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四十五章 鎮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五章 鎮壓!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道陵的眸子微縮,孔雀這句話他雖然沒有太多的懷疑,但是她點出了,對方不是玄域的人!

「她就是強者口中傳聞的,其他大域的天之驕女,亦或者是年輕至尊1

道陵的雙眸騰出恐怖戰意,盛烈燃燒起來,他有種很可怕的氣魄,橫推八方敵,鎮壓其他大域的年輕至尊!

這是一位跨域而來的奇女子,毫不懷疑她有橫推一域的蓋世神威,她這是跨域而來,來挑戰玄域的奇才嘛?

如果這真是這樣,那道陵真的有股年少輕狂的戰意,要鎮壓她!

察覺到少年雙眸燃燒的戰火,孔雀有些意外,還有些欣賞,對方在這種情勢下還能發出這種戰意,說明武道信念極其可怖。

她動了,沒什麼多說的,既然對方不認輸,那只有搶先鎮壓他了!

懸在他頭頂上的洞天爆發璀璨奪目的神輝,一條條可怕的大瀑布垂落下來,淹沒整個宮殿,如若山洪在絕提。

一隻手掌就這樣伸了出來,看起來非常小,但是給人一種感覺卻是無邊大,且壓力沉重,猶如小世界沉墜下來。

這口九大造化竅穴形成的洞天噴吐恐怖波動,懸在高空,饋壓一切,亦可磨滅一切!

道陵的心臟劇跳,他感覺到很可怕的壓力,整個**都在震動,骨頭爆鳴,這一切都是源自高空懸著的洞天!

「我要不是開啟九大竅穴,今日估計要敗給她1道陵眸子神光爆射,仰天大吼,體內爆發刺目金霞。

他猶如一輪天日橫空而起,通體金芒四溢,髮絲都染成黃金色,爆發出無匹的血氣。

道陵展開了三轉金身,氣息提升到絕顛戰力,面對洞天的饋壓,舉拳轟去!

懸在高空中的洞天都抖動起來,被道陵這一拳打的嗡鳴起來,四溢的壓力都在急速潰散。

同時道陵的手掌揮出,拍動下去與之硬撼,招式大開大合,兩隻手掌接連碰撞,震的孔雀的**微微抖動。

「好強的**,不虧是在鍛體境,壓過武帝的道1孔雀的雙眸大亮,喃喃自語:「這門**神通,好像是古之傳聞的三轉金身1

「來戰吧1

道陵爆吼,氣息凌亂,雙目如電,展現出絕頂**,要力壓這位奇女子。

他在造氣境修行到逆天層次,可謂是九死一生,在這個境界道陵不懼任何人,哪怕是一尊戰仙出世,道陵也有信心鎮壓她。

「白虎星宿印1

道陵手捏拳印,轟出可怕的亂流,這是殺氣在狂涌,一尊白虎騰躍出來,主掌殺伐,演化出一口殺劍,劈殺高空的洞天。

驀地,孔雀的身軀出現在洞天內,手捏法印,寶相莊嚴。

這一幕讓道陵詫異,這洞天還能住人不成?

說實話,道陵雖然開啟九大造化竅穴,但是對於前人這一步毫無研究,他只是清楚九大造化竅穴有逆天的饋壓能力,不清楚還能**進入內部。

在道陵訝然的目光下,孔雀入住洞天內,她的氣息越來越恐怖,內部傳來誦讀真經的聲音,猶如一輪神國騰空。

她像是和洞天合二為一,霍的了逆天的戰鬥力,一隻手掌伸了出來,一下子按在咆哮而來的白虎上,將其震的四分五裂!

