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三百七十八章 妖神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八章 妖神令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四周的人心驚肉跳,感覺到一種寒氣,武殿的十大高手是何等的尊貴,可是現在一個隨從都敢折辱他。

「不虧是丹會的冠軍,他的隨從都敢折辱武宏深,令我佩服。」

有人擊掌陳贊,在外人眼裡煉丹師都非常可怕,可是在某些奇才眼裡煉丹師就好似一個雞肋的職業,雖然能煉製出丹藥,但是他們卻把這類人看成一個工具。

而丹會冠軍的做法,徹底顛覆他們的觀念,原來煉丹師也是可以擊敗武道奇才的。

武宏深目眥欲裂,氣得胸膛劇烈起伏,根本就想不到,一個隨從都如此可怕,那麼對方的來頭肯定不簡單。

道陵高坐在行宮內,通體金輝刺目,猶如一尊神陽懸挂,爆發著恐怖的威嚴之氣,一個眼神都令人頭皮發麻。

「住手。」

這時候,遠處傳來冷喝聲,這是一群武殿的高手走過來,帶頭的是一個老人,看到躺在地上的武宏深,內心都是一冷。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傷我們武殿的人,活膩了不成1這個老人震怒,對大黑虎冷冽道。

大黑虎趾高氣揚的抬起大腦袋瓜子,有鄙夷的眼神看著他,炸吼道:「你這個老不死的叫什麼叫?你們武殿的人膽子也太大了,連本王的主人都敢招惹,這簡直是死罪啊,放在我們族內是要抽筋扒皮的下場1

老人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下來,不過大黑虎的話讓他忌憚無比,剛才他一直在遠處旁觀,想看看事態會發展到什麼地方,他沒想到一個隨從都敢下死手。

不過對方如此的強勢,動不動就要斬掉武宏深,莫非來頭很大不成?

「這裡可不是你們族內,這是我們武殿1老人開口了,語氣也柔和幾分,要試探試探他們的底細。

「武殿又如何?要是我主人族內的強者降世,你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1大黑虎睥睨天地,非常不屑的說道。

「哼,好大的口氣,老夫也想知道知道,你們族內的強者有多麼可怕。」老人也有些惱了,感覺大黑虎的話太過了。

「哼,一個武殿小小的人物都敢指責我的奴僕,今日真是漲見識了。」

整個行宮都抖動起來,裡面傳來一陣威嚴的聲音,這是一個金色影子坐在內部,雙眸開合間金色閃電橫劈,爆發出洶湧澎湃的波動。

他呼吸間四野都變成烏黑色,像是要崩開,有一種毀滅波動在爆發,令人都心驚膽顫。

「什麼?好強的少年1老人吃了一驚,感覺到一種恐怖的武道氣息在蔓延,對方就好像一個少年天神盤坐在內部,令他有些發顫。

「老不死的你要完了,本王的主人一旦發怒,註定要伏屍百萬1

大黑虎咆哮起來,渾身晶瑩的毛髮都根根的炸立,凶栗氣息可怖。

「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老人的心神驚疑不定,煉丹術高超也就罷了,可是對方的武道修行也如此可怕,到底是什麼樣的勢力才能培養出這樣的奇才?

