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四百零二章 妖域至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二章 妖域至尊!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兩個影子出現在火靈城,不知道引起多大的轟動,很多奇才都膽顫,感覺到一種不容抗拒威嚴氣息。

他們似乎是天神在行走人世間,有著尊貴到骨子裡的氣息在蔓延,很難想象這種氣息是如何養成的,哪怕是養尊處優的大人物,也沒有這種氣度。

特別是這個青年,開闔的眸子爆發恐怖波動,整個人都如同一尊紫色太陽,略微透出的氣息,都令人膽顫。

他走上前去,睥睨天地,對四周的行人,帶著一種輕視,就算一些強者都不例外。

這個妙齡女子也非常可怕,俯覽這裡的行人,好似屹立在雲端之上,這四周的形形色色,對她而言,就算山田裡面行走的農夫和野獸。

「他們?他們是誰?」有人發顫,這是一尊奇才,但是面對這兩個人,卻有一種跪在地上膜拜的衝動!

「這兩個人?」大黑虎的眸子驚疑不定。

道陵非常錯愕,他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把這兩個人煉化的衝動,這種衝動,平生以來第一次發生…

「怎麼會這樣?」道陵皺眉,這兩個人很強,這點是毫無疑問的,修行不知道強過他多少,可是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好恐怖的兩個人,我一絲一毫的深淺都看不透,道陵你要是遭遇他們,一絲的勝算都沒有,他們的修行太可怕了1

獨眼龍心驚膽顫,這還是兩個年輕人,可是他感覺比強者還要可怕,那種尊貴到骨子裡的傲氣,也令很多青年才俊自慚形穢。

整條街都寂靜無聲,沒人敢議論,直到這兩個人離開這裡,場面中的人,都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有人甚至都癱瘓在地上,大口喘息。

「可怕,單論這種氣度,就壓迫的人不敢有抵抗的念頭1道陵的拳頭微握,他們很可能,不是玄域的人!

「施主,你與我有緣,小僧現在有些事,改日我們再敘。」這個小和尚又來了,一板一眼道了一句,就非常詭異的消失在天地間。

「鬼才和你有緣。」道陵滿臉的黑線,不過這個小和尚的實力,非常可怕!

「看來佛域的禿驢都來了,道陵你小心點這些人,太邪門了。」獨眼龍撇了撇嘴。

「佛域都來趟這趟渾水了,這一次陰陽老祖的坐化之地開啟,應該是真的1

道陵的眸子微微閃動,他們在這條街上等待,現在整個火靈城都爆滿了,有個站著的地方就不錯了。

一直到第二日的時候,整個火靈城都爆發很大的轟動,看到可怕的人來了。

這是城中心在震蕩,一個巨大的虛空通道開啟了,湧現出非常恐怖的能量波動。

「天哪,這是太古時代的虛空大陣,可跨域傳送,已經有數千年沒有開啟了,這是誰動用了這種虛空大陣1

全場都爆發驚呼聲,跨域傳送陣可不是誰都能打開的,這需要極品源當做能量源泉才可以,只有天地間的大人物才會用這種大手筆。

在無數道目光的鎖定下,開啟的虛空中爆發恐怖滔天的波動,隱隱的,那層層才迷霧中,有一個影子透了出來,令人肝膽欲碎。

這是影子極度的恐怖,似乎站在遙裕透出來一絲殘影,壓的人膽顫。

「好強1道陵都是倒吸一口涼氣,這些人太可怕了,在玄域可以壓過最頂級的一群人,這就是玄域和其他大域的差距嘛?

「是妖域的年輕至尊1獨眼龍驚悚,有年輕一代的至尊來了,這是要挑起跨域大戰嘛?

全部都轟動,看到一個金色影子從虛空通道裡面走出來,身披黃袍,頭戴紫金冠,腳蹬龍鞋。

他走動間,天地間衍生出一種恐怖的威壓,猶如一座太古大岳墜落下來,令很多人的雙腿都在彎曲,要跪地迎接。

「這些域外的人也太囂張了吧?」道陵的眸子湧出一絲冷色,大張旗鼓的到來,帶著少年至尊的壓力,這是想令玄域的人膜拜它們嘛?

「囂張..」大黑虎嗤笑:「等你踏入玄域絕頂層次,你就知道這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了。」

古泰的面色凝重無比,這個妖族的年輕至尊太可怕了,看不清真容,但是透出的波動,卻強橫無匹。

「我怎麼感覺我們玄域像是鄉巴佬,這些域外的人過來,都想踩我們一腳。」小胖子捎著頭道。

「這就等於一個上古世家的傳承人物跑到鳥不拉屎的原始部落,都是眼高手低,還不是因為這個原始部落,沒有鎮得住場面的人?」

大黑虎冷笑,玄域很多強者的臉色都不好看,隱隱的他們看到這個金色影子透出一雙睥睨天地的眸子,對四周的一切,不肖一顧。

當然,這不是一個人,還是有很多妖域的天驕到來了,駕臨天地間,有一種輕視的目光環顧玄域的修士。

「這就是玄域?果真和傳言的一樣,是一個原始部落。」一個妖族的奇才輕蔑一笑:「沒有拿得出的高手。」

「玄域不值得稱讚,我們能來這裡,已經是他們的榮耀了。」

它們在點評,口氣非常大,甚至一些神山的生靈,他們都不放在眼裡。

「他們在嘲笑我們?明明是來我們玄域爭奪造化的,卻是這種眼神看著我們?」有人握拳,非常的憤懣。

「武帝在哪裡?為什麼不見他出來1

「這種關頭了,武帝應該站出來,他可是我們玄域的第一人,不應該不露頭1

「還有川霸在哪裡?我們玄域的神體怎麼不出來,卻讓這些域外的人囂張。」

「都想著內鬥,現在還要殺道,你看看這些域外的人,太囂張了,根本就沒有用正眼看我們1

很多人都不滿,但是不敢議論出來,害怕招惹殺劫,他們也都期待有玄域扛鼎的修士站出來,和這些域外的人對決。

「這傢伙不是赤火靈鳥嘛?」道陵微微皺眉,目光巡視在和妖域一起出來的一頭靈鳥。

「它怎麼和妖域的人混在一起了?」道陵砸了砸嘴。

「聽說你們玄域有一塊陰陽道石,不知道是誰掌握的,拿出來一觀1

終於,一個青年開口了,穿著一身銀袍,整個人都非常強橫,赤火靈鳥還老實巴交的站在它肩頭上。

它的話非常強勢,直接在這裡開口要觀看陰陽道石,有一種不容抗拒的威嚴。

場面驟然間一冷,沒有願意回答他。

「怎麼?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了嘛?玄域的人真是太弱了,不行的話都滾吧。」銀袍青年冷冽開口,對玄域的人非常輕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裡。

這聲音讓玄域人的臉色非常難看,這是在折辱整個玄域,很多人都憤怒,但是沒人站出來。

「真是無趣…」

看到沒人說話的場面,這個銀袍青年譏笑:「那就等秘境開啟的時候,在和你們好好玩玩。」

「想要陰陽道石?」道陵的雙目看著這個青年,在心裡哼了一聲,剛要閉目養神的時候,他的眸子遽然一縮。

這天地間,浩浩蕩蕩的威壓傳了過來,似乎隔了萬古時空。

這是一個人從虛空中走過來,隔了不知道多少距離,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行走,但是卻攜帶者浩浩蕩蕩的威壓。

他宛若一個年少聖者在域外星空行走,威壓人世間!

武帝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