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向晴的美好重生>第456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56章

小說:向晴的美好重生| 作者:我的夢幻曲| 類別:女生小說

許向晴和林朝陽趕到醫院的時候,李雲天正在搶救室,他的那些父母親人正焦急的等在走廊上。

得到消息的周殊清也在,看到許向晴他們到了,急忙走過去。「朝陽,向晴,你們兩個來啦。」

「雲天他怎麼樣了,傷的很嚴重嗎?」對於李雲天的情況,林朝陽很是關心。

周殊清嘆氣搖頭,「雖然不至於有生命危險,臉也沒事,可是身上被硫酸傷的很是厲害。醫生正在處理,這可算是毀容了。而且最讓人擔心的是,手上面積太大,要是感染可就麻煩了。」

「怎麼傷的那麼重,怎麼就不小心一點。不過誰能想到那個女人會做出那樣瘋狂的事情,人抓起來了嗎?」彭雅麗既然有膽做出這樣的事情,那就要接受懲罰,絕對不能放過。在林朝陽看來,李雲天太不小心了,不過現在救人要緊。

「人已經送到警察局了,肯定不會放過那個女人的,不過看著雲天這樣受罪,心裡真的很難受。」周殊清和李雲天那也是從小的玩伴,二十多年的朋友了,看到李雲天傷的厲害,心裡不是滋味。

許向晴雖然沒有周殊清和林朝陽對李雲天那樣深的感覺,可是對李雲天的印象很好,之前也對她很是照顧,所以許向晴也做不到只是旁觀什麼也不做。「等大哥從手術室里出來了,我看一下他的傷,看看能不能配點葯。」

「雲天那個傢伙一向都是很重視自己的形象的,看看有沒有辦法讓他的皮膚盡量恢復。要是變醜了,他估計會受不了的。」想想李雲天那麼帥氣的一個人,以後會渾身的傷疤,周殊清真的是很難過。雖然知道許向晴的醫術好,但是周殊清覺得肯定也無法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李家到底是有身份地位和人脈的,除了正在給李雲天處理傷口的幾個專家,沒多長時間,胡啟正又帶著好幾位醫生過來。胡啟正見許向晴在微微笑了一下,不過還是先去和李家人打招呼。「傷者燒傷面積很大,估計之後要做植皮手術,這兩位是這方面的專家。」

李家人和幾位醫生去辦公室聊李雲天的病情以及商討治療方案,不一會胡啟正出來了,朝許向晴招手。

許向晴快步走過去,「老師,您也來啦。」

「李雲天和林家周家的小子是朋友,你在這也正常。正好我也準備聯繫你,一會我帶你去看看李家小子的情況,你看看有沒有辦法。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醒來看到自己的身體估計會嫌丑的。」胡啟正雖然沒見李雲天,但是也能想象出他的慘樣,心裡是真的覺的可惜。

一直在手術室外面等著,很是焦急。胡啟正問了一下裡面的護士處理手術還需要多久,結果得到的答覆是一兩個小時。胡啟正乾脆也不等了,帶著許向晴換好了衣服之後進了手術室。

許向晴看到了李雲天,即便是打了麻醉,依舊很痛苦的樣子。許向晴看了一下被硫酸潑到的皮膚,真的是慘不忍睹。

許向晴皺著沒有離開的手術室,看到她這樣的表情,林朝陽和周殊清還以為許向晴也束手無策了呢。「向晴,雲天的情況怎麼樣,能有辦法嗎?」

「皮膚傷的很是厲害,這種情況之前沒治過,我也只能研究一下燒傷的幾個藥方,也許能起到作用。至於效果,我沒法保證。」許向晴想著回去之後到空間里找一下辦法,之前好像看到過一些被火燒傷之後恢復容顏的方子。

許向晴和林朝陽一直在醫院待到晚上,李雲天的手術結束了,被推到了重症病房,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人還沒有醒過來。人都留在醫院也幫不上忙,林朝陽就看車送許向晴回家。

因為李雲天受傷,心情沉重,一路上許向晴和林朝陽都是保持著沉默的。到了家門口,林朝陽很是紳士的幫忙開門,然後護著許向晴下車。「向晴,累了一天,回去好好休息。想辦法一直雲天重要,但是也別把自己累壞了,我會心疼的。需要什麼藥材,或者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就說。我是你的男朋友,千萬別客套。」

