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四十六章 藏寶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六章 藏寶庫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道陵整個人都石化了,嘴巴張大,被孔雀驚天動地的言語震的哆嗦一下。複製網址訪問

孔雀非常羞澀,也非常緊張,那張吹彈可破的臉頰上儘是緋紅之色,似乎可以掐出水。

道陵呆泄,都感覺聽錯了,孔雀這種精彩絕艷的女子,註定要傲視天地,可是她卻讓自己娶她?

「假的,肯定是假的,肯定是想耍賴,肯定不想交出通靈神玉1道陵在心裡惡狠狠的說道,臉上掠齣戲虐之色,他咧了咧嘴,道:「你說的是真的?」

寂靜被打斷,孔雀如負重託的鬆了口氣,她低著頭看著鞋子,羞澀道:「嗯,這是娘親吩咐的,孔雀一定要做到,我也發過誓。」

「你都不認識我?就讓我娶你?」道陵走了上去,惡狠狠的目光看著她問道:「難道不害怕我是惡人?」

孔雀的嘴角掀起一絲弧度,嬌羞的眼角掃了他一眼,道陵瞪著眼看她,後者像是被電了一下連忙低下頭,緊張道:「娘親說了,要是你是個負心漢,就殺了你。」

「謀殺親夫啊1道陵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失聲道。

孔雀歪著小腦袋憨笑一聲,也不說話,內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道陵整個人都凌亂了,這丫頭來真的?他還是有些不相信,就問道:「那我要是不娶你怎麼辦?」

聞言,孔雀愣了一會,大眼睛中流淌的怯怯神色更重了,無比委屈道:「孔雀不漂亮嘛?娘說只有打敗孔雀,看到孔雀模樣的人才有資格娶我,如果沒有這樣的夫君,孔雀要一輩子呆上這個面具,永世不得見人。」

「她娘怎麼那麼狠?」道陵一陣頭皮發麻,這顛覆他的思維。

看到道陵不說話,孔雀鼓足勇氣道:「娘的心愿孔雀一定要完成,你到底要不要娶我?」

「這個…」道陵抓了抓頭髮,怎麼感覺像是在逼婚?還是被一個天之驕女逼婚?

他有些恍惚,感覺這是天上掉下的肉包子,就準備試探試探她,一下子走過去抓去她的小手。

孔雀打了個哆嗦,像是觸電一樣把手掌掙脫過來,怯怯道:「你要幹什麼?」

「你不是說要我娶你嘛?這還不簡單。」道陵的眸子微眯,說道。

「可是,可是你還沒和我拜堂成親,你怎麼能摸人家…」孔雀羞答答的低語,像是個蚊子在反抗,聽不清楚。

「這個..」道陵滿臉的黑線,捎了捎頭說道:「你看外面的道侶,都是手牽手?這有什麼?我們這不是在培養感情嘛?」

孔雀偏著小腦袋想了想,滿臉紅霞地情不自禁的點頭道:「也是哦。」

「你等著…」似乎想通了,孔雀的身形消失在天地間。

道陵茫然無比,人哪?想了一會他慌張道:「她該不會趁我不注意跑了吧?」

「人家哪有跑…」

嬌羞的聲音傳了過來,道陵錯愕的偏過頭,眼珠子也睜大,眼前這位身穿白色衣裙,纖塵不染,楚楚動人的女孩不就是孔雀嘛?

她的身材非常小巧,曲線起伏,秀髮輕舞,肌膚勝雪,泛著瑩瑩光澤,和原先陰冷可怖的樣子簡直是天差地別。

道陵都看的愣了一會,就茫然道:「你怎麼換衣服了?」

「娘親說了,孔雀的樣子只能給夫君一個人看,其他的人都不行。」孔雀嬌羞道:「我是不是很漂亮?」

「漂亮..」道陵點了點頭,試探的拉了拉她的小手,入手的肌膚滑膩無比,讓他有些陶醉的握緊了一下。

看到孔雀默許的樣子,道陵凌亂了,她這是來真的啊?

