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五十五章 無能為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五十五章 無能為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五十五章無能為力

回到銷售部辦公區。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開始變得焦躁不安。黃飛開出的條件太誘惑了。無論我選擇他指的哪條路,都要比現在的生活強百倍。

從前,我或許還是個隨遇而安的人。可自從和陳嵐分手后,我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努力的奮鬥。我不會再讓任何人輕視我。

可一想到要離開奧藍。我心裡還是有些不舍。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安然!我承諾我要幫助她。現在如果一走了之,她會怎麼看我?

我越想越亂。出去抽了支煙后,我決定去安然的辦公室找她,我也不知道我找她要做什麼,總之就想去看看她。

到了她辦公室門口。就見陸雪迎面走來,一看到我。她立刻上前,歪著脖子,小聲的問我說,

「死卓越,到底什麼時候請我吃飯?」

我看著這個可愛的小丫頭。笑著說,

「你定時間,我隨時……」

小丫頭一聽,滿意的笑了,表揚了我一句,

「態度不錯,值得表揚1

我笑下,問她說,

「對了,安總在嗎?我想找她……」

陸雪回頭看著安然辦公室的方向,她點頭說,

「在,剛才她還讓我去銷售部,看你回沒回來呢。不過那時候你沒在……」

我微微一愣。或許安然也想知道黃飛找我到底做什麼吧。

見安然在辦公室。我直接要走,誰知陸雪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調皮的說,

「記得啊,請吃飯1

我連連點頭,這才擺脫這個小丫頭。

敲門進去。安然正端著咖啡,坐在靠椅上發獃。見我進門,她沖我微笑了下,指著對面的椅子說,

「坐,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笑下,坐到她對面,告訴她我也剛回來不久。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安然點了下頭,放下手中的咖啡,她又問我說,

「怎麼?有事找我?」

我慢慢的搖了搖頭,微微嘆了口氣,說道,

「沒事,就想過來看看……」

安然抬頭撇了我一眼,溫柔的說道,

「我這有什麼好看的……」

我呵呵一笑,故意說道,

「你好看1

安然並沒在意我的輕浮,她白了我一眼,接著低頭看資料,嘴裡嘟囔說,

「別胡說,現在是上班時間……」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一動。這種感覺很舒服,就好像我倆是一對辦公室戀人,趁沒人時,在偷偷的**。安然對我也越來越寬容了。最開始時,我如果和她開這種玩笑。她肯定是橫眉冷對。而現在,她好像已經習以為常,不當回事了。

我以為安然會問我黃飛找我幹什麼。但安然卻隻字未提。這倒是讓我有些意外。

一時間,我倆誰也沒說話。我正琢磨找個話題,和安然聊一會兒。忽然外面有人敲門,安然喊了一聲「進」。就見財務總監鄭成新推門進來。

之前安然曾和我說過,在奧藍,她最信任的就是三個人。陸雪,我,還有一個就是財務總監鄭成新。

鄭成新二十**歲。在公司五六年了。他為人穩重老練,向來沉默寡言,很少見他發表什麼言論。但誰都知道,他在奧藍的地位絕對不一般。

鄭成新一見我在,他立刻說道,

「安總有客人,那你們先聊,我一會兒再來……」

安然卻微笑著搖了搖頭,她看了我一眼,立刻對鄭成新說道,

「來吧,鄭總監。也沒有外人。什麼事情就說吧……」

我沒想到安然居然當著鄭成新的面這麼說,心裡頓時湧進一股暖流。而鄭成新似乎也挺意外,他看了我一眼,坐到我旁邊的椅子上。他再次對安然說,

「安總,我要和你彙報一下,公司近期財務方面的狀況……」

傻子都能聽出來,鄭成新的意思是讓我出去。財務方面,畢竟屬於公司的機密。我馬上站了起來,準備要走。誰知安然對我擺擺手說,

「卓越坐下吧,一起聽聽……」

我只好再次坐下。鄭成新見安然這麼說了,他也不再顧慮我在場,直接說道,

「安總,這個月的財務報表已經出來了。很不理想……」

說著,他把一份文件遞給安然。安然秀眉緊蹙,低頭認真的看著報表。而鄭成新繼續解釋說,

「根據今年年初的財務預算,到現在為止,我們除了廣告渠道,以及渠道維護這筆資金外。已經沒有其他的流動資金了。這也就是說,如果按照現在的發展,一個月後,公司恐怕連支付員工的工資都成問題了……」

鄭成新的話,讓我心裡一驚。我知道奧藍處於困境,可我怎麼也沒想到,奧藍現在已經難到這種程度了。

安然的秀眉已經緊緊鎖在了一起,她看了看報表,抬頭問鄭成新說,

「員工的工資絕對不能拖欠!我能不能把別的資金先補充過來,暫時解決一下?」

鄭成新先是搖了搖頭。但他馬上又接著說,

「辦法倒是有一個,但我不建議用。就是動用各個廣告渠道的資金,但如果這筆資金一動用的話。新來的廣告單子,我們將出現無錢運作的局面。也就意味著,即使有新單子,我們可能都做不了……」

鄭成新很謹慎,他把能預料到的結果,都一一說給安然。

安然把財務報表放在一邊,她皺著眉頭。好一會兒,她看了我一眼,接著才又對鄭成新說,

「鄭總監,錢的事情我來想辦法,渠道的資金絕對不能動……」

鄭成新點了點頭,他看著安然說,

「安總,上個月您就已經個人墊資一百多萬了。這麼下去,您個人就是有座金山,也都得消耗到公司里。這根本不是長久之計……」

安然捏了捏眉心,她似乎很疲憊。好一會兒,她才有些無奈的說,

「可除了這樣,我們還有別的辦法嗎?」

鄭成新也緊鎖著眉頭。他看著安然,好一會兒,才嘆息一聲說,

「安總,實在不行。我們就先裁員吧……」

裁員的確是一些公司常用的解決包袱的方式。我雖然來奧藍不久,但以我對廣告公司的認知。奧藍的員工並不算太多,根本沒到裁員的地步。

我想的這些,安然肯定也想到了。她立刻搖頭說,

「不行!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輕易裁員。這個時候如果裁員,不用競爭對手打壓,我們自己內部恐怕就先亂了……」

安然說的很有道理。鄭成新也微微點了點頭。他作為財務總監,自然只是從財政方面考慮。不會像安然一樣,去考慮整個公司的運作。

一時間,鄭成新也沒了辦法。他和我一樣,都沉默的看著安然。安然想了一會兒,似乎也沒什麼思路。她乾脆沖我倆點頭說,

「你們先回去吧,錢的事情我來想辦法。還有就是。公司財務的這種狀況,除了你們財務部之外,盡量不要外擴散……」

安然說不擴散,但以我的工作經驗來看。恐怕過不了多久,全公司就得知道這件事。畢竟財務部不是就鄭成新一個人。看著安然一副心力交瘁的樣子,我心裡不由的開始為她擔心。可我卻實在是無能為力。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