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神級農場>第八百九十四章 少女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九十四章 少女秘密

小說:神級農場| 作者:鋼槍里的溫柔| 類別:玄幻魔法

夏若飛連忙帶上藍牙耳機,接聽了手機:「馬先生1

「夏生,不好意思啊!讓你久等了。」馬志明說道,「主要是時間有點晚,聯絡朋友不太方便。」

夏若飛微笑說道:「該說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對,這麼晚了還打擾你和你朋友。」

「夏生可千萬別見外1馬志明連忙說道,「夏生,我聯絡了幾個好朋友,其中一個剛好在滇省的瑞州市參加翡翠公盤,瑞州靠近中緬邊境,在那邊購買翡翠玉料會很方便,我那個朋友在瑞州還是比較混得開的,他會幫你搞定翡翠原料的事情。」

「那真是太感謝了1夏若飛說道,「馬先生,這次真是謝謝你了1

說實話,馬志明能在大半夜一個電話就被叫起來,然後立刻不遺餘力去找朋友幫忙,夏若飛的確是非常感動的。

「不客氣不客氣……」馬志明笑呵呵地說道,「我那個朋友的聯繫方式稍後發給你。剛好這幾天在瑞州有一個規模挺大的翡翠公盤,夏生如果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去玩玩1

「好的,好的。」夏若飛說道,「那我明天直接飛春城1

馬志明連忙說道:「夏生,距離瑞州市最近的機場不在春城,在宏州,我剛才順便幫你查了一下航班,明天上午十點多有一班從潭州直飛宏州的航班,我已經幫你訂了一張機票,你明天直接去機場就好了1

「這……」夏若飛感悴恢道該說什麼好。

這服務也太周到了吧!

馬志明又解釋了一句:「我們家的飛機老爺子剛好在用,不然我今晚就直接調到潭州去為你服務了1

「不不不,馬先生,這已經很讓我不好意思了,其實我可以自己訂機票的……」夏若飛說道。

馬志明笑呵呵地說道:「夏生就不必跟我客氣了!對了,你還有沒有什麼朋友要一起去的?我這邊幫你一塊訂票。」

「沒有了,沒有了,就我一個人1夏若飛連忙說道。

「那行,我稍後把我朋友的聯繫方式發給你1馬志明說道。

「好!馬先生,那你也早點兒休息1夏若飛說道。

掛了電話,夏若飛摘下藍牙耳機丟在儀錶盤前,心裡也一陣感慨,馬家對他真是沒話說,不管人家是出於報恩或者其他原因,夏若飛是承他這個情的。

夏若飛驅車來到潭州市區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半了。

他乾脆也不去找酒店了,直接把車開到租車行附近找了個車位停下來,然後從靈圖空間里取出一床被子,鑽進後排座裹著被子湊合著睡會兒。

主要是宋薇已經被他安置在靈圖空間裡面了,就他一個人實在沒必要那麼麻煩。

說起來這樣的條件已經非常不錯了,夏若飛當兵的時候,經常在荒郊野外就裹著一件雨衣,照樣睡得很香。

早上八點多鐘,夏若飛醒了過來。

他從空間里取出牙膏牙刷毛巾,又打了一盆靈潭水,下車在路邊簡單洗漱了一下。

然後夏若飛收拾了一下東西,把放在車裡的東西全都收進了靈圖空間內。

夏若飛看了看時間,租車行應該上班了,於是就駕車過去,用最快的速度把車還了。

辦完手續出來,夏若飛直接在租車行門口打了個車,直奔潭州機常

馬志明為他定的那個航班是十點三十五起飛,他趕到機場的時候剛剛九點半,時間很充裕。

夏若飛直接到值機櫃檯去換登機牌,不出所料,馬志明為他定的是頭等艙,很快就有專門的服務員領著夏若飛從貴賓通道過了安檢,並且把他帶到了貴賓候機室。

距離登機還有一點時間,夏若飛習慣性的掏出手機來想新聞。

就在他點亮手機屏幕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一個事情:從宋薇進入地宮到現在,已經一天多時間了,這麼長的時間裡很可能她的家人、朋友會聯繫她,如果一直沒有回復,難免就會讓他們擔心。