人不風流枉少年,這兩年道陵一直在潛修,哪裡顧不得尋找什麼紅顏知己,可是忽然有一天一個花容月貌的少女站在自己眼前,他還有些不適應。

「你什麼時候娶人家?」孔雀低頭問道,依舊還是這句話,似乎是一根筋。

「這個,這個太早了吧,我們現在還年輕,還是推遲推遲吧?」道陵忍不住苦笑,這件事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嗯,這事情我也要彙報給家族,到時候才能決定成婚的日子。」孔雀羞澀的點了點頭。

「哦,那你快去吧,快去吧。」道陵連忙擺了擺手,他真想靜一靜。

「現在怎麼能去..」孔雀撅了撅嘴,像是一個顧家的小媳婦,甚是不滿道:「這裡可是燭龍修鍊的道場,有很多寶貝的。」

「對了,你不說我差點忘了,那個通靈神玉..」道陵連忙開口,說著說著有些不好意思。

「給。」孔雀的手中出現一塊火紅色的神玉,鼓足勇氣看了他一眼就連忙躲開了。

「謝謝,我這東西對我有大用,要不然就不給你要了。」道陵收起來,捎了捎頭嘿嘿笑道,神色有些尷尬。

「我的東西不都是你的嘛?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孔雀低著頭羞澀道。

道陵呆泄了一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手中連忙出現一個雲霧石鑄成的桌子,說道:「這個就給你吧,挺漂亮的,我要了也沒用。」

孔雀開心的點了點小腦袋,一縷喜色湧上眉梢,無形中內心的緊張消失不少,大眼睛烏溜溜轉悠一下,陡然道:「我們走吧,也不知道燭龍的藏寶庫在什麼地方。」

聞言,道陵猛地想起什麼了,連忙把她拉住,在後者疑惑的目光下,他說道:「你等一會,我來這裡還有其他的事。」

他盤坐在地上,雙眸微眯,勾動小塔,想知道小塔到底指引的東西是什麼。

場面寂靜下來,孔雀的大眼睛烏溜溜的轉悠在道陵身上,看著他清秀帶著俊美的面孔,嘴角微微一彎,露出一個驚心動魄的羞澀笑容。

她黛眉彎彎,白衣勝雪,有纖塵不染的氣質,亦有楚楚動人的憐愛神情,讓人不得不感嘆造物主的神奇。

倏地,道陵的雙眸大睜,讓孔雀嚇了一跳,縮了縮腦袋連忙把目光移開,瞟向四周,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說道:「你在幹什麼?」

「我找到了,快跟我來1道陵的神色驚喜,拉著孔雀往裡面暴掠,剛才他感覺到小塔震動的區域,就在裡面。

孔雀的心神顯然沒放在在這裡,看著拉著她狂奔的少年,結結巴巴道:「人家還不知道你叫什麼?」

道陵的臉色也有些黑,這都要私定終身了,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叫我道陵就行了,那我叫你孔雀嘛?」道陵咧了咧嘴。

「道陵..」孔雀念叨了一句,大眼睛彎成一個月牙說道:「好呀,我就叫你道陵哥哥吧?」

「好。」道陵大笑一聲。

孔雀的嘴角微微彎著,還跟著疑惑道:「道陵哥哥,你既然姓道,那你是帝族的後代嘛?」

「帝族?什麼帝族?」道陵皺了皺。

聞言,孔雀揮了揮小手,說道:「沒什麼啦,你不知道那肯定不是,這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等以孔雀在告訴你。」