「好玄奧1道陵非常興奮,如若是這樣的話,他要是入住洞天內,戰鬥力會暴漲一大截,原來開啟九大造化竅穴,還有這樣的妙用。

他在震吼,怒沖而上,黑髮狂舞,帶著滔天的戰氣,舉拳砸動上去,帶著洶湧無匹的黃金長河,內部有一尊可怕的玄龜騰躍而來。

「沒用的,你雖然掌握四象星宿印,可不是完整版的。」

孔雀的眼裡非常恐怖,一眼就看出此法的來歷,她如若一尊戰仙,一指點出,恐怖氣息爆發,壓落在玄龜身上,將其震的炸開。

道陵動容,這個女人的修行當真可怖,他連續捏出兩門法印,竟然被對方震開了。

「我就不信你能逆天不成1

道陵大吼,黃金戰體爆發通天波動,每一寸血肉都徹底開啟了,猶如一尊神爐矗立。

他逆沖而上,**內傳出隆隆神音,金色符文衝上高空,演化出各種恐怖異獸往洞天殺去。

這天地徹底沸騰了,一個神魔般的少年矗立大地上,周身有恐怖異獸盤,一尊尊的吼動天地,殺向洞天。

孔雀手捏法印,接連力震而下,她和洞天合一,加持無上戰力,導致每一招都蘊含莫大的威能,掃開了不知道多少異獸影子。

與此同時,洞天沉墜下來,壓力如山倒,洶湧澎湃的饋壓在道陵**上。

「沒用的,你鎮壓不住我1道陵的雙眸如金燈,通體血氣洶湧燃燒,宛若一尊年輕戰神,巋然不動。

「你不過是仰仗了三轉金身,看我如何破你1

孔雀似乎在磨牙,她的手掌拂動下來,捏出一輪寶印,看起來似乎是一輪彎月,灑落下一層層銀色神輝,震向道陵的胸膛。

交鋒越來越激烈,道陵接連捏拳印砸向洞天伸出來的手掌,碰撞的天地發出隆隆大響。

孔雀豎立在洞天內,神聖而又超然,她揮動掌力的速度非常快,舞動天風,猶如千手觀音,瘋狂的落下。

轟轟轟!

道陵的速度也在狂涌,黑髮凌亂狂舞,殺到巔峰,整個天地都在幻影,這裡也徹底崩塌了,被打的千瘡百孔。

逐漸的,道陵都感覺**發麻,驟然是三轉金身都有些扛不住,孔雀的掌力太過恐怖,每一招都像是一座大山鎮壓下來。

轟的一聲,一直手掌豁然間伸了出來,燃燒熾熱的神光。

道陵揮動滔天掌力,金芒爆發,與之硬撼,不過這一掌震的他腳步後退,渾身血氣翻滾。

「這是三轉金身的極限,這才第一步。」孔雀如釋重負,對少年戰鬥力非常吃驚,但是她的動作非常快,趁著少年受傷一下子打出一門恐怖的大櫻

洶湧的碧海騰空,滔滔大浪震動,捲動天上地下,精氣神在狂暴。

碧海高懸,神岳豎立,壓力天崩地陷,橫在天宇上,猶如一尊太古時代的魔山壓了下來。

「山海印1孔雀輕叱一聲,她的手掌按下,這山海印也隨即沉墜下來,封住了一切退路。

道陵渾身皆顫,百骨爆鳴,被這種恐怖的壓力震的手腳發麻,腰部都在微微彎曲。

隨著山海印落下,道陵倒吸一口涼氣,感覺到無窮無盡的壓力,他的三轉金身都被打的破碎,直接解體了。

「咯咯,你敗了…」孔雀笑了,一下子從洞天裡面飛出去,手掌抓向他的脖子。

「敗得是你1

道陵的雙目大睜,震吼一聲,猶如一尊大日橫空,一尊恐怖的洞天起伏,沉墜下來滔滔不絕的精氣長虹,像是海上升明月!