如果宋啟明發現自己的寶貝女兒失聯了,肯定會馬上發動人脈進行尋找的。

一想到這,夏若飛有些坐不住了。

他皺著眉頭沉吟了片刻,就作出了決定,將神念探入了靈圖空間中……

山海境,山洞石室。

一部手機從宋薇的口袋裡慢慢地出現,然後懸浮在了宋薇身側,接著空間無形之力觸碰了一下電源鍵,手機屏幕頓時被點亮了。

夏若飛心裡說道:還好宋薇的手機續航能力還不錯。

當然,更讓夏若飛欣喜的是,宋薇的這部手機是有指紋解鎖功能的,如果是純密碼解鎖,那他也只能幹瞪眼了。

夏若飛心裡默默地說道:宋薇同學,事急從權,你可千萬別怪我擅自拿你手機啊!

他一邊想,一邊操控著空間無形之力。

山洞石室內,宋薇的左手慢慢地抬了起來,然後手機湊向了她的一根手指……

連續試了好幾次,在試到右手食指的時候,手機順利解鎖。

夏若飛把手伸進褲兜里,然後將手機從靈圖空間內取出抓在手上,再從褲兜里把手拿出來。

他先看了一眼電量,發現只剩下百分之十幾了,還好宋薇用的也是蘋果手機,和他的手機充電器是通用的,這樣夏若飛也就免了到宋薇的行李中去翻找充電器的麻煩。

夏若飛直接把手伸進他帶著裝樣子的一個小背包,然後從靈圖空間中取出自己的充電器。

貴賓候機廳的每個座位旁邊都有充電的插座,夏若飛把充電器插好,一邊給宋薇的手機充電,一邊查看了起來。

果然,宋薇的微信里有十幾條新消息。

夏若飛打開了飛快瀏覽了一下,有的應該是朋友、同學之類的發來的,他就沒有去點開——這類消息晚幾天回復,甚至是不回復問題都不大。

另外還有三條消息,是一個備註名為「母后」的人發來的。

夏若飛不禁眉毛一揚,點開了這個聊天窗口。

「薇薇,在外面旅遊要注意安全啊!還有,這兩天冷空氣南下,可別著涼了1

「這丫頭,在外面玩起來,連媽媽的「薇薇,你怎麼不回話?」

三條消息的時間各不相同,第一條是前天晚上十點多鐘發的,第二條是昨天上午九點多鐘發的,最後一條則是昨晚八點多鐘。

從文字來判斷,宋薇的母親發最後一條微信的時候,已經是有些擔心了。

夏若飛心思還是比較縝密的,他翻看了一下前面的聊天記錄,發現宋薇在微信里都是調皮地稱呼她母親為「母后大人」。

還好剛才沒有貿然回復,否則弄巧成拙,更要引起宋薇母親的懷疑了……夏若飛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他模仿宋薇的語氣回復了一條微信,大致的意思是自己在湘南省,跟大學同學徐媛媛在一起,昨天去山裡旅遊,手機沒信號了。

宋薇母親秒回了一條信息,語氣有些抱怨,說宋薇在外面玩得太瘋了,讓她早點回家。

夏若飛無奈之下又回了一條,說和同學一起到滇省去旅遊,這會兒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空姐要求關閉手機。

夏若飛的信息半真半假,即便是通過手機定位,也不會有什麼破綻。

回完這條之後,夏若飛就準備把宋薇的手機關掉。

他嘆了一口氣,這樣也不是長久之計,還是要儘快幫助宋薇恢復靈魂傷勢,否則再過幾天宋薇家人肯定會懷疑的。

就在夏若飛要關閉手機的時候,手不小心碰到了手機桌面上一個記事本的圖標。

夏若飛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那記事本已經打開了。

夏若飛連忙伸手想要把它關閉掉——畢竟這很可能是宋薇記錄的私人信息,自己擅自打開是很不合適的。

然而,他眼角的餘光還是掃到了上面記錄的內容,已經伸到home鍵上的手指不禁頓了一下,並沒有按下去。

這裡面好像是宋薇的日記,這一篇正是三天前寫的,應該是最近的一篇。

「明天就要跟那個傢伙一起去岳州了,他居然先從徐媛媛老公那裡打探到了古墓的地點,還真是有點小聰明呢!不過……他那麼聰明,怎麼就看不出我對他的心意呢?是不是男人一到這種問題上就會變得遲鈍?唉……不管怎麼說,能跟他一起經歷一場冒險,現在心裡還真是有點期待呢……」

