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四十七章 藍麒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 藍麒麟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道陵點了點頭,這塊源礦非同小可,他感覺了古老的氣息,恐怕存在的歲月難以估測。

「看好了。」道陵的手中出現一個石刀,開始往外皮削去,他也想看看這裡面會有什麼東西。

孔雀坐在他身邊,拖著下巴看著道陵切石的樣子,臉頰上忍不住露出笑容,她笑起來那兩隻大眼睛都彎成一個月牙狀。

石皮裂開了,透出一縷刺目的碧霞,讓道陵吃了一驚,這碧霞內蘊含滂湃的能量,似乎一條碧海存在裡面。

「喔…」孔雀呆了呆,她揉了揉眼皮,就看出這個裂紋逐漸放大,裡面滲透出璀璨奪目的神霞,亮的人都睜不開眼。

「哈哈,切出至寶了1

道陵的神色驚喜,大刺刺的吼了一聲,一下子就把外皮全部切開,露出一尊獸形的玉雕!

「竟然切出來一尊玉雕,天哪,這塊源礦到底從哪裡弄來的1道陵震驚,這種東西他只是聽聞過,從未見到過。

這就是天地孕育出來的玉雕,乃是靈物啊,也可以這麼說,這東西就是通靈神玉,但是這通靈神玉卻孕育出一個獸型玉雕。

這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一尊天地孕育出來的獸型器物!

孔雀的小手也掩著紅唇,大眼睛睜的鼓鼓的,一尊天地孕育出的器物,價值無法估測!

獸型玉雕出世的一剎間,神霞爆發,非常的刺目,但是逐步內斂,變成一尊天藍色的獸型玉雕。

「道陵哥哥,這是一尊藍麒麟玉雕1孔雀吹彈可破的俏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跳起來驚呼:「這是天地之寶呀,而且孕育出一尊麒麟神獸的玉雕,價值太珍貴了。」

道陵也呆泄住了,他原本以為這只是一件普通的玉雕,哪樣價值也無比的可怕,可這竟然是麒麟的玉雕!

很快,這玉雕發生了面前,天藍色玉雕中,有絲絲縷縷的金色血液出現,湧現出恐怖滔天的凶栗波動,彰顯出絕代大凶的氣魄!

「麒麟血1道陵的眸子緊縮,倒吸一口涼氣,喃喃自語:「竟然是麒麟血,這石頭必然沾上了麒麟的血液,才孕育出這麼一尊至寶。」

「絕跡無盡歲月的麒麟,現在竟然出現一尊麒麟法櫻」孔雀的大眼睛睜圓,處於震驚中。

道陵的手掌托著這尊至寶,這寶物的價值無法去估量,光裡面的麒麟血就是稀世寶血。

「孔雀,來試試。」道陵把此物遞給她。

聞言,孔雀微微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我試嘛?道陵哥哥這東西第一次出世,你試的話會沾染上你的氣息,日後這尊寶物會和你親近。」

「剛才我得到了陰陽道石,這個就是給你的,快試試吧。」道陵笑了笑,如若沒有孔雀什麼都得不到,而道陵的目的則是小塔。

「給我..」孔雀深吸口氣,眼眸中閃爍欣喜的神色,嘴角都勾起一縷動人的笑容,喜不自勝道:「道陵哥哥,真的給我嘛?」

孔雀非常清楚此物的價值,哪怕是最頂級的通天靈寶都比不上此物,因為它的成長空間幾乎是無限的,這種東西拿出來送人,讓她感覺不可思議。

「哈哈,傻丫頭,剛才你給我通靈神玉,現在我也借花獻佛送你一個麒麟玉雕。」道陵大笑一聲。

「謝謝道陵哥哥。」孔雀嘿嘿笑著,把這尊玉雕捧在手裡,如獲至寶的擦了擦玉雕上的灰塵,掌心也湧出一股精粹的神能。

隨著催動,這尊麒麟玉雕爆發奪目神霞,內蘊的麒麟血液更加恐怖,整個天地都在震動,這裡有無匹的風暴誕生了。

「吼1

一尊恐怖的生靈浮出,在滔天的碧海上吼動山河,這是一尊藍色麒麟顯化人世間,威嚴滔天,豎立虛空中,震懾萬靈。

「果真是麒麟1道陵吃了一驚,感覺到恐怖的壓力,如若這尊至寶打下來,估計能直接震死自己。

孔雀盤坐在地上,大眼睛眯著,滿臉的嚴肅之色,且寄託出靈魂和麒麟法印溝通。

這玉雕可以說是天然的法印,價值難以估測,更可怕的是可以顯化出藍麒麟,一旦發動攻勢,足以威壓天地!

