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五十六章 賭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 賭鬥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丹景榮的眸子陰毒,死死盯著道陵冷笑道:「小子,怕了就直說,你以為說自己是五品煉丹師就是五品啊,我現在告訴你,興許你表現好,我會饒你一命,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道陵看著他笑了笑:「技不如人輸了可不怨我,現在你找這麼多人進來,是什麼意思?」

「哼,耍些陰謀詭異贏了我算什麼本事?我現在警告你,老老實實給我跪下認錯,我還會饒你一命1

丹景榮咬牙炸吼,想讓這個人在他面前丟盡臉面,好洗刷屈辱。

「跪下?」道陵的眸子微眯,淡淡道:「我看你的腦子是被門夾了,要不要在打一場?」

「你1丹景榮目眥欲裂,不過當對上少年略微綻放寒氣的眼眸,他的瞳孔緊縮,閃出一絲恐懼之色,色厲內斂的吼道:「小子,你以為我怕你不成?」

「行,出手吧,讓我看看你有多厲害。」道陵淡淡道。

丹景榮的神色陰晴不定,偷偷給四周的人使了個眼色,旁邊的五個人瞬間領會到其中的意思。

他們知道,單憑他們幾個是無法對付道陵三人的,可是有韻在這裡,丹景輝不能出手。

「好猖狂的小子,竟然敢挑戰我們丹谷的人,我看你真是找死1一個青年震吼。

「有些人就是不知死活,把我們丹谷看成什麼地方了?這裡乃是丹道界的聖地,豈能容你這個小修士在這裡撒野。」

「不錯,丹景榮師兄剛才被你用陰謀詭計重創,你還好意思開口挑戰師兄,我看你真是沒安什麼好心,韻小姐怎麼會認識你這種人1

「就是,我警告馬上給師兄低頭,要不然下場就是一個死1

四周的人威逼起來,不斷指責前面的白衣少年,把他說的一無是處。

韻頗為好笑的站在原地,秀髮微微拂動,她氣質雍容典雅,明眸中未曾泛起什麼漣漪。

「她怎麼不求我?」丹景輝皺眉,本來想藉助他們幾個逼迫道陵低頭,到時候韻估計會求他,可是她沒開口。

要是韻知道他的想法估計會失笑,就算他們這些人一起上,也傷不了道陵一根頭髮,何須還要站出來?

「你們這群廢物,唧唧歪歪的想幹什麼?」道陵的眉頭一挑,炸吼道:「是不是想群毆老子?有本事給我一起上1

此言一出,全場寂靜無聲,丹谷五個年輕一代的修士麵皮都在劇顫,氣得髮絲都根根炸立,即將暴走的下常

他們的煉丹術雖然不高,可畢竟是丹谷的修士,就算外族的奇才在他們面前都不敢造次,反而會笑臉相迎。

可是一個毛頭小子竟然敢這麼說話?讓他們難以接受,感覺這個世道真是變了…

可是他們又不敢出手,剛才他們可是看清楚了,這個人肯定是古宗的人,**像是一條蠻龍,連丹景輝都被擊退了。

「好狂妄1丹景輝終於開口了,淡淡道:「這裡可是丹谷,輪不到外人來撒野,你這麼做是不是過頭了?我勸你還是低頭認錯算了。」

聞言,道陵的眸子看向他,淡淡道:「你是不是也想出手,一起來吧,讓我掂量掂量你們這些人有幾斤幾兩重1

丹景輝的神色有些冷,他雖然有把握擊敗對方,可是他不想因為這件不上檯面的小事,影響了和韻之間微妙的關係。

「還還不屑於和你動手,你不是說你是五品煉丹師嘛?」丹景輝笑了:「我看還是這樣吧,既然你說自己是煉丹師,而眼下煉丹大會即將召開,那麼就按照煉丹師比斗的手段進行把。」

「說吧,你想怎麼比?」道陵問道。

韻微微蹙眉,這丹景輝可是五品煉丹師,連她都沒把握贏,道陵這麼說是不是魯莽了?

