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四十七章 單獨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四十七章 單獨相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四十七章單獨相處

安然氣鼓鼓的看著孔姨。mianhuatang.la但最終還是無奈的坐下了。

但她為了表示抗議,乾脆把頭轉到一邊,也不搭理我和孔姨。而孔姨似乎還沒說夠,她繼續說道,

「我為什麼要把這些當著小卓的面說出來?我就是讓小卓有個心理準備,知道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這叫坦誠相待!小卓要是能擔待你的這些缺點,那當然最好了。要是小卓受不了,那我再給他介紹別人……」

也不知道是因為我送孔姨去的醫院,還是我不肯收她的紅包。總之,孔姨似乎對我特別認可。安然氣的也不看我倆,就氣鼓鼓的看著窗外。

孔姨見安然不再說話,她就又問我說,

「小卓,前兩天你去醫院,還說工作忙呢?這才沒過兩天,你怎麼就辭職了呢?是不是受不了她那個臭脾氣?」

孔姨一開口,就把戰火又燃到安然的身上。她敢說安然,可我不敢。我尷尬的搖了搖頭,低聲說,

「是我個人的原因……」

我以為按照孔姨對我的印象,我這麼一說,她肯定會讓我回奧藍。誰知道她一擺手,

「行啊,那破公司干不幹無所謂。等孔姨再幫你找家公司。肯定比奧藍的待遇好。還不用受她的氣……」

我完全傻眼了!這是什麼媽啊,當著我的面給女兒一通教訓不說。居然連公司一起罵了。但通過幾天的接觸,我也知道孔姨就是這樣的性格。她愛說愛笑,性格開朗。

見我和安然都不說話,孔姨沖我使了個眼色。接著對安然說,

「行了,知道你嫌我嗦。mianhuatang.la我走還不行嗎?我回醫院了,你們年輕人自己聊吧……」

說著,孔姨看著我,又悄悄的指了指安然。意思讓我和安然多溝通下。我苦笑著點了點頭。

孔姨走後。安然依舊是看著窗外,她一言不發。而我尷尬的坐在那兒。心裡暗暗苦笑。我沒想到,人生的第一次相親,居然遇到的就是安然。或許,這就是命吧。

為了打破尷尬,我率先開口說,

「安總,昨天從老友回家后,我就給你發了信息。你看到了吧……」

安然猛的一下轉過頭。她冷冷的看著我,好一會兒,才問我說,

「你是因為我沒給你回信息,所以你要辭職?」

我搖頭。雖然不是這個原因,但安然沒回信息,的確給我一定的打擊。最關鍵是,我不想在這樣特殊的時刻,不但沒有幫助她,反倒讓她失望。

安然冷笑一下,她盯著我,冷冷的說道,

「我告訴你,卓越!昨天從老友回公司后。我的手包落在車上。下班回家時,手機已經沒電了。你發的信息,我是今天早上才看到的。我給你打了電話,你關機……」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有些愧疚。我以為當時安然沒回信息,是對我失望的一種表現。沒想到,她是手機落在了車上。

安然見我不說話,她又不滿的說道,

「更讓我沒想到的是,你居然跑到這裡相親。卓越,你可真夠可以的。你就這麼著急找女朋友?」

這絕對是冤枉,我支支吾吾的把如何被孔姨拉來的事情說了一遍。但安然還不解氣,她盯著我,不依不饒的問,

「那我問你,你到底為什麼辭職?」

我微微嘆息一聲。抬頭看著安然,把心裡話說了出來。

「安然,我來公司已經兩個多月了。一單沒成不說,還處處讓你失望。並且,我還和卡琳立下了軍令狀。這個月不出單,我自動走人。我也覺得我不適合這個行業,我想換個行業試試……」

安然面無表情的盯著我,紅唇翕動,問說,

「去哪行?」

我搖搖頭,

「還沒考慮好。我想先回家看看,好久沒見我爸爸媽媽了……」

我這模糊的答案,並沒讓安然滿意。她冷笑一聲,歪頭看著我說,

「卓越!我終於知道陳嵐為什麼會和你分手了……」

我皺了下眉頭,沒想到安然會在這個時候提陳嵐。而安然覺得只提陳嵐,似乎還不解氣。她恨恨的說道,

「你就是個懦夫!一有問題就知道躲避。你和陳嵐分手,辭了工作。現在一個單子飛了,你又要把工作辭了。虧得李教授還說你有才華,我不但沒看見你的才華。反倒看的全是缺點……」

安然的話,說的我也有些生氣。我故意氣她說,

「是啊,都是缺點。所以正好辭職,你眼不見為凈了……」

我話一出口,安然臉色大變。

「卓越1

安然聲調提高不少,她瞪著我,眼圈忽然紅了。兩顆明亮的淚珠在眼眶裡直打轉。

我一下慌了,沒想到安然居然哭了。我忙拿過一張紙巾遞給她。但安然卻一下把我的手打開。

她站了起來,看著我,強忍著眼淚說,

「你的辭職我批准了1

說完這話,她拿著手包,轉身就走。

我徹底慌了。我之所以辭職,就是不想再給她添亂了。可她卻因此哭了。我急忙追了上去。一邊跟在她的身後,一邊喊著她的名字。

而安然根本就不理我。她疾步的朝前走著。一到車前,她開門上車。我一下不知該怎麼辦。只好打開副駕的門,也跟著上了車。

讓我欣慰的是,安然並沒趕我下車。但她把車開的飛快,我也不敢出聲。就死死的看著她的方向盤。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安然把車朝她家的方向開著。但路過她家時,她卻並沒開進去。最後,在一個略微偏僻的衚衕口停住了車。

她一雙玉手扶著方向盤,眼睛卻朝路口裡看著。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就見一個兩鬢雙白的老人,正在一個攤位上炒著冰果。圍在他身邊的,是幾個學生模樣的孩子。

安然就這麼獃獃的看著。好一會兒,她才呢喃的說道,

「我小學時,每到心情不好時。就會到這裡吃份炒冰果。那種甜甜的冰涼一進口中。我似乎能把所有的煩惱都忘了。我大學畢業后,從國外過來。我以為這裡早就沒有了,可發現,他還在。可我以為會永遠會存在的,他卻沒有了……」

我不知道安然為什麼會發出這樣的感嘆。我只知道一點,這感嘆不是沖著我的。

我默默的下了車,去買了兩份炒冰果。回到車上,遞給安然。安然接過,她吃了一大口,終於露出了她那迷人的微笑。

我也趁機逗她說,

「安然,孔姨說你又懶又饞,看來是真的礙…」

安然嘴裡都是冰果,沒辦法反駁我。但她還是回頭嬌嗔的白了我一眼。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