「找打是不是?還敢和為夫隱瞞?」道陵勃然作色的說道。

「人家哪有…」孔雀嬌嗔道。

這時間,道陵和孔雀來到深處,二人落在地上,目光都是看向前路,這裡有一個密室存在,引起小塔注意的東西就是這個密室裡面。

「這難道就是燭龍的藏寶庫?」道陵吃驚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發財了。

這個密室看起來普普通通,不過給道陵一種危險的感覺,他摸了摸下巴,雙眸盯著四周,隱隱感覺這密室的四周存在一條條虛幻的紋路。

「虛空陣紋1道陵的臉有點黑,這絕對是恐怖的殺陣擺放在外面,恐怕就算是一尊強者都無法破開。

虛空陣紋的殺傷力非常恐怖,就算道陵的**走進去,一碰就會被抹殺在天地間。

「好強的虛空陣紋,這裡應該就是燭龍的藏寶庫。」孔雀開口,她衣裙飄舞,貝齒晶瑩,嬌嫩的俏臉上罕見的多了一抹凝重之色。

道陵皺眉道:「這有些麻煩了,這種虛空陣紋根本無法破掉,更別說走進去了。」

「道陵哥哥想進去嘛?」孔雀攏了攏額前的青絲,欣喜的笑著:「我有辦法呀..」

「你能找到進去的路?」道陵愕然的目光看著孔雀,雖然孔雀的修行非常高,可是想要進去可不是那麼輕鬆的。

「人家怎麼會騙你..」孔雀嬌聲道,她的衣袖裡面伸出一隻小巧的手掌,裡面躺著一枚紫色犄角,閃爍晶瑩的神輝。

「看,道陵哥哥這可是我最厲害的寶物,是娘親留給我的,可厲害了。」孔雀開心的笑,大眼睛彎成月牙狀。

看到這東西,道陵情不自禁的點頭,當初孔雀和白衣仙子對決的時候,就是用的這件寶物,威能端是恐怖如斯,他至今難忘。

「可是這寶物雖然厲害,但是破開虛空陣紋,肯定會引起燭龍的注意,到時候就麻煩了。」道陵陡然皺了皺,這頭的燭龍的實力非常恐怖,他們兩個加一塊都不是對手。

「放心吧道陵哥哥,這件異寶可是非常神妙的,可以短暫破開空間1孔雀揚了揚手裡的紫色犄角,洋洋得意的笑道。

「能破開空間1道陵的眸子微縮,這種寶物就太可怕了,絕不是尋常的東西。

「不過…」孔雀的黛眉微微蹙著,大眼睛擔憂的目光看著他說道:「不過雖然能破開,可是我的修行太低了,這個空間維持的時間不能超過三息1

「三息1道陵的手掌微握,如果三息內他出不來,恐怕就會封在這裡面,到時候就麻煩了。

猶豫了一會,道陵咬牙道:「開始吧,我掌握《斗轉星移》,三個呼吸應該可以出來。」

「嗯,那你要當心,要是遇到不對勁的地方,就出來。」孔雀點了點小腦袋。

言罷,她的手心爆發洶湧的能量,一下子激活這尊紫色犄角,這尊寶物爆發璀璨奪目的神輝,猶如一尊紫日在燃燒。

「道陵哥哥我要開始了,你千萬要當心。」

孔雀還是不放心,一個勁的囑咐,道陵一個勁的點頭:「放心吧,我命大著那,死不了。」

這尊紫色犄角爆發出去,猛力在虛空中一劃,刺啦的顫音炸響之刻,一個恐怖的大裂紋誕生了。

這個大裂紋異常的詭異,似乎不存在這個世界,前路的虛空陣紋依舊存在,可是卻裂開一個口子。

看到這一幕,道陵的身形瞬息間閃入藏寶庫裡面,剛進去差點亮瞎他的眼睛,這裡面太可怕了,不知道多少尊寶物爆發刺目神輝。

這裡面簡直就是一個神藏,寶物無盡,在虛空中騰躍,各種珍貴礦石堆放在地面上,好像是一座小山。

雖然道陵早就做好準備,但是這一幕還是讓他頭皮發麻,還未曾開始失神的時候,他小腹中的小塔劇顫起來。

「快1道陵額頭都冒出冷汗,只有三個呼吸,出不來就是死!

他的身形猛然間爆衝到深處,他看到了一物,這是也是一尊小塔,呈紅玉色,古樸無華,依舊在震動。

小塔在嗡鳴,兩個小產生了共振,讓道陵狂喜無比,這難道是小塔的另一半?

