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四十章 發憤圖強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四十章 發憤圖強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四十章發憤圖強

安然淡然一笑。.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她看著我,帶著幾分自嘲的笑說,

「喜歡什麼啊,現在就是朋友而已。當時就是年紀小,對書里寫的愛情充滿嚮往。結果一試,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安然一說完,自己先笑了。我又問說,

「那大學呢?沒再戀愛嗎?」

安然搖頭,

「其實我骨子裡是個傳統的人。雖然我不排斥西方人,但從來沒想過要嫁給一個西方人。我大學學的是服裝設計,每天除了要上課外。還要參加各種比賽,各種秀。即使身邊有追求我的人,我也根本沒時間談戀愛……」

我笑了笑,看著她說,

「不知道以後誰有福氣,能娶到你這麼漂亮的媳婦……」

安然端著酒杯,笑著搖頭說,

「漂亮有什麼用?連飯都不會做,根本當不了一個好妻子……」

說著,她和我碰了下酒杯。我們兩個共同喝了一口。

我又問安然說,

「安然,不瞞你說。其實我對你的家庭,還有奧藍的一些情況挺好奇的。但從來沒聽你說過……」

我話音一落,安然搖了搖頭,她臉上的笑容也沒了。一本正經的看著我說,

「卓越,我們今天就喝酒,不談家裡的事情,好嗎?如果以後有機會,我會講給你聽的……」

安然似乎一直很避諱談她的家事。這我理解,因為每個人心底都有一塊不願意讓人觸碰的禁區。我也有,就是陳嵐!

我倆邊喝邊聊著。一瓶紅酒喝光后,安然白皙的臉龐早已經一片緋紅。這讓她更添了幾分嫵媚。

為了不耽誤她休息,我還是拒絕了她再開一瓶的提議。(mianhuatang.la好看棉花糖把飯菜收拾好后,我微笑的和她告別。

這應該是我從和陳嵐分手后,過的最愉悅的一個夜晚。伴著夏夜的微風,我哼著歌,慢慢的走出小區。

安然住的這個小區,設施的確不好。就連附近路燈的燈光都特別黯淡。

我走出小區,到馬路對面,準備打車。

等了好一會兒,一輛計程車停到小區的門口。就見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慢慢的從車上走了下來。

我怕計程車看不見我。就急忙招手。計程車在調轉車頭時。忽然,不遠處的一條小路里,一輛摩托車飛奔過來。

計程車嚇了一跳,立刻踩了剎車,在原地一動不動。而摩托車沒有絲毫的減速,風車電掣般的飛了過來。接著,就聽一個女人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尖叫。

我就站在馬路對面,剛才發生的那一幕,我看的清清楚楚。這摩托車竟是飛車搶奪。他們並不是奔著計程車去的,而是奔著那女人去的。

摩托車後座的男人,一把抓過女人身上的挎包。這女的下意識的想搶回來。結果,被摩托車這一帶,一下把女人帶出老遠。在她意識到危險,急忙鬆手時。卻因為慣性,被狠狠的甩到了一旁。她的腦袋,一下撞到了路燈桿上。整個人失去知覺,昏死了過去。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大跳。急忙跑了過去。而計程車的司機人也不錯。他也下車,和我一起去看這女人的傷勢。

女人昏迷著。因為是頭部受傷,我倆不敢亂動。我立刻先報警,又打了120。120先到的。我跟著上了車,一起去了醫院。

這女人的包被搶了。她的家人也聯繫不上。到了醫院,需要各種檢查的費用。沒辦法,我只好把錢全都墊上了。

警察沒多久就和我聯繫。他們到了醫院,問了我相關情況。我一一回答。最後警察讓我先回去,說等女人清醒后,會再叫我過來的。我把電話號碼留下,一個人先回了家。

安然給我放了一周的假,讓我在家專心做好這次策劃案。為了不受外界干擾,能出一份最好的案子。我把手機關掉。專心致志的開工了。

雖然我已經有了大概的思路。但在細節上,我還要具體的細化。包括營銷戰略的實施,每一步該如何走。我都經過反覆推敲,把每一個環節,可能突發的問題,全都囊括進去,並形成預案。

我在家整整呆了五天。這五天我連飯都沒做,餓了就是泡麵。直到方案做完,看了看鏡子中的我。把我自己都嚇了一跳。蓬頭垢面,眼圈烏黑。

要知道!這是我參加工作以來,做的最認真,也是最辛苦的一份策劃案。不過最讓我得意的是,這份方案絕對是一份成熟的方案。各個細節都值得推敲。

打開手機沒一會兒,簡訊和微信就響個不停。簡訊是安然發來的,她詢問我策劃案的進程。微信有王哥發的,他問我最近怎麼沒上班?他去奧藍送貨沒看到我。還有林宥發來的,他問我是不是餓死了。怎麼電話關機,微信不回。

讓我沒想到的是,還有一條微信是陳嵐發的。我倆分手后,但微信並沒互相刪除。不過和從前不同的是,陳嵐再很少發朋友圈了。所以,我很難通過微信,了解她最近的生活。

她只問了我一句,最近忙不忙。我看了下時間,是兩天前發的。我不知道她發這條微信是關心我,還是一時的寂寞。但我知道的是,我看到這條信息時,心裡還是微微疼了下。

我同樣沒回她。去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又理了發。之後打車直奔公司。在車上,我看著這份策劃案。心裡有些激動,我從來沒這麼積極的奮鬥過。原來奮嬙Σ淮淼摹9植壞米拚記空餉磁力。

到了公司,我也沒用陸雪通報。直接敲門進了安然的辦公室。一見到我,安然立刻皺了下眉頭,用關心的口吻說,

「卓越,你這眼圈怎麼這麼黑?就算是為了提案,你也不用把自己熬成這樣吧?」

我看了安然一眼,同樣說道,

「安總,你這兩天好像也沒休息好吧?」

安然明亮的眼睛,和從前有些不同。竟有一絲絲的血絲。應該也是沒休息好。

我說著,把手中的策劃案放到安總的辦公桌上。略帶得意的說,

「安總,你看下這份提案吧。我個人覺得,這是我工作以來,做的最認真的一個提案……」

我並沒和安然謙虛,而是實話實說。

安然沖我溫柔一笑。拿起策劃案,開始仔細的看著。直到把最後一行看完后,安然才把文件放下。她站了起來,看著我,沖我豎起大拇指,微笑的說,

「卓越!我可以肯定的說,這是我見過最完美的策劃案。至少我現在是挑不出任何毛箔…」

我的心情變得更加舒暢。安然的一句讚美,要比任何人的讚賞都讓我欣慰。辦公室里就我們兩人。我也就無所顧忌,略帶自豪的說,

「你現在挑不出毛病,以後也絕對挑不出的……」

一說完,我和安然同時笑了。我倆正說著,陸雪忽然敲門進來,她有些無奈的對安然說,

「安總!有個自稱是界宇廣告的人,他說要見你。我說你現在沒時間。可他……」

陸雪話還沒等說完,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

「然然!回國半年多了,也不說給我打個電話……」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