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十七章 莫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十七章 莫名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十七章莫名其妙

這是我第二次聽人說起安然的父親了。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第一次是黃飛說的。雖然我已經知道安然的父親不是一般人。但我還是有些驚訝。我好奇的問說,

「安然她爸爸到底是誰?是做什麼的?」

鄒占強聽我這麼一問。他瞪著眼睛,一臉驚訝的問我說,

「你不是和我裝傻吧?你們老總的背景你居然不知道?」

我再次搖了搖頭。

鄒占強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他搖頭說,

「卓越!你可真行啊!對自己老闆的情況都不了解。我還跟你談什麼狼性文化,簡直是對牛彈琴!這回你給我記住了,你們老闆的父親叫安宏圖!宏圖集團的董事長……」

我一下驚呆了。我怎麼也沒想到。安然會是宏圖集團董事長,安宏圖的女兒。

宏圖集團我倒是知道。旗下公司以房地產為主,還有物業、食品、日化、酒店餐飲等子公司。在省城可以說是赫赫有名。

可我想不通的是。宏圖集團這麼大的產業,安然作為安總的女兒,只要隨便拿過宏圖的幾個廣告,奧藍也不可像現在這麼困難的。

我忽然想起,卡琳總監曾說安然把集團的業務都推了。難道卡琳說的集團,就是宏圖集團?可安然為什麼會把她自家的生意推掉呢?

她不會就是為了向她爸爸證明自己有能力獨當一面吧?那可真是夠傻帽的。不過這些也只是我的猜測。畢竟有錢人的世界,我不懂!

我本來還想再問問鄒占強,關於宏圖集團的事情。但他電話響了,公司有事叫他回去。.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臨走時,鄒占強拿著西裝。把剩餘的一口啤酒喝光,又對我說道,

「卓越,你回去把策劃案給我好好做著,可別讓我打臉!我這個新任的市場總監,可指著這個案子來個開門紅呢……」

鄒占強走後。我一個人坐在酒吧,開始仔細琢磨這個策劃案。我必須要做到精細,任何的細節都不能馬虎。因為這事不單隻是關係到奧藍,同樣也關係到鄒占強。這畢竟是他上任后的第一槍。

下午四點多時,安然又給我來了信息。問我在哪兒?我把老友的具體位置發給她。她說下班後過來接我。

看著她的簡訊,我心情頓時一陣舒暢。沒想到她居然主動提出要來接我。看來我這待遇又上了一層。

我正隨意的翻看著手機。忽然一陣清香飄了過來。一抬頭,就見秦沫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酒吧。

秦沫是我見到的女人當中,著裝風格最百變的。就像今天,她的打扮就很中性。她把一頭長發挽了起來,戴上了鴨舌帽。上身白t恤,一條緊身牛仔褲,包裹著她筆直的大長腿。要不是她胸前的高高隆起。很容易把她當成一個帥哥小鮮肉。

她直接坐到我的對面,把手包放到桌上。又指了指桌上的啤酒瓶,問我說,

「你就只喝酒,沒點些吃的?」

我和鄒占強要的果盤早已經吃光。服務生已經給撤下去了。但秦沫這麼一問,我還是故意開玩笑說,

「我現在是一窮二白,哪還有錢買吃的1

秦沫白了我一眼,「切」了一聲,嘲諷我說,

「沒錢你吃屎去埃吃屎不花錢……」

她說著,還挑釁似的看著我。

我嘿嘿一笑,逗她說,

「你給我錢我就吃……」

秦沫眉頭一挑,歪頭看著我,有些俏皮的說,

「好啊,一百塊錢一坨,你吃去吧……」

我點頭,瞪著秦沫,小聲的說道,

「秦沫,我還真不是和你吹!我能給你吃破產,你信嗎?」

秦沫立刻瞪了我一眼,她罵了我一句,

「卓越,你真噁心……」

我哈哈大笑。和秦沫在一起聊天,是最輕鬆的。什麼話都可以隨便說,根本不用想太多。

我正和秦沫胡鬧著。忽然酒吧門被推開。一束刺眼的陽光照射進來。

此時的酒吧,已經零星的有了幾桌客人。這些人像商量好的一樣。都回頭看向門口的這個女人。

進來的女人正是安然。安然也的確太扎眼了。她的美貌自不必說,最主要是她那冷艷的氣質。給人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覺。

安然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被人矚目的感覺。她環顧酒吧,一見到我時,她先是微微一笑,沖我擺了擺手。可當看到坐在我對面的秦沫時,她微微一愣。雖然這表情轉瞬即逝,但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以為安然會走過來,但沒想到的是。她只是沖我招了下手,讓我過去。這是一種標準的女神范兒。多餘的話沒有,只是一個動作。我就得屁顛屁顛的過去。

我忙站了起來,同時對秦沫說,

「秦沫,我先走了。改天聊1

秦沫也不看我,仍舊看著安然,她口中的話卻是對我說的,

「你們男人都一個德行。見色忘友!忘了你失戀的時候我陪你喝酒啦?」

我沖秦沫歉意一笑,也顧不上和她解釋。急忙朝門口走了過去。安然卻根本沒等我,她已經出門了。

我跟著出門,安然直接上車。我本想坐副駕。可是猶豫了下,還是決定坐到後座。

安然一邊倒車,一邊對我說道,

「吃什麼?」

安然的態度似乎有些冷淡。不過我也沒在意,她這一天的情緒變化,天氣預報都跟不上。我早已經習慣了。

「隨便!我不挑食1

我本是隨意的一句話。但安然卻似乎很不滿意我的回答。她依舊冷淡的說,

「你不挑食,但我挑1

安然的態度讓我有些意外。她這是怎麼了?我故作輕鬆的回答,

「你挑食,不正好應該你選地方嗎?」

我話音一落。安然忽然一腳剎車,把車停在了路邊。她一聲不吭的看著窗外。好一會兒,忽然問我說,

「策劃案準備的怎麼樣了?」

我回答,

「還沒起稿,但……」

我話還沒說完,安然就打斷我說,

「但你在酒吧,和別人喝了一下午酒,沒時間準備方案,是嗎?」

我這才明白。原來安然是因為我沒工作,在酒吧坐了一下午才有些生氣的。

可一想不對,我倆通簡訊的時候,我就告訴她我在酒吧了。那時候沒見她有任何一絲不快。

難道?難道因為她看到我和秦沫在一起,她不高興了?這個念頭在我腦海里一閃而過,但我立刻就自我否決了。我簡直是在痴人說夢。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