夏若飛不禁瞠目結舌,他就算再遲鈍,也知道這一小段話里藏著的少女秘密是什麼了。

他愣了幾秒鐘,然後手忙腳亂地把這個記事本關閉,迅速清理了後台,甚至連充電都顧不上了,就像一個不小心闖禍的孩子一樣,把手機又送進了靈圖空間里。

接著,夏若飛獃獃地坐在沙發上,腦子裡一團亂麻。

最難消受美人恩,不管是鹿悠還是宋薇,甚至是鹿悠那個可愛的閨蜜江悅,都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但是對夏若飛而言這卻代表了一筆筆的情債。

尤其是宋薇,如果像以前一樣,兩人之間沒有太多交集的話,也許夏若飛還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可是現在的情況是,宋薇為了他的事情,跟他一起在地宮裡經歷了那麼多的危險,最後還因為自己照顧不周,兩人走散之後導致宋薇靈魂受損。

本來夏若飛心中就已經充滿愧疚了,現在不小心窺探到宋薇的秘密之後,他心裡就更不是滋味了。

夏若飛一直這麼獃獃坐著,甚至連廣播通知飛往宏州的航班開始登機,他都沒有聽到,還是一位貴賓候機室的服務員過來提醒,他才如夢初醒,連忙起身走向了登機口。

很快夏若飛就通過廊橋登機,在頭等艙坐下等待起飛的時候,他的心情比任何時候都迫切。

夏若飛也暗暗下定決心,這次不管需要用到多少翡翠玉料才能讓空間升級,他都要不惜代價買下來,哪怕讓自己的資產清零也在所不惜!

他乘坐的空客A320飛機終於獲准起飛,平穩滑行到跑道頭之後略作停留,很快就加速起飛。

經過兩個小時左右的飛行,中午十二點多,航班在宏州機場的跑道上平穩落地。

夏若飛背著簡單的背包獨自走出了國內出港廳。

一走出禁區,夏若飛就看到一個三十歲左右、留著板寸頭的男人舉著一張印著他名字的A4紙。

於是夏若飛快步走了過去,還沒等他開口,板寸頭身邊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就微笑著問道:「你就是夏若飛先生吧1

「我就是。」夏若飛看了一眼這個中年男人,問道,「你一定是余總了1

「鄙人餘明東,還請夏先生多多關照啊1這中年胖子笑得跟彌勒佛一樣,還雙手奉上了自己的名片。

夏若飛接過名片溫和一笑,說道:「不敢當!這次臨時決定過來購買一批玉料,倒是給余總添麻煩了1

「哪裡哪裡!馬總親自吩咐了,舉手之勞的小事而已。」餘明東連忙客氣地說道,「夏先生,我們先去瑞州吧!車子就在外面1

「好,到了這邊,一切就聽余總安排了。」夏若飛說道。

於是三人一起朝著機場大廳外走去,在去停車場的路上夏若飛和餘明東簡單的聊了幾句,知道剛才那個舉著名牌的板寸頭名叫石磊,是餘明東的司機兼保鏢,他也是一名退役的特種兵,身手非常不錯。

餘明東笑著說道:「這一帶靠近邊境,民風比較彪悍,而且有的地方還挺亂的,帶著磊子一起我心裡會安穩一點。」

實際上這些來滇省的玉石老闆們,幾乎沒有不帶保鏢的,一方面是有錢人都比較惜命,另外也是因為瑞州、宏州這一帶還真是挺亂的。

餘明東帶了一輛賓士商務車過來,三人坐上車之後,餘明東微笑著說道:「夏先生,這會兒也到飯點兒了,我在宏州市區的君豪酒店訂了位子,咱們吃頓便飯再去瑞州怎麼樣?」

夏若飛其實是不想有這些應酬的,不過現在的確是已經快要一點鐘了,總不能讓餘明東和石磊陪著自己餓肚子趕路吧?

於是他微微點頭說道:「那就麻煩余總了。」

接著夏若飛又說道:「余總,這批玉料我要得比較急,吃完飯之後,不知道您能不能直接帶我去供應商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