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七十章  踏入第五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  踏入第五關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武雲冰是這次煉丹大會冠軍的熱門人選,此刻她開始出丹,牽引很多人的心神,看到這顆金色丹藥,都忍不住咂舌。複製網址訪問

「乖乖,這丹藥好生可怕,蘊含旺盛的精血,可以幫助人洗髓伐骨,增強**1

「這是小蛟龍丹的改良版本,看來武雲冰踏入第五關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這麼多年了,終於有人走到這一步了1

四周的人無不嘆服,未來一位煉丹大師,甚至堪比武王洞的煉丹宗師要出現了,武殿這是要大興的徵兆。

「武殿的底蘊越發可怕,不知道未來誰能和他們分庭抗禮。」有人皺眉,武殿的野心非常大,一個武帝也就算了。

武殿還有三王存在,雖然被道斬掉一個,可那是排名最末的,而領軍的三王,就連武帝都嚴正以待。

更別說武殿神秘的聖女,現在又出現一尊煉丹奇才,可真是風雲變測。

不止是她出丹了,火靈珠也出丹了,這顆丹藥有千絲萬縷的火焰環繞,內蘊一顆紅色如血的丹藥,而且帶有驚人的靈動之氣。

「天哪,這是火靈寶丹1一個老人大吃一驚,認出這顆上古時代就絕跡的丹藥。

「修行火屬性功法的人一旦得到火靈寶丹,日後的修行會如魚得水啊,這丹藥的價值太可怕了1

「是啊,可是提升人和火焰的契合度,沒想到火靈珠竟然煉製出這顆丹藥1

很多人都在議論,接連問世三顆可怕的丹藥,令他們都發顫,特別是丹元武的小脫胎丹,更為不凡,好像是一顆小真龍。

「嘩眾取寵的東西,我倒你能煉製出什麼丹藥1武雲冰把小蛟龍丹拿在手裡,目光落在道陵身上,冷幽幽的說道。

道陵的冷眸瞥了她一眼,這掌指同時間顫動,緊閉的丹爐掀開了,能量風暴狂涌,淹沒了半邊天。

這是一顆丹藥騰空而起,帶著可怕的風暴,剛出世就亂天動地,這片天地都變成了大黑洞,精氣被一掃而光!

「果真是洞天丹,一旦出世就瘋狂吸收能量,不過這洞天丹

的強度有些可怕。」大長老撇了撇嘴,感覺先前真是看走眼了。

場面都呆泄,洞天丹一些人都聽說過,專門開闢洞天用的,洞天對於修士而言就是能量源泉,等於是性命,可以想象一下這種丹藥的可怕程度。

而在上古時代,這洞天丹是僅次於小脫胎丹的存在,可是這顆洞天丹的強度,則是有些可怕!

「這小子什麼來頭?」武王洞的眸子看過去,眼神驚疑不定,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能煉製出洞天丹,這種潛能,幾乎能和道媲美了

「族老,我查了一下,此人是青州的人,和韻有很大的關係,參加煉丹大會的時候,還和丹景輝對賭,而且此人和火神殿的人有些交情。」

他旁邊一個中年人低頭快速說道,武王洞微微點頭,內心也活絡起來,這種級數的煉丹師,一定要拉攏才行!

場面的喧嘩聲滔天,不斷有人開爐,各種丹藥交相輝映的出世,他們都不好斷定誰在是這一關的第一。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他們已經是奇才了,煉製五品奇丹只是底蘊的問題,最重要的是,能否闖入第五關!

從上古時代到現在,自然有很多人闖入第五關,特別是久遠的年代中,有人踏入第六關,甚至第七關

不過這歲月太久了,已經數萬載過去了,玄域的傳聞也非常稀少了。

「咦?這小子的丹藥?」此時不知道多少人匯聚在灰衣少年身上,莫名的感覺一種恐怖的元神氣息在爆發。

「元神丹藥1丹庭一下子站了起來,雙眸中閃爍不可思議的神色,到底是多強的元神,才能煉製出元神丹藥!

這種丹藥,就算是六品煉丹大師,都不敢輕易嘗試,所需要的元神靈藥他們都很難承受,可是一個少年竟然敢煉製元神丹藥?

在四周震驚的目光下,灰衣少年站了起來,背影孤寂,不緊不慢的把丹藥拿出來,直接就扔向第四關檢測的大門。

「這」全場都錯愕了,有些人很想走過去把他暴打一頓?難道他不知道把丹藥給外人觀摩一下,說不定就是第四關名副其實的冠軍埃

「這傢伙的元神太強了。」道陵的目光盯著灰衣少年,自始至終他都沒有懷疑過對方的煉丹術。

似乎察覺到這股目光,灰衣少年轉過頭對道陵微微點頭,他面前的大門也由此開啟了。

「他通過了,天哪,他到底煉製的是什麼丹藥?」

整個場面都炸鍋了,非常的不可思議,這才是黑馬,直接就邁入了第五關,自始至終都神秘無比。

武雲冰的臉色密布陰雲,這一次的比斗,超出她的預料,特別是道陵竟然也煉製出不弱於小蛟龍丹的丹藥,讓他很難介紹。

她手中的丹藥也扔過去,毫無疑問她也通過了,開啟了第五關的大門。

丹元武,火靈珠都通過了,場面都炸開了,這一次竟然有那麼多人通過,這代表著玄域丹道界將要大興。

道陵屈指一彈,把洞天丹扔到大門上,這個光門抖動幾下,也裂開了一個口子!

「又是一個少年,和灰衣小子差不多,兩匹黑馬啊1

大長老都倒吸一口涼氣,這次的丹會,超出他的預料,繼而哈哈大笑:「好好好,這一次我們玄域,終於可以拿出稱得上場面的煉丹師了1

「不錯不錯,終於可以出口氣了」丹庭也是笑道。

韻嘆了口氣,她走了過去,撇嘴道:「你這傢伙,樣樣都超過我了,唉」

道陵捎了捎頭,走上去說道:「沒辦法,誰讓我是天才。」

「你臉皮什麼時候那麼厚了?」韻噗嗤一笑,笑的花枝亂顫。

丹景輝的手臂在微微發顫,這一幕在他預料之外,可以用奇來形容,敗得太徹底了,由始至終他都輕敵了,有一種很大的挫敗感。

「我輸了,給你。」丹景輝搖了搖頭,扔出去一個玉葫蘆,落幕的離開這裡。

「呃..」道陵把這葫蘆丹液拿在手裡,看著背影孤寂的丹景輝,他砸了砸嘴:「人經過打擊才會成長的。」

聲音傳了過去,丹景輝的軀體微微一顫,沉寂一會說道:「我不會放棄的,早晚有一日我會光明正大的擊敗你。」

「那就祝你好運了。」道陵咧了咧嘴,他知道能勝過丹景輝,完全是因為青銅丹爐。

「大哥竟然輸了」

丹景榮一個趔趄就暈了過去,感覺前途一片灰暗。

「小子,別以為能闖過第四關,就開始得意。」

武雲冰冷漠的聲音傳了過來,對於第五關她的把握非常的可怕,底氣都攀登到頂峰層次。

她的眸子也瞥了一眼韻,冷笑道:「你還是不行。」

聞言,韻的雙眸看著她,靜靜道:「那就讓我的小弟子擊敗你吧。」

道陵的臉有點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