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章 柳暗花明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章 柳暗花明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九章柳暗花明

我沒想到事情會走到這一步。.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但我天生就不是怕事的人。我的人生信條是,沒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

我抬頭看著高跟鞋美女,想了下,正色和她說道,

「安總,我不是推卸責任!現在雖然是食物中毒,但也並不能說她就是因為吃西瓜引起的。如果醫院方面能夠證明,就是因為食用西瓜而導致的食物中毒。那我們願意承擔所有責任……」

我本來還有許多話要說。誰知高跟鞋美女忽然打斷我說,

「好啊,我同意你的說法。說吧,你都能負哪些責任?……」

我微微皺了下眉頭。高跟鞋美女看似普通的一句話,但實際卻給我挖了一個大坑。我只好又說道,

「至於責任,怎麼也得等到調查結果出來后,我們再詳細的談……」

高跟鞋美女嘴角上揚,露出了一種讓人難以捉摸的微笑。她看著我,反問說,

「但是,你們只是在這附近擺攤的。出了這個門,你們如果一走了之,到時候需要你們負責,我去哪兒找你們?」

高跟鞋美女的話已經變了味道。在她的眼裡,我和王哥根本就不是值得信任的對象。

我的臉色有些難看。剛想辯駁幾句,她卻沒給我機會,又繼續說道,

「所以,我的意見是你們先交一筆押金。如果是你們的責任,這押金就用於我同事的後續治療。如果和你們無關,那這筆錢我完璧歸趙……」

我還沒等說話,王哥在一旁小聲的問說,

「那你說得交多少錢啊?」

安總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說道,

「先交五萬吧,我會讓財務給你們出收據……」

「五萬?」

王哥驚訝的看著我,而我心裡也是咯一下。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就是當初我和陳嵐沒有分手的時候,我也沒有五萬塊。更別說這半年我把積蓄早都揮霍一空了。

高跟鞋美女似乎看出我倆的窘境。見我倆不說話,她慢悠悠的說,

「五萬要是沒有,那就先交三萬吧。你們不會是擔心,到最後不是你們的責任,我也不退錢給你們吧?」

三萬我和王哥也一樣是拿不出來。

我和王哥沉默。小助理忽然看著我說,

「卓先生,您不會連這點錢都拿不出來吧?」

以奧藍國際的規模和薪資結構。三萬塊,對於安總的助理來說,也不過是三四個月的工資而已。但她卻不知道,此時的我,連交房費都已經成了問題。別說三萬,就是三千我也拿不出來。

小助理的這句話讓我有些尷尬。沒有一個男人願意當眾顯示自己的無能。尤其還是面對著安總這樣的美女。

我自嘲的笑了下。拿起會議桌上的便簽和筆,在上面飛快的寫著。寫完后,我又從口袋裡掏出身份證,連同便簽,一同遞給對面的高跟鞋美女。

「安總,你的助理說的沒錯。我現在的確是拿不出這些錢!這上面是我的住址以及電話。還有我的身份證。有了這些,你總該相信我不會消失不見了吧?」

高跟鞋美女看著桌上的身份證和便簽,她一言未發。我身邊的王哥卻忽然說,

「卓越,不能把你的東西壓到這裡啊,要不還是報警吧,讓警察來處理吧……」

一聽報警,高跟鞋美女抬頭看了我一眼。我笑著搖了搖頭。其實在之前,我就想過通過官方來處理這件事。但我並不認為那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高跟鞋美女把身份證和便簽遞給身後的助理。接著她站起來,看著我,淡淡的說道,

「你們回去等消息吧。醫院那面的報告一出來,我會讓助理聯繫你們的……」

說完,她優雅的帶著助理離開了會議室。

回到瓜攤。嫂子正焦急的等著我倆回來。一見到我們,她便焦急的問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王哥就把剛才的事情一一講給她聽。

而我從保鮮櫃里拿出一盒西瓜,坐到一邊的台階上。一邊聽王哥講,一邊吃著西瓜。

王哥講完后。嫂子嬌美的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色。她回頭看著我,擔心的說道,

「卓越,你說會不會是某個西瓜壞了,我和你王哥沒發現。又正好被那人吃到?」

我微微搖了搖頭。我現在雖然叫不準,但總感覺有些地方不對勁。

嫂子見我沒說話。她低頭想了一會兒,好像下了很大決心似的,抬頭對王哥說,

「小卓是為了幫我們,我們怎麼也不能讓他把證件抵押給別人。這樣吧,還是把它賣了,錢給奧藍公司,把小卓的證件贖回來……」

不知什麼時候,嫂子手裡多了一塊手錶。鉑金錶鏈,金黃的錶盤四周,鑲著一圈鑽石。在陽光的照射下,鑽石散發著熠熠的光輝。

我始終在廣告行業。一看錶上面的十字星logo,我立刻認出,這是一塊百達翡麗。以我有限的認知,這塊表最低也要在十萬以上。我怎麼也想不到,這對賣西瓜的夫婦。竟然會有如此昂貴的手錶。我雖然有些好奇,但也沒好意思問他們。

不過我還是拒絕了嫂子的提議。事情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我們正說著,我手機忽然響了。是附件的一家公司讓我們送西瓜。

放下電話,王哥擔心的對我說,

「小卓,要不算了吧。西瓜就別送了,萬一再有吃壞的。我們可就……」

我把最後一塊西瓜放到嘴裡。邊吃邊說,

「送!為什麼不送?你不是告訴我,西瓜絕對新鮮。那我們有什麼可怕的呢?」

我之所以敢這麼說。是我剛才給張經理髮了微信,我沒敢直接問,只是側面問他,他們同事對西瓜評價怎麼樣?我們還有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張經理給我的回答是,兩百盒西瓜,現在已經被同事吃完一多半了。大家還嚷著讓他明天再買些呢。

這麼多人吃了西瓜都沒事,單單奧藍的人吃出毛玻我現在雖然不敢下結論,但我總感覺,這件事和我們的西瓜無關。

我雖然這麼想,但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安。這整整一下午的時間裡,只要電話一響。我就會被嚇一跳。總怕是哪個公司來的電話,說有人再吃出了問題。好在這一切只是我杞人憂天。

西瓜賣完。我讓王哥他們先回去。還是正常準備明天的。同時囑咐他們,一定要用最新鮮的西瓜。

王哥兩人走後。我一個人在奧藍附近閑逛。我希望能遇到一個奧藍的員工,好向他們打聽下上午的事情。

不過員工我倒是沒遇到。可在第二次路過奧藍國際時,我的目光被旁邊的一個垃圾桶吸引住了。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