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四十四章 決定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四十四章 決定逃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四十四章決定逃離

我越看越氣。這完全就是一份剽竊我們的策劃書。看到最後,我把策劃書朝桌上一扔。轉頭盯著鄒占強,問他說,

「這就是界宇的策劃書?」

鄒占強點了點頭。我抬頭看著安然,她也正看著我。我們兩默默的對視著。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安然曾經說過公司現在是內憂外患。看來公司現在有內鬼。

我正想和安然分析下這件事。安然卻拿著手包,站了起來。她看著鄒占強說,

「鄒總,這次雖然遺憾,沒能和貴公司合作。但我相信,我們以後還會有機會的。我公司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你們先聊,我就先回去了……」

我和鄒占強也站了起來。我盯著安然,但安然面無表情,根本就沒看我。我不知道她現在在想什麼。但我心裡卻一陣陣懊惱,本想幫她,誰知道我再一次讓她失望了。

安然走後。鄒占強和我聊了幾句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遺憾的說,

「卓越,兄弟我也不說什麼了。事情都怪我,沒辦好。等以後再補償你吧。一會兒我還有個會要開,我先回去了……」

我喝了一大口啤酒。mianhuatang.la默默的點了點頭。

一個人又呆坐了一會兒,才出了酒吧。站在街邊,一棵樹葉落在我的腳前。我這才發現,盛夏早已慢慢遠去,初秋已經來臨。

我一個人在街上走了好久。我不想去公司,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同事。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安然。

雖然離開酒吧時,安然的表情很平靜。但我知道,她的內心一定是痛苦的。從滿腔希望,到徹底絕望。沒有誰還能表現的無動於衷。

無處可去,我只好回了家。窩在沙發上,不停的抽著煙。想著我到奧藍之後的點點滴滴。

我越來越發現,我簡直就是一個最大的失敗者。青姿的單子因為我,飛了。我見了若干個客戶,一個沒成。鄒占強主動送上來一個大單,最後卻被人橫插一腳。

我越來越覺得,我真的很無能。或許我根本就不適合這個行業。我忽然有一種想辭職的想法。

摸出手機,給安然發了一條簡訊,問她在做什麼。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她回。因為中午喝過酒的原因,我等了一會兒,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一覺醒來,外面的天色已經黯淡下來。我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機,想看看安然給沒給我回簡訊。遺憾的是,安然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

我又給陸雪打了電話。問她安然下午在公司嗎?陸雪告訴我,安然整個下午都呆在公司。但她情緒似乎不好,一個人悶在辦公室。誰也不見。

陸雪的話讓我心裡更加難過。安然沒有給我回簡訊,證明她對我也是失望至極。

而我在公司,除了給她添亂之外,好像再沒有任何幫助了。我獃獃的躺在沙發上。看著熟悉的房間,想著我畢業后的種種經歷。越想越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個廢物!

離開這座城市!我腦子裡忽然閃現出了這個念頭。

我慢慢的坐了起來。如果真的要離開,我第一件事就是要把房子還給安然。這樣,我和她至少在表面上,就兩不相欠了。

想到這裡,我開始收拾我的東西。收拾了好一會兒,我再次給安然發了一條簡訊。這一次,我沒叫她安然。而是安總。

「安總!抱歉,再一次讓你失望了。或許我真的不再適合廣告行業了。所以,我決定向您辭職。房子的鑰匙,我會轉交給房東。辭職信,我會讓陸雪交給您……」

後面我還打了好長一段話。但想了想,還是刪了。畢竟,離開就離開。沒必要弄的那麼煽情。

簡訊發出的那一瞬間,我心裡頓時一疼。我忽然有些擔心安然,奧藍危機重重,她能應付過來嗎?

轉念一想,我完全是多餘。如果安然真的走投無路,她父親安宏圖不會坐視不理。還有一個一直追求她的遲東方。他一直想著界宇要和奧藍合併。這些人隨便一句話,都要比我有用得多。

想到這裡,我完全釋然了。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安然還是沒給我回信息。想了下,我把手機關機。專心的收拾東西。做好離開這座城市的準備。

我在網上定了第二天晚上回家的車票。車票一定好,我酸楚的內心,似乎一下解脫了。陳嵐、安然都將再和我無關。而我和這座城市,也將再無牽連。

我只想回去看看我的父母。和陳嵐分手后,我很少和他們聯繫。雖然他們表面沒說什麼,但我知道,他們心底還是失望的。

第二天是周末。一早起,我忽然想起,我應該去看看我的恩師李教授。也算是我作為他還算得意的弟子,在離開這座城市前,再次表達對他的尊重。

李教授還住在學院分的老樓里。他一直不捨得搬走的原因,就是喜歡樓前的那一片小菜園。他並沒在裡面種菜,而是種上了各種花。從春天到冬天,李教授的小花園始終鮮花綻放。倒也成了這偌大的校園裡,小小的一景。

買了幾樣禮品。坐車到了校園。剛到他家樓下,就見一頭銀髮的李教授,正在他的小花園裡忙碌著。

他低著頭,也沒注意到我的到來。我也不打擾他,就靜靜的看他給花澆水、剪枝。

好一會兒,他才直起腰。一見到我,立刻哈哈大笑著說,

「卓越,來了怎麼不出聲?想學程門立雪啊?」

我也跟著笑了。一邊和李教授寒暄著,一邊過去扶著李教授走出花園。

李教授家裡的陳設和從前幾乎沒有分別。最大的區別,是書架正中央,放了一個鏡框。裡面是一張師母的黑白照片。

李教授很客氣,他讓保姆又拿水果,又是泡茶的。弄的我倒有些不好意思。我們兩個閑聊了一會兒,李教授忽然問我說,

「卓越,在奧藍乾的不太如意吧?」

我一愣,反問李教授說,

「是安然給您打電話了?」

李教授豁然大笑,他拿著茶杯,輕輕吹動上面的浮茶,喝了一小口,才又說道,

「安然是沒給我打電話。但你這一大早就跑到我這裡,如果沒有點心結。恐怕不會這麼早來看我吧……」

說著,李教授又是哈哈一笑。

我卻有些不好意思了。以前和陳嵐在一起時,還會經常來探望一下老師。可和她分手后,我的確好久沒來了。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