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十二章 換種活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十二章 換種活法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十二章換種活法

安然一下楞了,她抬頭看著我。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美麗的臉上寫滿了不解。

我依舊笑著說,

「安總,您還沒問過我的意見呢……」

安然略微歪下頭,她一臉的困惑,反問我說,

「你什麼意思?」

我笑著指了指安總的老闆椅,淡淡的說道,

「安總,您先坐!給我個把話說完的機會……」

安然的臉色又像從前那般冷若冰霜。她坐在椅子上,一臉冰冷的看著我。

我也同樣坐下,看著她說,

「安總,您知道我為什麼會和你打這個賭嗎?」

安然沒說話。

我自問自答的說道,

「我承認,我非常想入職奧藍國際。但在和你打賭的那一瞬,我已經做好了放棄的準備。我之所以和你打賭,就是希望有個直接面對你的機會……」

安然還是沒忍住,她冷冷的問我,

「為什麼?」

「因為有件事我想和你解釋下1

我慢悠悠的說著。

「第一,我要和你解釋的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那次誤會。我朋友喝多了,因為我的一些私事,和那位周總動了手。但當時我的確是拉架,一不小心,襲了你的胸。我可以發誓,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一說到這裡,安然的臉騰的一下紅了。她的一雙秀眉,也緊鎖了起來。

而我繼續說著,

「第二,當天你給了我一記耳光,並且罵了我人渣。我本以為這件事我們算扯平了。但沒想到,我面試時遇到了你。你連讓我解釋的機會都不給。直接把我已經通過的職位取消了。雖然我通過打賭,再次贏得了這個機會。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可我不想跟著一個對我有成見,並且剛愎自用的老闆……」

安然的臉色更加難看。但這的確就是我真實的想法。我雖然沒權沒勢,但我還有那麼一點可憐的自尊。我不想像一個乞丐一樣,被人可憐。像施捨一口冷飯一樣,賞給我一個職位。

說著,我站了起來。把身份證揣到衣兜里,同時對安然說,

「安總,如果以後您的下屬犯錯。希望您能給他一個機會。在你們這些老闆眼裡,我們或許如螻蟻一般。但你要明白,螻蟻也是有尊嚴的……」

我的話,似乎讓安然更加反感。她只是冷哼一聲,也不說話。而我則笑笑,

「好了,安總!我這個人渣也該和你說再見了……」

安然看著我,她冷笑下,帶著幾分挑釁的說,

「這回『人渣』這兩個字可不是我說的,是你自己說的。你不但承認自己是人渣,還間接說明,你是個心胸狹窄的人渣……」

沒想到安然的報復心還挺強。可能是我的拒絕,讓她有些惱羞成怒。可她越是這樣,我就越想刺激她。

我壞笑下,身體前傾,臉慢慢的朝她靠近。而安然瞪大眼睛,不由自主的把身體後仰。想要躲開我。

我繼續笑著,在她身前輕浮的說道,

「安總,我的確是人渣。有件事我還沒告訴你呢……」

安然冷眼看著我。我則有些得意的小聲說,

「你的胸挺大,也挺柔軟的……」

這是我的真實想法。那天無意觸摸的那種感覺,到現在我還忘不了。

但安然卻怒了,她漲紅著臉,沖我大喊一聲,

「滾……」

我哈哈大笑。頭也不回的走了,開門的那一瞬。我特意回頭看了安然一眼,拽了一句李白的詩,

「仰天長嘯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1

陽光明媚,但我的心情卻顯得有些低落。我本以為我當面拒絕安總。可以讓我那點可憐的自尊心得到滿足。畢竟她曾經誤解,併當著人力資源的面,將我的面試取消。

可從奧藍出來后,我的腦海里竟全都是安然那種憤怒又不理解的眼神。那一瞬間,我竟有些後悔剛才的舉動。

和陳嵐在一起時,我生活的重心全部是她。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和陳嵐膩在一起。那時候,我連別的女孩兒都不願意多看一眼。更別提像今天這樣,和安然說這些輕浮的話。可和陳嵐的結局,依舊是人去樓空。想到這裡,我暗下決心,我必須換種活法了!

去找了王哥。告訴他我和安總的賭局已經結束了。從明天開始,我將不會再來幫他賣瓜了。嫂子一聽,立刻給我拿了兩千塊錢。但我只拿回了保鮮櫃的錢,剩下的說什麼也沒要。我知道,這是這兩天全部的收入。我雖然需要錢,但我既然提前說過是幫他們,這錢我就不能要。

又和王哥交待一番,告訴他我們現在具體的客戶,還有下一步該怎麼做后。我才和他們夫婦告別。

晚上,林宥約我到老友酒吧喝酒。

老友酒吧是我們幾個朋友最常去的地方。這酒吧和別處不太一樣。裝修並不華麗,也沒有舞池。給人一種慵懶,而又隨意的感覺。

以前我和陳嵐在一起時,每到周末,或者工作有壓力時,都會到這裡坐坐,喝上幾杯。時間一長,和老闆、歌手也都混的特別熟。

我進門時,林宥已經到了。他正坐在一個角落裡,悠閑的喝著啤酒。看著舞台上的歌手邊彈鋼琴,邊唱著歌。這歌手我們都認識,她叫秦沫,彈的一手好琴,歌唱的也特棒。

但這歌卻聽的我心裡一疼,是蕭亞軒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昨天我還曾想到這首歌,今天就聽到了。

林宥見我進來,他沖我擺了擺手。我過去拿起一瓶啤酒,邊喝邊聽著歌。

一曲終了。秦沫從舞台上走了下來。直接坐到我們這桌。她也沒客氣,拿起一瓶啤酒,和我們倆碰了下。我們共同喝了一大口。

秦沫是這裡的歌手。和我們幾個都很熟,包括陳嵐。我和陳嵐之間的事情她也了解一些。

不過秦沫絕對算是一個異類。不可否認,她絕對是個美女。但她和絕大多數美女不同。她身上有一種特立獨行的氣質。她從來不在意外界的目光。

比如,她可以裡面穿著長裙,外面套著牛仔服,穿著拖鞋,就在台上唱歌。她也可以一邊和我們喝酒,一邊在大庭廣眾談論男女床事。總之,只要她開心。她敢做自己一切想做的事。

陳嵐曾經說過,秦沫的生活,是所有女孩兒的夢想,卻又不敢做的。

「卓越,最近忙什麼呢?怎麼好久沒見你……」

我喝了一口啤酒,隨意的回答,

「賣西瓜呢……」

我的一句話,險些把林妍瞪著眼睛,不屑的沖我嚷著,

「還賣西瓜,你怎麼不說你去賣銀了?」

這就是秦沫的優點。我們可以肆無忌憚的在她面前說髒話。

「我倒是想賣,關鍵沒人買1

我一說完,秦沫咯咯笑了。她把胳膊搭在我肩上,媚眼如絲的看著我,

「哥,你要是真敢賣。妹子我第一個捧你的抄…」

林宥哈哈大笑,

「我也去捧你抄…」

「滾1

我瞪了林宥一眼。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