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六十一章 血紋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 血紋眼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血色影子異常的詭異,腳底爆發一團血焰,他騰空而起,神姿朦朧,但是強健有力,壓迫的四周一些奇才都膽寒。ww. )

川霸非常恐怖,特別是他的雙眸,有血紋在爆發,細看看好似道紋一般!

有一個修行奇高的上古凶獸對視上去,它非常不服氣,這人憑什麼大吼大叫?還要挑戰道?

上古凶獸的目光盯著他的血紋眼,僅此一剎間,他好像看到諸天紋路在爆發,壓迫的他胸口劇顫,如大鎚擊中,嘴角都在溢血。

「這是什麼眼睛,好生可怕,好似天地大勢一般無二?」

有人吃了一驚,感覺川霸的眼睛非常詭異,吞噬人的心神,令人都難以去正視。

「這是血紋眼,天哪,血紋眼竟然問世了,不虧是神體啊,玄域有出現一尊絕世奇才1

一個老強者動容,令四周的人都紛紛側目,有強者讚歎道:「的確是血紋眼,內蘊天地大勢,可以震殺強敵1

「上古川家有多少歲月未曾出現這種眼睛了?我在估計上看到過,血神在上古時代凶威赫赫,他就是血紋眼1

「這是一門逆天神通了,一旦施展出來,能洞穿大敵,看來此子有膽氣站出來,戰鬥力必然可怖1

四周的人都讚歎連連,川霸立在高空,血色長發狂舞,雙眸爆發血焰,大喝道:「道何在?我聽說你是玄域的奇才,難道沒有膽子站出來與我一戰嘛?」

這呵斥聲傳出很遠,在丹谷徘徊不休,四周的人都不敢制止他過激的言語,因為他身後這種兩個可怕的存在。

一位老人盤坐在虛空中,通體血焰如海,淹沒了半邊蒼穹,絕對是老祖級別的人物。

另一個人是中年人,身材高大,站在川霸身後,一言不發,但是體內有一種恐怖波動。

「他就是川崎冷,二十年前名鎮玄域,可惜被道族奇才擊敗,從此就沒有出過世,沒想到現在修行都如此逆天了。」

「道族和川族乃是世仇,代代交戰,勝了還好,要是輸了就是一族的恥辱啊,這川崎冷能在這種恥辱下崛起,也不是凡人。」

老一輩的強者都點評起來,都看出來了,他們這是要漳奇才。

「怎麼?傳聞中的『道』是個鼠輩不成?連站出來的勇氣都沒有,難道這就認輸了1

川霸冷冽的開口:「我看道族的氣數也到頭了,從今以後就沒有道族1

此言一出,全場都嘩然,很多人都在皺眉,道現在站出來就是找死,他們都未曾征戰,就放出這樣的話,有些過了。

有些人也明白,這是在逼迫道出來,只要他敢站出來,那就是一個死!

場中很多強者都在四周掃視,眸子森冷,皆是一些古老家族的強者,很多世家或多或少都和道族有些恩怨。

一座小院中,白衣少年立在庭院中,衣袂展動,黑色長發微微舞動,雙眸一瞬不瞬的盯著懸在高空中的川霸,這是一尊大敵!