「孔雀修行的法門和這門法印倒是相合。」道陵摸了摸鼻子,感覺孔雀快要掌握這門麒麟法印了。

約莫盞茶功夫后,矗立在天地間的藍麒麟奔騰下來,竟然鑽到孔雀的眉心中,這讓道陵心顫,這是要做到人印相合的層次!

孔雀的眸子睜開,滿臉的欣喜之色,像是個孩子一樣煥陵哥哥你快打我一下試試。」

道陵錯愕了一下,手指點了點孔雀潔白的額頭,讓後者一陣不滿道:「讓你攻擊一下。」

「難道這法印如此逆天?」道陵點了點頭,一掌轟向孔雀的胸口,即將觸碰到的時候,一聲可怕的炸吼聲出現。

這是一尊恐怖的藍麒麟騰躍出來,吼動天地,凶威滔滔,殺向他的手掌。

「自動護主1道陵滿臉的驚色,他急忙收回了手掌,這寶物就像是和孔雀量身定做的,簡直是逆天!

「道陵哥哥,這法印好厲害,可以自動保護人家了。」孔雀嘻嘻笑著。

「那就好,有了這門法印護體,一些老怪物都難以傷你。」道陵點了點頭。

孔雀又懊惱的拍了拍額頭道:「我太笨了,我得到一門神通,和麒麟有關,可惜無法悟出來。」

「哈哈,那是你修行不夠,麒麟留下的神通怎麼能是普通的神通。」道陵開懷大笑,內心對這門法印的強度越發的吃驚,應該是麒麟血液裡面得到的。

「嗯,當時候我一定把這門麒麟臂參悟出來。」孔雀揚了揚小手。

「麒麟臂1道陵吃了一驚,恨不得得到這門神通,到時候左手真龍臂,右手麒麟臂,誰人能敵?

「對啦,我也能把這門神通傳給你,不過麒麟臂要參悟起來非常困難,一定要踏入脫胎境才能嘗試。」

孔雀的玉指點向道陵的內心,道陵的識海猛地一顫,就有一尊恐怖的麒麟虛影盤在裡面,神威凜凜,有鎮壓不世敵的風采。

「果然可怕。」道陵的元神嘗試接近,可惜這麒麟瀰漫的波動非常恐怖,他暫時無法接近,還是修行不到家的緣故。

「這麒麟臂應該和真龍臂是同一個檔次的神通,不過我得到的真龍臂只是文字而已,而這麒麟臂則是板板釘釘的傳承神通啊1

道陵砸了砸嘴,得到這門神通簡直太意外了,到時候真龍臂和麒麟臂同時間發動出來,可傷大敵!

「我們快走,我估計外面的大戰快結束了,把門口的靈藥采走就撤退。」

道陵連忙拉著孔雀往外面跑去,此時外界的大戰越發的慘烈,巨響滔天,蒼穹都在崩塌。

武王洞披頭散髮,渾身染血,他的雙目凄厲,溝壑縱橫的老臉上盡顯猙獰。

燭龍的雙目開合,猶如兩**日燃燒起來,它也負傷了,身軀上有一道血痕,是被洞天境所傷。

不過對於燭龍而言這只是小傷,它冰冷的雙目盯著武王洞,繼而雙眸猛地一縮,炸吼道:「混賬,誰動了本王門口栽種的小葯1

恐怖的雙目看過去,看穿一切虛妄,就注意到門口數百株靈藥已經被一掃而過,一男一女猶如一對謫仙,正在在偷取三株萬年老葯!