林朝陽知道許向晴會想盡辦法全力以赴的救治好友李雲天,所以他才叮囑許向晴多照顧自己,因為許向晴是個很拼的人。

許向晴溫順的點點頭,自己回家之後做什麼林朝陽又不會知道,所以她沒壓力的答應。原本以為林朝陽囑咐完了這幾句也就結束了,沒想到下一刻自己又被林朝陽摟在懷裡。

「林大哥,趕緊鬆開,這是家門口,有監控的,讓那些人看見會笑話的。還有我爸媽要是出來看到了怎麼辦?」許向晴覺得不好意思,試圖讓林朝陽鬆開自己,可是林朝陽卻是很享受的樣子,不捨得放手。

「完全不用擔心,丁大寶那些傢伙不敢亂說話的。他們要是這點眼力見都沒有就把他們開了,我再給你找更好的。要是讓叔叔阿姨看到了我就告訴他們我們是在談戀愛,又不是我太差拿不出手。別推開我,就讓我抱著你安靜的待會。」

有些時候說話很準的,就像預報。林朝陽的話剛說完,大門吱的一生被打開了,許向晴急忙把林朝陽推開。許向晴轉頭,然後就看到了母親王晶從門裡面走出來。「媽,這麼晚了你怎麼出來了。」

「這麼晚了見你還沒回來就出來看看,感激進屋吧,現在晚上還是有點涼,別感冒了。看樣子你又麻煩朝陽送你回來,要不要一起進去坐會。還有你們吃晚飯了沒有,我包里混沌,冰箱里還有,煮一下就能吃。」王晶和往常一樣嘮叨著,招呼女兒和林朝陽兩人進屋。

可能是因為和林朝陽的關係剛從朋友變成男女朋友,許向晴還沒有做好思想準備,角色轉換沒有完成,這會在母親面前和林朝陽待在一起,總覺得有點不自在,有點心虛。

林朝陽也是看出來許向晴的小彆扭,心裡呵呵的笑了,但是依舊很是體貼的在許家吃了一小碗混沌之後沒有多逗留就離開了。

王晶畢竟是過來人,兩個年輕人之間的氣憤和從前完全不同了,等林朝陽一離開,馬上轉頭用審視的眼神盯著許向晴。「你和林朝陽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總感覺怪怪的。」

許向晴立馬搖頭否認,「媽,你想多了,什麼事情都沒有。因為李雲天大哥出事被人潑硫酸,我們都替他擔心,所以心情不好的緣故。」

「心情不好會兩個人抱在一起嗎,我是到監控室看到了監控然後才去開門的,只是沒當場拆穿你們而已。別給我否認,我還沒有老眼昏花。趕緊的給我老實交代,你自己不是說過不會和他交往只是當朋友嗎?」

現在這種情況已經是瞞不住了,許向晴也只能對媽媽王晶老實交代了。「就是林大哥突然間說喜歡我要交往,我反對過,可是他就是很霸道根本不聽,所以沒辦法就答應相處試試。我現在心裡也很是混亂,所以您也別問太多了。」

許向晴是真的很混亂,以前是自己決定不和林朝陽發展除了普通朋友之外額關係,結果自己昨天不到半天的時間就投降答應了林朝陽交往的要求。別說其他人,就是許向晴自己都覺得發展的太快了。而且林朝陽真的是讓人招教不住,昨天到現在不過兩天就被他吻了兩次,擁抱已經數不過來記不清了。

想到那兩個吻,許向晴的臉一下子紅了。「媽,我先回房了,李大哥受傷了,我還要查資料配藥呢。」

許向晴說完這句話就準備起身離開回自己的房間,可是王晶一把拉住了她。「林朝陽是個優秀的年輕人,你們談戀愛我不反對,可是你是女孩子,要學會保護好自己,有些事堅決不能做,知道嗎。以後要是林家的人反對讓你受委屈了也別一個人悄悄的哭鼻子,記得你還有爸媽呢啊。」