武宏深的臉色非常不好看,這行宮裡面的散發的氣息令他膽顫,感覺三王到來一般,絕對是一個恐怖的人傑在發怒。

不得不說道陵的表現,震懾一群武殿的強者不敢蠢蠢欲動,在沒搞清楚對方的來頭之前,他們都不想招惹麻煩。

現在武殿可是多事之秋,一個『道』也就罷了,要是在招惹上一位丹道界的奇才,可不是什麼好事埃

「夠了,誰讓你們到這裡來的?」

一聲冷漠的聲音在此地炸響,這是一個影子投射過來,赫然是武王洞來了,他的臉色陰沉,這次的事情超出他的預料。

武宏深一陣頭皮發麻,這次在武殿族地內大敗,連忙都丟光了,估計這事情發生就傳出去,一個笑柄就在武殿誕生了。

「武前輩您給評評理,這傢伙上來就對我大打出手,也不把我們煉丹師放在眼裡,這簡直是侮辱我們丹道界的人埃」

道陵騰騰的走下來,手指點向武宏深說道:「您一定要為此事做主埃」

眾人都石化了,根本沒想到丹會冠軍會倒打一耙,分明是你把人家打的倒地,隨從有折辱了他,現在卻說武宏深多麼的不是…

武宏深的臉色都變成豬肝色,低吼道:「小子你別胡說,我什麼時候不把煉丹師放在眼裡了,你把話給我說清楚1

「哼,剛才你趾高氣揚的讓我過去,感覺我是你的奴僕似得,你把我這個丹會冠軍看成什麼了?呼來換去的,哼1

道陵冷哼起來:「還有,剛才可是你先動的手,我看你就是用心不良,是不是羨慕我的天賦?」

看著自吹自擂的少年,四周人的臉色都有些不正常,武宏深差點氣死,臉紅脖子粗的吼道:「休得胡言,我剛才分明邀請你過去,你反而一而再的拒絕我,我看你是沒把我們武殿放在眼裡1

「大膽,竟然敢對本王的主人不敬,我看你是活膩了1

大黑虎一下子立了起來,大聲咆哮,令四周的人直發抖,這頭虎精活膩了不成,武王洞就在這裡,還敢大放厥詞?

武王洞的臉色也沉了下來,這幾個傢伙未免太把自己當回事了把?

「你這頭虎精,敢威脅我們武殿的奇才,我看你才是活膩了1剛才的老人指著他厲聲道。

「找死1大黑虎的大腦袋瓜子猛地揚了起來,張嘴猛地一嘯,吐出一大片黑雲,夾雜著一塊烏黑的令牌旋轉。

這令牌有些詭異,有一種非常恐怖的妖氣在爆發,令人骨頭髮寒,上面摹刻者妖神兩個字。

「這是什麼東西?」有人吃了一驚,感覺這塊令牌有些可怕。

「妖神令1武王洞的神色大變,這塊令牌太古老了,他偶然見遇到過一次,這乃是妖域極其恐怖的令牌,一旦亮出來,絕對會引起巨大的震動。

「掌握妖神令的隨從?」武王洞一陣心驚肉跳,立馬對武宏深呵斥道:「混賬東西,把老夫請來的客人都打擾了,你給我去面壁思過去1

他的衣袖猛地一抖,就把武宏深給卷飛了,這讓武殿一群人錯愕,不知道大黑虎拿出的是什麼玩意,惹得武王洞都忌憚無比。

「大黑拿出的令牌是什麼玩意?」道陵也是皺眉,感覺這個令牌的威能了不得。

大黑虎的鼻孔都噴出囂張的氣焰,一副唯我獨尊的樣子,喝吼道:「還是武老明事理,錯了就要懲罰,有病就得治1

武殿一群人的臉皮都是一抽,反而武王洞則是和顏悅色的說道:「說的不錯,我武殿乃是玄域的大勢力,門下怎麼會出現囂張跋扈的人。」

「大黑到底拿出來的是什麼東西?」道陵抓破腦袋都想不通,這個令牌的威能怎麼如此可怕?

「好了,這事情就到此結束吧,眼下聚會已經開始了,你們年輕人都去吧。」

武王洞打了個哈哈就消失在此地,剩下的人都是相互對視一眼,皆是邀請丹會冠軍去參加聚會。

「大黑,剛才那個令牌哪裡弄來的?」道陵不動聲色的傳音道。

「時間太久遠了,好像是一個老傢伙哭著求著送給本王的。」大黑虎非常隨意的開口,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

道陵的拳頭緊握,有種把大黑虎吊起來暴打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