燭龍的暴怒的樣子,讓武王洞的臉色豁然間沉了下來,他來這裡就是為了燭龍的寶庫,難道有人趁機搶先一步不成?

那雙陰冷到極致的雙眸掃視過去,就看到一個白衣少年站在葯園中。

武王洞的眸子緊縮,他的臉色瞬息間暴怒到極致,炸吼道:「原來是你這個孽障搞的鬼1

武王洞整個人都不好了,披頭散髮,渾身湧出滔天的怨毒之氣,剛才他還懷疑燭龍為何蘇醒的那麼快,現在他明白了,這是有人在暗中搞鬼。

可是他沒有想到,對象竟然是他苦苦搜尋的道陵,這些日子在火神山,武王洞可以說九死一生,在一個險地中被困了十天才闖出來。

當時武王洞都感覺道陵已經被火神山抹殺掉了,心頭大定的他在這裡見到一個藏寶庫,本以為此行收穫巨大,沒想到有人搶先一步,而且是自己一直在幫他擋劫!

武王洞怒到極致,眼角都快崩開了,這是奇恥大辱啊,武殿因為他損失很重,一尊絕世奇才也喋血,這是武殿無法承受的損失。

可是自己竟然在幫他擋劫!

「這個孽障1武王洞氣得直發抖,難道對方已經搜尋完內部的藏寶庫?現在開始掃除外圍的東西?想著想著他越來越怒,忍不住仰天嘶吼:「啊,老夫要把你抽筋扒皮1

他氣得差點噴出一口老血,感覺這是因果循環埃

道陵的雙眸對視上去,兩雙眸子在空中碰撞在一起,皆是爆發刺骨的寒氣,那種猙獰可怖的殺氣令天地都膽顫,猶如一卷寒風爆發。

道陵的內心無法平靜,十幾年前的恩怨,一切都是因為武王洞而起,道族的慘劇讓他無法釋懷。

最大的仇人,就在他眼前!

他冷冽開口:「老不死的,你沒想到吧?當年你沒能殺死我,我活下來了,活得好好的,宰了武殿不少人,很快就到了你還債的時候1

道陵的雙拳緊握,清秀的臉上儘是冰寒,那一字一頓的話,湧現出恐怖而又猙獰的殺氣。

聞言,武王洞的老臉猙獰下來,這正好戳中他的痛楚,武殿因為他的報復死了很多人!

他吼道:「你這個孽畜,當年沒能摔死你算是你走運,你以為你能逃到什麼時候?和武殿作對就是死路一條,整個玄域都沒有你的藏身之地1

「還有你爹,當年和膽大包天的敢攻擊我武殿的聖地,結果折了一條腿,這就是下場1武王洞指著他怒吼:「他也活不了多久了,包括你也是,遲早就是一個死1

「老狗,這些事情我會一點點和你們武殿清算,以前殺死的人就當是一點點利息吧。」道陵冷漠開口:「等著吧,遲早有一日我會和你們清算。」

「你別做夢了,在我們武殿面前,你就是一個螞蟻,你活不了多久,現在老夫就抹殺了你,我看你能笑的幾時1武王洞震吼,他逆衝上來,要震死道陵。

不單單是要震死他,武王洞感覺他肯定得到燭龍的藏寶,這是一筆讓他都瘋狂的珍寶,必須要抓住他。

孔雀看著面目猙獰的少年,她的內心一陣刺痛,雖然她和道陵才相處區區幾個時辰的功夫,但是孔雀依舊把少年看成她未來的夫君,決不允許有任何人傷害他!

她通體湧出一股若有若無的恐怖波動,看著武王洞冷淡道:「這個世界很大,不要以為一個小小玄域的武殿就可以為非作歹,以道陵哥哥的潛力,平掉玄域武殿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孔雀對道陵的實力深信不疑,能一步步踏到這一步,這種潛能讓她吃驚,她相通道陵遲早有一日會成為天地間的強者。

聞言,武王洞的眼皮都是一跳,他的雙眸集中在一個帶著孔雀面具的女子身上,冷笑開口:「哼,一個小丫頭片子,竟然敢口出狂言,那就連你一起擒下1

「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膽子?」孔雀冷淡道,整個人都有一種高不可攀的氣質,似乎是駕臨九重天的九天玄女,俯覽芸芸眾生。

她渾身都有一種可怕的威嚴氣息,和原先楚楚動人的模樣那是天差地別!