「道陵,千萬不能意氣用事,這小子就是在逼迫你出來,外面那那麼多強者就等著你跳出來。」

「不錯,這種關頭下不能出去,要不然會吃大虧。」

小胖子和古泰在旁邊勸說,道陵微微笑道:「我又不傻,我估計他也是被想殺我的人推選出來的人,正好有理由挑戰我1

「道難道不敢出來?我川霸是來完成二十年之約的,如果你再不出來,這一戰你就輸了1

川霸的聲音傳出極遠,在丹谷內震動起來,氣氛異常的壓抑。

「哼,這個道也是虛名而已,連迎戰都不敢,而且可是道族和川家的約定,事關一族的榮辱,我以前真是高看他了。」

「說的不錯,我看道是怕了,怕了川霸的血紋眼,他怕輸1

不少年輕一代的奇才跳出來指責,說的是大義凜然,幫助川霸壯壯聲勢。

「可笑,現在誰都知道道掌握了陰陽道石,不知道多少人想殺他,他會傻得跳出來嗎?」

有人在暗中開口,在虛空中流淌開了,這話令很多人都點頭。

「如果連這點勇氣都沒有?何談修道?何談成為強者?」川霸冷冽開口:「我看道也是一個廢物罷了1

「你說的倒是挺有理的,二十年前道嘯天擊敗你父,不知道他是不是廢物?」

這句話引起很大的震動,他們都沒想到,川霸的父親就是川崎冷,這是替父來洗刷屈辱的啊!

「可笑,要不是道嘯天是地師,他豈能是我父親的對手?」川霸冷冽道:「不就是藉助了旁門左道,有什麼值得稱讚的?」

「哼,你這話說的真是可笑之極,大名鼎鼎的地師,什麼時候成為旁門左道了?」

有人也非常不滿,感覺這小子的氣焰實在是盛烈,把地師說的如此不堪。

「兩族奇才對決,用上地師的手段,這是不是有些過了?」川霸冷幽幽的說道:「我現在不想和你討論這些,我就想知道,道到底出不出來?」

「行了吧,你就別在這裡跳出來大吼了,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用,道又不是傻子,豈會被這種激將法激怒,你要是真有能力誅殺道,那就去把小武道碑的神話改寫了再說1

這話讓川霸大笑:「哈哈哈,一個小武道碑能證明什麼?修行的道路長著哪,武帝都對小武道碑不肖一顧,他道有本事斬掉武帝嘛?」

「既然你不行,就去殺了一尊武殿三王,再來挑戰吧,你現在還沒資格1暗中開口的人接著道。

這句話讓一些武殿的強者臉色森冷,冷冽道:「剛才川霸說了,道只不過是掌握了旁門左道,誰不知道火神山?他能殺掉我武殿三王,也是因為這點原因。」

「前輩言之有理。」川霸點了點頭,冷冽道:「你光躲著是沒用的,二十年之約的家族諾言你要是不履行,那麼道族就在玄域徹底除名了。」

「行了,我丹谷重地,可不是殺伐之地,退下1

一聲威嚴的聲音自丹谷深處穿了出來,大道倫音徹響不休,震懾的他身邊的中年人神色微變,帶著他離開這裡。

「這個小子太狂傲了,還有那個小兔崽子也不知道出來1

一方虛空中,一個紫衣女子咒罵,那具成熟而又豐腴的嬌軀散發著一種凶氣,讓紫玉一陣無語。

「紫玉,那個小子出現沒有?」紫白秋問道。

「不知道哦,白秋姐姐,我看道陵可能有後顧之憂,短時間應該不會聯繫我的。」紫玉撅了撅嘴,陶瓷一般易碎的俏臉有些不滿。

「怕老娘吃了他啊1紫白秋翻了個白眼,有些擔憂道:「武殿的動作越來越頻繁了,我感覺他們快要開啟陰陽老祖的坐化之地了。」

「放心吧,道陵心裡也有譜,當初答應過去,他不會食言的。」紫玉說道。

「就怕他到時候躲起來不出來,我們現在也找不到他。」紫白秋嘆了口氣:「陰陽掌決不能落在武帝手裡,否則後果不堪設想1

「有那麼嚴重嘛?」紫玉微微蹙眉。

「你不懂,這裡面牽扯的東西太多了,這事情你目前還沒資格知道,你只需要知道陰陽掌決不能落在武殿手裡,否則整個世界的格局會發生逆轉。」紫白秋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嚴肅。

紫玉的嘴巴張大,一陣匪夷所思,激靈靈打了個顫就離開這裡,還嚷嚷著:「你等著吧,我肯定會把他揪出來,讓他去尋找陰陽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