供能量,除非強者以大神通,才能破掉此地的地勢1

火源洞是一種非常恐怖的地勢,這就是一個天然的迷陣,根本就走不出去,一旦踏進去,一尊王者都能被熔煉掉!

這只是時間的問題,道陵才在裡面呆了幾個時辰就變成這幅鬼樣,可以想象一下火源洞的可怕。

「只能以絕強的勢力撼動這裡的地勢,才能闖出去,該死,我根本尋不到地勢在何處,根本無法破解1

道陵咬牙,內心心急如焚,如果不儘快想到離開的辦法,肯定會被融化掉。

他把先前得到的神衣穿在身上,道陵非常失望,這火源洞非常詭異,連大道符文都無法隔絕詭異的陣勢,這神衣在裡面等於一個廢物。

「怎麼辦?怎麼辦?」道陵的臉色沉重無比,心神都沉墜到谷底,怪不得第五座火神山能葬下一尊王者,這裡既然有火源洞存在,肯定還有其他的可怕域場存在!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道陵整個人都被抽空了,癱瘓在地上,血氣乾枯,肌膚由血紅色變成雪白之色。

道陵的臟腑都龜裂了,無法承受這種溫度,感覺離死不遠了。

他的眼皮在打顫,感覺生命即將走向終點,他用盡全身力氣拿出一滴金色能量吃下。

這種能量道陵也不多了,雖然能療傷,可是恢復的速度卻跟不上消耗的速度,整個人都要被煉死。

「我道陵難道要死在這個鬼地方?」

他在心裡苦笑,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找到破關的區域,更何談逃出去。

很快,道陵身上的皮膚裂開了,沒有血流淌出來,身上的血都快被蒸幹了,軀體在里啪啦的,這是骨頭在脫位。

要坐化的一刻,道陵的眉心閃出一個暗淡的字,這個字在扭動,但是卻無法復甦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