道陵詫異的雙眸看著孔雀,在內心喃喃自己:「看來孔雀的來頭不小啊,不知道來自哪個大域?」

他雖然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不多,但是清楚除了玄域還有其他大域,而孔雀在造氣境有逆天的潛能,代表她的來頭非常大。

「她難道是來自那裡?」武王洞的心神也驚疑不定,試探道:「單憑你幾句話就想鎮住我?以為我是吃乾飯的嘛?雖然這個世界很大,但是我武殿可不是弱者,你倒是說說來自什麼地方?」

武王洞一直懷疑道陵的背後應該有一個龐大勢力支撐,要不然他怎麼可能修鍊的那麼快,難道就是他們在支撐道陵?

「這你沒資格知道,我只是奉勸你一句,要是道陵哥哥少了一根頭髮,武殿是不會好過的1

孔雀嘶啞的聲音炸響,帶著一種非常恐怖的氣勢,在天地間徘徊。

「這丫頭…」道陵看著孔雀發怒的樣子,內心湧出一股暖流。

「好你個小丫頭片子,那老夫今日就鎮壓你們,我看你背後的人能拿我怎麼樣1武王洞震怒,作為玄域德高望重的煉丹宗師,就算是各大聖地的族主都不敢和他這樣說話,一個小女孩憑什麼?

他直接就爆衝過去,要把他們兩個一起鎮壓。

然而,燭龍比他來的快多了,像是一道閃電,出現在他們頭頂,伸出一隻火紅色的大爪子饋壓而來,天崩地陷的場面誕生了。

「道陵哥哥,我們走。」孔雀的手中出現一個紫色犄角,猛力在空中一劃,空間一下子崩開一個口子。

道陵舉拳砸動上去,破開一角陣法,直接摘掉一株老葯。

「吼,無恥小兒,把本王的小葯留下1燭龍震怒,它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對方還貪圖他的寶葯。

恐怖氣息鋪天蓋地的壓蓋下來,震的道陵心臟劇顫,雙腳差點站立不穩。

這個可怕的大爪子也落了下來,崩開一切,殺的天地膽顫,一下子裂開道陵的**,不過卻是一個虛影。

「快攔住他們,這是一尊奇寶,劃開了空間隧道1武王洞咆哮,他逆衝過來,懸在頭頂上的洞天境爆發而去,要把這個空間隧道打碎。

「老狗,你給我等著吧,我很快會去找你的,剩下的歲月你好好享受吧。」

道陵冷冽的聲音驟然間出現,令天地氣溫驟降,留下暴跳如雷的武王洞,他仰天怒吼:「你這個孽畜,我決不饒你,我看你能跑到什麼地方去1

「可惡1燭龍暴怒,他的心神湧入宮殿內,發現枕頭竟然丟了,那可是一大塊通靈神玉,沒想到被兩個小輩偷走了。

他的心神猛地一顫,瞬間出現在深處,當看到完好無損的虛空陣紋就鬆了口氣,幸好這裡沒事…

不過它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出現在裡面,這裡面的寶物多了,只能用堆積如山來形容,燭龍懸起的心徹底落下來。不過當來到深處的時候,徹底呆泄。

「啊,本王的陰陽道石,可惡1

恐怖的咆哮聲宛若九天驚雷在炸響,震的蒼穹都崩開了。

「什麼?陰陽道石1往外面瘋狂趕去的武王洞聽到這句話,直接呆傻了,整個人都在發抖,凄厲地咆哮道:「我恨啊1

一塊祭煉帝兵的礦石神珍在眼皮低下丟了,而且被武殿的死敵奪走,這簡直是天理難容啊,武王洞氣得心火大漲,直接噴出一口老血。

道陵已經可怕起來,如若他把陰陽道石祭煉成一尊本命至寶,未來他所展現的危險,將會是極度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