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十四章 假作真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十四章 假作真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十四章假作真時

安然對這個單子很重視。.la她特意把公司的幾個總監級人物都叫來了。卡琳作為銷售總監,自然也到場了。

其實安然也挺難的。現在公司陷入困境,如果這單成功簽約。最起碼能給公司一個緩衝的時間段。所以,她對於這個單子,顯得格外的重視。

天成食品公司,他們來的人相對來說就少多了。他們由鄒占強帶隊,一共才來了四個人。鄒占強的助理吳軼哲自然也在四人當中。

不得不承認,我現在已經和鄒占強拉開了距離。當他西裝革履的出現時,安總幾人立刻迎了上去。他此時已經是奧藍的座上賓。而我,不過是奧濫業務員。

進門后,鄒占強也不看我。他和安然有說有笑的,好像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倒是吳軼哲看了我一眼,還衝我微微笑了一下。

鄒占強坐到環形會議桌後面的靠椅上。他的對面坐的就是安然。這樣的座位安排,也顯示出奧藍對他的重視。

雙方寒暄幾句。安然率先開口說,

「鄒總監,根據貴公司提供的樣品,以及各種資料。我們公司特意組織了一個策劃小組。由我們業務精英汪濤負責。為貴公司出了一份詳細的營銷策劃案。下面,就由汪濤具體來為各位講解……」

鄒占強看著汪濤,瀟洒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他現在的一舉一動,頗有商界精英的感覺。

汪濤站了起來,沖對面點頭示意一下。他拿著遙控器,對著大屏上的ppt,開始做起了講解。

汪濤不愧是老策劃。基本功很紮實。尤其是在市場分析,和產品分析上,做的尤其到位。

我雖然現在是做銷售。但對策劃一直情有獨鍾。汪濤在講解時,我聽的特別認真。

汪濤別看平時話不多。但一談起策劃案,他顯得尤為自信。站在前面,對著大屏,侃侃而談著。

說到廣告策略時,他語速放慢,更顯謹慎的說道,

「關於我們天露礦泉水的媒體渠道,也就是媒體選擇上。我是這麼考慮的。首先是電視台,因為我們的產品定位屬於低端市常所以我建議,可以在一些健康類的節目時段播出。這樣一個是廣告費用較低,同時還能節約資金,在其它渠道加大投入。第二,就是網路。這一塊我的意見是力度要大。在全國幾大門戶網站投放廣告。畢竟現在中國的網民,要比電視台的觀眾要多。其它的渠道,例如平面媒體,也就是報紙雜誌也要投放。還有像各大商場的電子屏,以及pop宣傳……」

聽到這裡,我不由的微微皺了下眉頭。汪濤說的似乎沒什麼毛病,但仔細考慮,他這種大雜燴的投放方式,根本不適合一個剛剛加入市場的新品牌。

汪濤說這些時,他特意看了看鄒占強的反應。但鄒占強卻始終面無表情的看著大屏幕。偶爾翻翻手裡的策劃案。誰也看不出,他現在到底在想什麼。

汪濤見自己的講述得不到對方的回應,一向穩重的他,似乎也有些慌了。

他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

「關於電視台和平面媒體的廣告語,我分別做了兩條。電視台的是,上善若水,天露礦泉。平面媒體的宣傳語是,天露礦泉,『飲』領時尚……」

汪濤說到這裡時。鄒占強把手中的策劃案放到會議桌上。他轉頭看著窗外,一言不發。

任誰都能感覺到,鄒占強對這兩則廣告語很不滿意。但這不是大問題,廣告語完全可以再修改。

汪濤應該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客戶。他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安然。安然沖他微微點了點頭。示意他別慌,繼續說。

汪濤明顯底氣不足,整個人的氣勢已經矮了一截。他慢慢的說道,

「關於電視和平面媒體的文案,我是這樣設計的。電視廣告鏡頭一,是在大自然的森林裡……」

汪濤話還沒等說完。吳軼哲忽然打斷他說,

「汪策劃,這個您不用再解釋了。我們手中的文案都有。您的這三個鏡頭,一個是森林,一個是運動場,還有一個是工廠車間。我要是沒記錯的話,這幾個鏡頭,在其它的廣告中都好像出現過。我現在擔心的是,如果這幾個鏡頭在電視上播出的話,我們恐怕要被人罵抄襲。這對一個新生的品牌是極其危險的。更危險的是,我們可能還會因此攤上官司……」

誰也沒想到。第一個提出質疑的竟是吳軼哲。要知道,他的身份不過是個助理。而鄒占強依舊是一言不發。他低著頭,擺弄著手中的筆,似乎發生的這一切都和他無關。

安然的臉色微微變了。而汪濤則有些尷尬,他解釋說,

「吳助理,我的這三個鏡頭,實際上是……」

很可惜,汪濤的話再一次被打斷了。這次打斷他的是鄒占強,他看著對面的安然。笑著說,

「安總,您知道我以前是做什麼的嗎?」

安然看著鄒占強,笑著搖頭說,

「鄒總監之前做什麼,我還真不太清楚……」

鄒占強笑下,看著安然說,

「我以前就是做市場營銷的。廣告策劃這一塊,我也曾經做過……」

鄒占強話里的意思很明顯。他對汪濤這個策劃案很不滿,所以特意說出他之前的工作。表示他也是內行。

安然有些尷尬,她反應也還算快,立刻說道,

「鄒總監,你對這個策劃案哪裡不滿意,你提出來。我們可以再修改……」

鄒占強微微笑下,他並沒回答安然這個問題。而是直接問安然說,

「安總,我冒昧的問一句。這份策劃案,是代表貴公司的最高水平嗎?」

鄒占強的語氣充滿著挑釁。但他作為甲方公司,就是說的再過分,我們也是要忍氣吞聲的。

但我好像忽然明白了。前幾天我倆通話,他曾說過,要讓我在奧藍一鳴驚人。他接下來恐怕是要在我身上做文章了。

我心裡隱隱的擔憂。如果鄒占強一開始就讓公司把案子給我做,我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但現在,汪濤已經做出來了。鄒占強卻在大庭廣眾下,讓汪濤下不來台。

接下來,他要是把案子給我。我接還是不接?不接,跑單了。接的話,明顯得罪汪濤!還有就是,如果公司人一旦知道我和鄒占強的關係,他們一定會對我的做法極其不滿。特別是汪濤,一定會恨死我。畢竟鄒占強演的戲,汪濤他卻成了犧牲品。

我一下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