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六十三章 火靈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 火靈珠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在丹谷深處,虛空中懸挂了一尊古鐘,悠悠的敲響,傳遍整個丹谷。

每年煉丹大會開啟之日,這口鐘都會敲響,無數閉關的丹道界天才都蘇醒了,紛紛往深處走去。

前路開啟了一個古老的門戶,符文密布,大道倫音徹響,顯化在虛空中,接引參與煉丹之人。

「咦?煉丹大會究竟在何地開啟?」道陵錯愕,因為這是一個虛空通道。

「這煉丹大會啊,實則就是破解丹神留下的九道天門,丹神留下的東西可是非同小可,丹谷自然全力保管,只有煉丹大會開啟之日,才會出世,就算這樣也會全力守護。」

韻的玉手攏了攏肩頭的青絲,看著深處笑著說道:「走吧,我也想見識見識,丹神九封的奧妙所在。」

很多人都往門戶中行去,穿過這道虛空通道,好似來到一個仙境。

流泉飛瀑隨處可見,長滿奇花異草的大地翠綠一片,遙望過去,雲霧環繞的天地中,瓊樓玉宇若隱若現。

裡面的天地已經出現很多影子,基本上都是強者,大多數都是玄域老一輩的煉丹師,名聲響亮無比。

場面熱鬧非凡,很多人都涌了起來,其實大多數都是來觀摩這次盛會的。

「韻,你也來了,這幾日閉關感悟應該不少吧?」

丹景輝陡然走了過來,對韻笑道,眸子也掃了一眼道陵,淡淡道:「準備的如何?不知道你有幾成勝算?」

「勝算,就他還有勝算?」丹景榮陰聲陰氣的說道,要不是顧忌韻,他早就是一具屍體了。

「你的皮是不是又痒痒了?」道陵的眸子看上去,淡淡道。

聞言,丹景榮的神色冷冽無比,說道:「別給我耍嘴皮子,你現在應該想一想,如何給我道歉,要是我不滿意,到時候可就不是道歉的事情了1

「那你等著吧。」道陵斜睨了他一眼,目光就落在前方。

「不知死活的東西1丹景榮的神色森寒,強忍著內心的怒火,不過想想待會他低頭道歉的時候,內心也愉悅起來。

丹景輝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要是隨便跳出來一個毛頭小子就能贏他,那他乾脆找塊豆腐撞死得了。

而在前面,神虹駕臨天地間,這是九道神虹,顏色不一,一道道的朦朧大道氣象,恆古長存。

「好可怕的道痕1道陵的眸子掃視在九道巨大的神虹上,就宛若九道大峽谷,他感覺到非常恐怖的神痕在瀰漫,讓他一陣吃驚。

「這就是丹神九封之地,古往今來,能在二十五歲以下,闖入第四關的已經是絕艷的奇才了,不知道這次有沒有人通過?」

有強者在低語,傳出很遠,這丹神九封乃是丹神親自設下的,一旦超越骨齡的人踏入,基本上都被抹殺掉,沒人能渾水摸魚。

「這次肯定有的,還未曾開啟已經有五品煉丹師頻繁出世,就光是火州,就有三尊五品煉丹師了。」有人笑了笑。

「來了,火神殿的聖女來了1

不知道是誰吼了一聲,引起很多人的激動,很多青年才俊都興奮無比,目光齊刷刷的掃向後方。

一個火紅長裙的女子走來,一頭火紅色的秀髮隨風飄動,肌膚細膩,狹長的眸子略微閃出的眼波令人都心顫。

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子,長裙搖擺,衣袂飄動,腰肢纖細,好似一個浴火的鳳凰,風姿傲人。

「她就是火靈珠,乃是火神殿的聖女,去年已經是五品煉丹師了1

「火州最驚艷的女子,極少在外面出世,她的煉丹術不僅可怕,戰鬥力也超絕。」

在場的人無比驚嘆,道陵微微皺眉,感覺這個女子有些奇特,有種感覺他說不上來。

「這個女人不簡單。」獨眼龍也開口了,感覺她有些不一般,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她體內的火焰非常可怕,應該是一團神火,只不過強度不夠。」大黑虎道出一句話。

另一方陡然騷亂起來,很多留戀的目光從火靈珠身上移動,落在一個白衣勝雪的青年身上。

他身子高大,看起來非常英武,臉上帶著儒雅的笑容,對四周的人頻頻點頭。

「丹元武,丹武雙修的丹元武,乃是火州和火靈珠並肩的奇才,也不知道他們兩個誰更厲害。」

「反正都是絕世奇才,日後在丹道界註定要大放異彩的存在。」

很多老一輩的都嘆息,這一代年輕一輩的太可怕了,玄域接連出現奇才,前幾日更是出世一尊神體。

而丹道界也走出不少奇才,就連一個小小的青州都出現五品煉丹師了,這真是百家爭艷的時代到來了,一個修行界的大世也來了!

很快到來的一老一少,引起全場的轟動,諸多老一輩的強者都站起來了,紛紛不敢託大。

武王洞來了,沒有了前段時間的狼狽和猙獰,穿著一身乾淨而華麗的銀色長跑,滿臉嚴肅的走來。

作為丹道界德高望重的煉丹宗師,武王洞一直表現的非常從容嚴肅,步履沉穩的往一座宮殿走去。

他旁邊跟隨者一個女子,引起全場目光的怪異,這不是武雲冰嘛?

前段時間被道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剝光了衣服,很多人都以為她不會出現煉丹大會上,沒想到又來了。

武雲冰和月前形似走肉的樣子迥然不同,臉上帶著笑容,這段時間她被武王洞開導了很長時間,終於從陰影裡面走出來。

在場的人沒人敢議論她,武雲冰的目光在四周看了看,就被丹景輝邀請過來。

「雲冰小姐,近來可好?」丹景輝還是忍不住試探了一句。

「景輝兄無須擔憂我,一副皮囊而已,還不能到了影響我道心的層次。」武雲冰笑了笑,不過眸子中還是有一絲陰霾。

道陵很想笑,肚皮都一陣抽筋,這時候一直柔軟的小手捏在他後背的皮膚上。

「很好笑嘛?笑一個我看看?」

「沒有,不好笑,不好笑。」道陵連忙擺了擺手,韻對這事一直非常的無語,要是武雲冰知道罪魁禍首就在這裡,不知道不知道還會不會如此的淡定?

「韻也來了埃」武雲冰的雙眸也看到了她,神情不由自主的高貴起來,淡淡的說道。

隨即她的眸子一轉,當注意到白衣少年的時候,她的雙眸都怒睜,上一次在青州的聚寶閣武雲冰可是被氣的不輕,就排出她一個侍女去擒他。

可是侍女一去不復返,派人去調查,卻沒想到意外死了。

「你竟然也來了。」武雲冰走了過去,陰聲陰氣的說道:「真沒想到你還敢來這裡。」

「怎麼?只能你能來,我就不能來嘛?」道陵聳了聳肩。

丹景輝搖了搖頭,上次他就警告過道陵了,沒想到還是那麼不知趣,看來人不經歷一些打擊,是無法收斂的。

武雲冰森冷的笑了笑,她還有在說話,在她的眼裡,道陵已經是個死人了,和一個死人去爭論,豈不是自降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