不過當看到少年淡然自若的神色,韻也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他不會輸。

聞言,丹景輝的內心閃出喜色,表明上不動聲色道:「就在煉丹大會上比試好了,當然這比試自然也有些彩頭,如果你輸了,就和我弟弟認錯1

「對,你敢不敢比1丹景榮跳起來大吼,自信滿滿的樣子,對於丹景輝的煉丹師那他是無比的自信。

「有什麼不敢的。」道陵說道:「那你要是輸了怎麼辦?」

「哈哈哈,真是可笑,我師兄乃是五品煉丹師,他會輸嘛?」一個青年吼了起來。

「就是,我們師兄註定要闖入三門內,試問整個玄域有多少奇才能做到?」

「那是,師兄的煉丹之道僅次于丹元武,乃是我們丹谷的第二人,豈能會輕易輸給你?」

四周瞬間傳來冷笑聲,他們都非常的自信,感覺丹景輝沒有輸掉的可能性,一絲都沒有。

丹景輝擺了擺手,壓下四周的譏笑聲,他神色淡淡道:「要是我輸了,這葫蘆丹液就是你的。」

他直接拿出重寶,他還害怕道陵因為寶物不行而拒絕賭鬥,現在拿出這麼貴重的東西,要是他還拒絕,恐怕在韻眼中的印象會降低。

「什麼?這葫蘆丹液乃是師兄晉陞五品煉丹師,族內的長老賜予他的,一旦全部煉化完,修行可以大進一步1

四周的人都眼紅,道陵也非常詫異,這東西太珍貴了,乃是寶丹流淌出的丹液,而一葫蘆這需要多少丹藥啊?

「好,我賭了1道陵說道,內心也熾熱起來,這葫蘆丹液要是能得到,不知道要節省下多少源石苦修。

丹景輝的面孔上掠出笑意,還對韻說道:「這事情我看還是你當中間人把,如果有一方認輸,到時候還要勞煩韻小姐督促賭注1

他唯恐到時候不認賬,就把韻搬出來,不管對方認不認賬,只要他贏了,估計會得到韻的青睞。

「這也也好。」韻微微頷首,也看穿了丹景輝的想法。

「好,那這事情就這麼定了,既然你和他相熟,那就敘敘舊吧,我就不打擾了,過兩日再來造訪。」

丹景輝的表現非常大度,意氣風發的大笑一聲,就帶著一群人離開這裡。

「嘿嘿,一葫蘆丹液啊,要是能贏來,就發達了。」小胖子搓了搓手,奸詐笑道。

韻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贏,不過她對這事情不是特別關心,走上去看著道陵微微笑道:「你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玄域大名鼎鼎的道,昔日竟然是我的學生,恐怕這事情傳出去,都沒人願意相信。」

道陵搖頭失笑:「都是被逼的,沒辦法埃」

「你能走到這一步,已經傲視古今了。」韻的雙眸看著少年清秀的面孔,又有些擔憂道:「可是,你就不能安分點,過早的暴漏實力,未來會非常麻煩。」

「麻煩?什麼意思?」道陵微微皺眉,有些不明白。

韻稍稍沉默一會,就說道:「你很快就知道了,我也說不清楚。」

「什麼事?還遮遮掩掩的。」道陵有些無語。

「這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多。」韻的眼眸罕見的多了一抹凝重之色,說道:「我知道,以你現在的實力,未來的一段歲月,會非常慘烈。」

「慘烈?」道陵皺眉,這個實力有什麼關係。

「這事情你目前接觸不到,不過在有一段時間,我估計你會非常危險,其他大域的年少至尊,可不是吃乾飯的,你以現在的成就已經有能力接觸這一層次了,到了那一日,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韻的玉手緊握,隱隱看到了那一日,道陵血戰群雄的場景,必然慘烈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