許向晴知道,媽媽的心裡在為自己擔心。林家那是普通老百姓抬頭仰望才能看到的人物,想要得到那些人的認可,真的和林朝陽最終走到一起,註定不會一帆風順的。

「媽,我已經成年了,不是小孩子,會至於分寸的。你們放心,無論我在那都絕對不會讓自己委屈了的,誰要是欺負了我,肯定狠狠的回擊。」許向晴給了媽媽王晶一個大大的擁抱,也是她作為女兒對媽媽愛的一份表達。

許向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進屋鎖好門就去空間里去找醫書了。彭雅麗向李雲天潑硫酸是為了報復,因為是林雲天出手整垮了田家。可是那件事情不是李雲天一個人做的,她許向晴也是有份的。可是如今那份後果那份痛苦是李雲天一個人在承受,許向晴心裡是有些愧疚的。不管需要的藥材多麼珍貴,不管工序多麼複雜,許向晴都決定找到讓李雲天恢復的方法。

王晶回到室的時候許忠輝已經睡下了,可是王晶心裡想著是,翻來覆去睡不著,還把許忠輝給吵醒了。「你是怎麼了,就跟煎魚似的動來動去的,又有什麼事情想不開了。」

丈夫問了,王晶也不會瞞著,就把女兒許向晴和林朝陽在交往的事情說了。「以前我也想過如果林朝陽是咱們的女婿就好了,可是自從知道他的家世,覺得不合適了。咱們這樣的家世在人家眼裡不值一提,我擔心將來有一天咱們的女兒會受傷會受委屈的。」

許忠輝沒有馬上說話而是沉默了一會,「現在女兒決定要交往了,咱們做父母的也沒理由反對,林朝陽本來就是很優秀。他們現在都還小,要是將來真的能到結婚的那一步最快也是幾年以後的事情了。為了女兒,咱們也別只想著享受,乾脆再奮鬥幾年。咱們家的事業做得再大些,再參加些公益活動提升一下知名度,那樣應該對女兒有幫助。」

關鍵時候許忠輝的頭腦是很好用的,他的想法王晶都表示贊同。「正好這些日子整天無所事事閑著也覺得沒意思,就晚幾年退休。明天就給唐雷打電話,看看是不是北京也開幾家分店,也辦間幼兒園。回頭也去孤兒院看看,能幫的就幫幫,也算是積福了。」

第二天一早,許向晴剛吃完早飯,門口有車喇叭的聲音,是林朝陽來了。「向晴,都收拾好了嗎,我們去醫院看看李雲天,然後我送你去學校。」

因為心裡惦記著李雲天,許向晴也沒在家磨蹭,和林朝陽一起往醫院趕。今天李雲天已經想過來了,可是在得知自己的病情之後,他整個人好像瞬間傻掉了,沒有大吵大鬧,一句話不說,只是盯著天花板發獃。

這樣沒有喜怒,心死如灰的樣子,真的是讓人心裡難受。李雲天的父母一直守在病房裡,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兒子。李雲天的母親坐在床邊抹眼淚,真的是傷在兒子身上,痛在父母的心上。

許向晴隨著林朝陽進了病房,然後禮貌的朝長輩問好。許向晴看得出李家的父母也是希望有人能勸勸開導李雲天,可惜沒人成功。

許向晴從包里拿出一個小盒子然後走到李雲天的床邊。「李大哥,我昨天配了藥膏,可能對你恢復健康有幫助,要不要試試。有美容養顏的功效,用在你受傷的身上,應該可以消除一些燒傷的痕。我知道你是最注重形象的,這個肯定需要。」

聽到許向晴的話,李雲天的眼神變了,不再是獃滯的,有了反應。李雲天的父母也是知道許向晴的一些情況,沒有覺得許向晴亂來,反而很是開心。

「兒子,向晴的醫術可是出神入化了,植物人都能就得回來,你的這點小傷不算什麼,一定有辦法的。」李雲天的父親如此安慰兒子,希望他不要失去信心。

許向晴把李雲天胳膊上的繃帶拆了,然後把小盒子打開,用棉簽站著藥膏在傷處擦拭。擦完了藥膏,重新用乾淨的紗布包裹起來。

藥效究竟如何,許向晴這個配藥的也不清楚。不過葯就算是沒有作用也不會有傷害,所以想請才敢給李雲天用。

「先是這個胳膊用這個藥膏,看看效果,如果有效果我再多配一些,若是不管用,我回去再修改藥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