他的身軀一下子入住洞天內,這裡面全部復甦了,如一尊吞天古獸在咆哮,噴吐滔天波動。

道陵的氣息威嚴無比,如一尊少年至尊,猛地伸出一隻手掌,威壓八荒,把龍雀拎了進去。

九大造化竅穴結成的洞天,爆發恐怖波動,道音隆隆,一枚枚玄奧的金色古字爆發,猶如一輪輪漩渦組合在一起。

這不像是一尊洞天,而像是個深淵,吞噬一切法。

「你1孔雀還處於震驚中,她沒想到這個少年開啟了九大造化竅穴,這讓她有些匪夷所思。

「你什麼你?你可是輸了。」道陵咧嘴一笑,眼睛微眯道:「把通靈神玉交出來吧。」

「分明是你偷襲,剛才你趁我不注意才抓住我的,不算1孔雀抓狂的說道。

道陵的嘴角都是一抽,沒想到這個天之驕女竟然耍賴,剛才他一直沒有挪動九竅鎮壓孔雀,是因為他一直在偷學孔雀施展的法。

道陵也不得不讚歎此女的強大,

剛才他忽然施展九大造化竅穴,導致孔雀有些失神。

他們這種級數的奇才,一旦失神,那就是分出生死的結局,孔雀敗的是有些冤屈。

「這可由不得你了,敗了就是敗了。」道陵笑了笑:「再說重打你也是敗,我的九竅高於你,**也高於你,你拿什麼和我打?」

「還沒開始你就下結論了,為時過早了1孔雀嘶啞的聲音炸響,欲要掙脫出去在打一場,因為她還有很多逆天的秘術未曾施展。

道陵也不會放過來,手掌狂湧出繁奧的符文,勾動了天地大勢,把孔雀封印祝

「你掌握了天地勢,你竟然還是地師。」孔雀的臉色微變,感覺整個都被封住了,她急忙道:「你幹什麼?快把我放開,我輸了還不行嗎?」

「哼,剛才你耍賴,最為代價我你長得什麼模樣。」

道陵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手掌往她帶著的孔雀面具抓去。

然而這一下卻引起孔雀的恐懼,她失聲道:「停下來,我敗了,你不要摘下我的面具,給我停下來1

孔雀失聲的尖叫,讓道陵錯愕,繼而他嘿嘿一笑:「原來你是個醜八怪。是不是見不得人。」

「你才是醜八怪,去死。」孔雀氣急敗壞的說道。

「別狡辯了,讓我看看你有多醜,天天帶著一個面具。」道陵搓了搓手,直接就把這個面具摘下來。

迎面而來的是一股芬芳之氣,這是體香涌了過來,道陵呆泄的目光看上去,她滿頭烏黑光亮的秀髮垂落,光可鑒人。

這是一張吹彈可破的顏容,看起來非常嬌俏,眼睛很大,烏溜溜的轉悠著,黛眉彎彎,但是眼角帶著怯怯的神色。

這張顏容太美了,傾國傾城,楚楚動人,大眼睛中帶著的怯怯表情,讓人恨不得攬入懷中把她保護起來。

孔雀的容貌超出道陵的預料,原本以為是個醜八怪,卻沒想到是個國色天香的美人。

而且孔雀身上的體香非常獨特,讓道陵都有些陶醉,無法相信這個女子身上的體香為何那麼濃重,這真是一個奇特的女子。

他也明白了,怪不得對方要用面具遮掩住容貌和體香,如果她這樣出現在玄域,恐怕一些老怪物都按耐不住內心的邪念。

「原來你不是醜八怪」道陵結結巴巴道,感覺自己拆穿了孔雀的面具,而且對方身上陰冷的氣息,也是這個面具導致的,甚至她身上的衣服也不一般。

道陵也明白了為何當初在爭奪古金丹的時候,對方放了他一馬,看孔雀這種怯怯的模樣,就可以看出不是殺伐之輩,一切都是強行裝出來的。

孔雀吹彈可破的嬌俏顏容上,帶著一抹羞憤,她站了起來,不知道用什麼辦法破開了道陵的禁制,走出洞天。