他不敢有猶豫和思索的時間,直接把這個小塔抓在手裡,同時身形再一次爆發,出現在一個一直吸引他的東西旁邊。

道陵根本來不及觀摩,直接抓在手裡,且把它旁邊的一塊石頭也抓起來,瞬間催動《斗轉星移》往外面橫渡。

在外面,恐怖的大裂紋開始癒合,孔雀滿臉的熱汗,臉色發白,軀體搖搖欲墜,大眼睛噙慢了緊張,不斷念叨著:「快,快,快…」

當一個影子出來的時候,她如負重託的鬆了口氣,一個趔趄要栽倒在地上。

道陵連忙托起她的腰肢,內心湧出一種感動,無形中兩人的隔閡散去很多,他根本沒想到這一次的遭遇,就結識一個這樣的女孩。

「孔雀,你沒事吧?」道陵連忙問道,同時拿出數顆療傷丹藥塞進她潤澤的紅唇中。

「沒事,我就是脫力,使用這東西消耗太大了。」孔雀蒼白的俏臉上湧出笑容,說道:「成功了嘛?東西有沒有帶出來?」

「成功了。」道陵點了點頭。

聞言,孔雀的嘴角翹起一個弧度,喜滋滋道:「那就好,沒白費力氣,快看看是什麼寶貝。」

「應該不是一般的東西。」道陵點了點頭,把剛才得到的那塊吸引他的東西拿出來。

此物剛出來,天地間就出現大道神音,這是一塊拇指大的石頭,半黑半百,燃燒璀璨奪目的神霞,看起來有些可怕。

這石頭上有非常恐怖的紋理,深奧的好似一條條真龍在盤,讓道陵為之失色,而且更可怕的是他看到兩枚大道符文在瀰漫隆隆神音!

「這是什麼寶物1道陵的雙眸大亮,能感覺到這東西對自己有些吸引力,這分明是一塊礦石,可卻像是一尊至寶!

孔雀的大眼睛也盯著這個東西,烏溜溜轉悠幾下,思索中驚呼:「道陵哥哥,這是鑄造帝兵的仙珍1

「你說什麼?」道陵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祭煉帝兵的仙珍?這是無上隗寶啊,天地間估計都絕跡了。

可以這麼說,祭煉帝兵的至寶,就是天地間最為恐怖的礦石,一旦祭煉成器物,那將是恐怖如斯,一尊大帝可以把他祭煉成帝兵!

「這是陰陽道石,是最罕見的幾種材料,只有在至陰至陽這種兩級之地才能孕育出來。」孔雀激動的說道:「道陵哥哥,這可是最頂級的材料,沒有東西能超越,我還是首次遇到這麼可怕的東西1

道陵倒吸一口涼氣,陰陽道石!

怪不得剛才他有感覺,道陵修成的陰陽掌,對這種礦石來說可以說有同一種屬性,所以他才會找到陰陽道石。

「我感覺到了大道氣息,這塊陰陽道石果真也傳聞中的一般,自成大道,是至寶胚胎1

朱雀開心的大笑,這種東西只要稍加祭煉,威能就非常驚人了。

「可惜太少了,還不夠祭煉出一尊完整的器物。」道陵搖了搖頭。

「已經很不錯了,道陵哥哥這可是陰陽道石,能尋到這麼一塊已經是天大的福緣了。」朱雀愕然,感覺道陵太貪心了。

「說的也是。」他捎了捎頭,繼續拿出第二個東西,這東西看起來像是一塊源礦。

「咦。」道陵的眼皮狂跳,這塊源礦看起來像是一尊小獸!

「是源礦埃」朱雀看了看就收回目光,她對這種東西不感興趣。

「別小看這東西,我感覺可以掏出來一件至寶1道陵的雙眸繚繞火熱的神色,他感覺到一種磅的生命氣象。

「道陵哥哥,你還會切石呀?」朱雀抿了抿嘴唇,又把目光重新看著源礦,瓊鼻微微抽了抽,這裡面能掏出什麼?她有些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