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五十八章 奧藍往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五十八章 奧藍往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五十八章奧藍往事

黃飛哈哈大笑,他喝了口茶,慢悠悠的看著我說,

「卓越,人心不足蛇吞象!這個道理你應該懂吧?」

我笑下,看著黃飛說,

「黃總,道理我都懂!但我覺得這不是貪心,而是正常的合作。mianhuatang.la網你呢,會拿到你想要的計劃書。我呢,會拿到我想要的單子。我們是雙贏,何樂而不為呢?」

黃飛之前還是一臉笑容。他忽然把茶杯一放,笑意全無,盯著我,厲聲的反問,

「如果我要是不答應你呢?」

黃飛的態度讓我心裡有些忐忑。但我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退縮。我看著黃飛,自信的說道,

「我覺得黃總會答應我的。原因很簡單,昨天黃總在江邊的一番話,似乎有些實情並沒和我說。如果我沒判斷錯誤的話。我猜青姿總部應該是讓黃總拿出一份完整的方案。這份方案應該包括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或許是關於這款新品如果上市,營銷方案該怎麼做。第二部分,我猜應該是如果這款產品因為競爭性不夠,不上市,或延緩上市,貴公司應該主打什麼新品,怎麼進行市場定位。而黃總現在最想看到的,也是最著急的,就是這份方案……」

黃飛並沒回答我的問題,他轉問我,

「假如我答應你,你會怎麼做?」

我回答道,

「我會竭盡全力,將上述兩種情況融合到一起。給你一個我最盡心的方案……」

黃飛追問,

「如果方案在總公司沒有通過呢?」

我盯著黃飛,堅定的回答,

「那我將終生免費為黃總提供您所需的任何策劃案……」

為了奧藍,更為了安然,我必須要賭上這一把!

黃飛忽然大笑,他站了起來。(mianhuatang.la好看盯著我說,

「卓越,你小子有意思!好,我不但答應你。我還可以給你更多的資源。現在青姿除了已經和其它廣告公司簽約的單子之外,其他的單子我都可以給你。但我有個要求,你這次的方案一定要跳出簡單的策劃案模式。而要站在一個公司長遠發展的角度來考慮。這不能是份普通的策劃書,我要的是一份成熟的關於新品的商業計劃書……」

我一聽黃飛要將青姿沒簽約的單子都給我。我立刻心花怒放。但我馬上又提了個要求,我看著黃飛說,

「黃總,既然這樣。不如我們趁熱打鐵,明天就開個新聞發布會。我們兩家形成戰略合作的關係。以後青姿華東區的單子我們來做,同時我們可以為你們提供奧藍的所有廣告營銷資源。至於價格,肯定不高於同行業的平均水平線……」

黃飛一聽,他歪頭看著我,笑呵呵的說,

「卓越啊,首先第一點,我們這種發布會開與不開,有什麼用處嗎?這種發布會能有幾個人關注?再有就是,你的提議已經超出你的權利範疇了。你能做得了你們安總的主嗎?」

我略微有些尷尬。其實黃飛說的對,這種發布會,的確沒幾個人看。但我知道,其他的廣告公司一定會看的。我就是想告訴這些人,奧藍完全可以憑藉這次和青姿的合作,走出困境。

我盡量解釋著,

「黃總放心,我的提議安總會同意的……」

黃飛笑了笑,他看著我說,

「好,我就配合你唱完這台戲。不過,你要是把計劃書給我搞砸了。我可絕對饒不了你……」

其實我知道,黃飛之所以能痛快答應。並不是簡單的因為我這個方案,他也是對奧藍放心。畢竟,奧藍作為廣告行業的老牌勁旅,還是值得信賴合作的。

下樓上車。安然正坐在車裡聽著音樂。見我上來,她把音樂關掉。接著柔聲問我說,

「是我自己回公司,還是你一起和我回去?」

我知道安然這麼問的意思。她以為我是來和黃飛談判的。談判無外乎兩種結局,一種是我加盟青姿。另外是我依舊回奧藍。但她沒想到,我走的是第三條路。

我笑著看著安然。接著,把手機掏了出來。當手機里傳出我和黃飛的聲音時,安然驚訝的問我說,

「你錄音了?」

我笑著點了點頭。雖然錄音不是合同,但我覺得像黃飛這樣的人,一定會說話算話的。而錄音只是多了一種保障而已。更何況,當我走進黃飛的辦公室時。他桌上的錄音筆,已經開始工作了。

我倆就坐在車裡,聽著我和黃飛的對話。安然聽的很認真,當聽到黃飛說我喜歡她時,她臉上露出了羞怯的表情。那一瞬間,我真想把安然擁在懷裡,告訴她,我喜歡她。

整個錄音聽完時,安然激動的看著我。好半天,她才溫柔的說,

「卓越,謝謝你1

我笑了,什麼也沒說。能讓安然由衷的說出「謝謝」,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安然開著車,但她並沒朝公司的方向開。走了一段后,她忽然問我說,

「卓越,你想聽聽奧藍的故事嗎?」

我心裡一動。以前我也曾問過安然,一些關於奧藍和宏圖集團的事情。但她始終沒告訴我,我沒想到這次她居然主動要說。就立刻點頭說,

「如果你想說,我當然願意聽。但你要不想說,也別勉強自己……」

安然笑了。她把車開到了江邊。已經是中午,江邊也熱鬧起來。我倆進了旁邊的一家咖啡廳。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這裡既安靜,又能看到外面的江水。

點了兩杯喝的,安然才看著我,慢悠悠的說,

「其實很多人都知道,宏圖集團的董事長,安宏圖是我的父親。不過大家更好奇的是,為什麼奧藍現在這麼難,但我卻把宏圖的單子全都推掉了……」

我微微點了點頭。關於這事,我曾經問過安然。但她當時並沒給我答案。

安然喝了一口果汁兒,她繼續說道,

「其實今天的宏圖集團,完全就是建立在奧藍的基礎之上。當年我父母他們兩人辛苦創業。從一個小噴繪起步,一直做到了後來的奧藍。當時我們全省像樣的廣告公司也沒幾家。奧藍的崛起,自然受到了各界的關注。那時候,奧藍各種大單不斷,企業的,政府的,個人的。奧藍也因此高速發展,累積了相當充裕的現金流……」

安然說著,她的目光變得憂鬱。她似乎不太願意提父母的那段往事。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