道陵有些不好意思,看著在地上一言不發,在掙扎的少女,忍不住開口道:「你沒事吧?」

聞言,孔雀眸子中閃出決然之色,她渾身氣息一下子強大起來,一輪洞天在她的小腦袋上懸了出來。

「你還要打?」道陵皺眉,不知道這丫的發什麼神經,其實對方的修行高出道陵很多,如果她用出拳力勝負就難說了,現在她還是用先前的戰力。

孔雀沒有說話,她爆衝上去,黑色秀髮在飛舞,猶如一尊謫仙子,帶著芬芳之氣,抬起手掌就往前鎮壓。

「想打我就陪你,讓你輸得心服口服1

道陵大叱,頭畝刺炫繽驢植啦,爆發下澎湃的精氣風暴,在舞動天風,亦有漫天古字湧現而出。

可怕的一幕,道陵周身都是一個巨大的漩渦組合而成的,面對這一掌他沒有出擊。

孔雀的手掌終於壓落下來,不過那洶湧的風暴被漩渦被硬生生吞噬掉,有古老的字體沉浮而出。

孔雀沒有氣餒,周身氣息再次一變,入住洞天內,整個洞天也一下子消失,竟是演化出兩隻似仙劍一般的神翅。

「這又是什麼招數?洞天還能這麼用?」道陵微微皺眉,感覺此術非同小可。

兩隻神翅逆沖而來,切斷了高空,非常的可怕,道陵周身的漩渦都被崩開了,可恐可怖!

神翅在震動,舞動天風,斬向道陵的腰肢,她的招式一下子凌厲到極致。

道陵的掌心猛地出現一團琉璃丹焰,盛烈燃燒起來,爆發熾熱的光幕,且湧出密密麻麻的符文,在虛空中形成一對燃燒火熱的神翅。

「朱雀翅1道陵長嘯一聲,手掌拍動上去,大火卷天,兩者間發齣劇烈的對轟。

同時他果斷出去,爆沖而去,懸著的洞天沉墜下可怖的威壓,鎮住了這片空間。

「孔雀,我要讓你輸得心服口服1

道陵龍行虎步,精氣神迫人,猶如一尊年少至尊,屹立在洞天內,威嚴無比。

他抬手也壓山,戰鬥力狂到巔峰,單手壓蓋下去,壓力萬重,震的孔雀的腳步都在後退。

「你雖然強,但是你不是我的對手1道陵開口大喝,氣息洶湧無匹,他的洞天越發的恐怖,諸天星辰環繞,大道之音炸響。

道陵的竅穴曾經破碎很多次,在演化大道的時候接連遭遇重創,但是也導致他的竅穴內蘊的大道氣息非常可怕。

這是一恐怖的壓力,震懾的天地,且有可怕的吞噬力度,吞納天地!

可攻可守,道陵的洞天讓朱雀失色,她所打出去的攻殺大術,有很多都被洞天強勢碾碎!

不得不說道陵洞天的堅固,牢不可摧,曾經破碎很多次,以地元果補全。

道陵一掌打出去,震的朱雀的洞天劇烈搖顫,內部的碧海都崩開了,整個洞天都承受不住這種波動。

這方天地的精氣都被道陵的洞天掠奪的一乾二淨,他越發的恐怖,而朱雀的洞天越來越弱,最終消失了,露出一張楚楚動人的臉頰。

看到她的模樣,道陵一陣心軟,停止出手,說道:「你認輸吧,已經沒必要打下去了。」

朱雀的手掌緊握,非常不甘心,她大眼睛中怯怯的神色更重了,她猶豫了一會,貝牙緊咬著紅唇,滿臉紅霞道:「我娘說過,第一個看過孔雀模樣的人,就是我未來的夫君。」

朱雀的聲音柔弱酥骨,和先前嘶啞的聲音迥然不同,道陵的喉嚨都滾動一下,被這陣聲音刺激的都熱血沸沸,可是隨後他的臉色大變,結結巴巴道:「你說什麼?剛才說的什麼?」

朱雀臉上的紅暈更重了,兩個小手緊緊握著,大眼睛烏溜溜轉動間泛著一絲令人心顫的眼波,她低頭看著黑色鞋子,無比羞澀道:「就是…就是你以後要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