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六十一章 一張照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六十一章 一張照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六十一章一張照片

放下電話,我的心情也輕鬆了起來。mianhuatang.la秦沫唱完了兩首歌后,她下台走到我們這桌。一到跟前,就微笑的看著我身邊的陸雪說,

「卓越,這是誰家的小妹妹,這麼漂亮?」

我笑了下。立刻把陸雪給她做了介紹。兩人握了手,陸雪看著秦沫,真誠的說,

「秦沫,你長的真漂亮……」

陸雪還真不是信口開河。秦沫的長相絕對是一等一的漂亮。秦沫坐到林宥的身邊,她笑著回應說,

「你也很漂亮礙…」

她話音一落,林宥立刻看著她倆說,

「嚴禁互相吹捧!你倆這馬屁拍的也太沒學問了,翻來覆去就兩個字,漂亮!怎麼就沒人誇誇我長的帥呢?」

陸雪一撇嘴,白了林宥一眼,

「說實話,你長的還真挺帥!不過就是嘴巴太臭……」

林宥聽著,立刻把手放到嘴邊拍了拍。又看著陸雪,賤笑著說,

「呦,這麼大的秘密你都知道?你是聞過還是嘗過?要不現在試試……」

林宥說著,竟把頭朝陸雪的方向伸去。兩人之間雖然隔著桌子,但陸雪還是馬上向後白眼直翻,也說不過林宥,乾脆瞪了我一眼,不滿的說,

「卓越,你這都是什麼狐朋狗友啊?」

我無奈的聳聳肩。他們兩個拌嘴我躺槍。這滋味還真挺奇妙的。

閑扯了一會兒,秦沫忽然問我說,

「對了,卓越。下個月你們廣告界好像有個什麼聯誼會,你去嗎?」

我搖搖頭,告訴她說,

「這種聯會都是高管們參加的,我一個小銷售,怎麼可能去呢?」

秦沫說的是廣告界自發成立的一個廣告工商聯會。每年都要舉辦一次聚會。目的就是通過聯誼,大家形成資源互補,互相協作,共同發展。也會請些其他行業的企業家。

陸雪聽著,她插嘴說,

「這個我知道。安總的請柬就是今天下午送來的。對了,沫沫,這廣告圈兒的事,你怎麼知道?」

這兩個女人似乎天生就親近。這剛一認識,就互相稱呼上小名了。

秦沫喝了一口啤酒,她笑著回答,

「當天除了酒會,還有個小演出。一個朋友幫忙聯繫,讓我過去唱首歌……」

說實話,作為廣告界的人士。我對這個聯會還真挺好奇,可惜的是,我這種級別的人,是沒資格去的。

因為第二天還有新聞發布會,我怕誤事,喝了兩瓶啤酒後,我就說什麼也不肯再喝了。林宥和陸雪兩人一邊斗著嘴,一邊拼著酒。他倆倒還挺上癮。

我沒想到陸雪酒量還不錯。林宥已經有些迷糊了,陸雪看著倒什麼事都沒有。她見我無聊,沖我小手一揮,裝作大氣的說,

「卓越,你要是無聊你就先回去。我今天說什麼把這個嘴臭的傢伙灌倒……」

林宥怎麼能服她這個,他漲紅著臉,沖服務員打了個指響,又叫了一打啤酒。我見兩人沒玩沒了,就告訴林宥一會兒把陸雪安全送回家,我就先回去了。林宥嗯了一聲,就不再搭理我。

看來我是真成了多餘的了。和秦沫打了招呼,我直接回了家。

到家沖了個澡后。我拿出化妝品的說明書,仔細的看著。我必須先把功課做足,才能做出一個讓黃飛滿意的方案。

看了好一會兒,手機忽然響了,是艾嘉打來的。一接起來,就聽艾嘉在那頭著急忙慌的說道,

「卓越,我現在沒在市裡。我剛給陳嵐打電話,她生病了,好像挺嚴重。我現在也回不去,你去看看她吧……」

艾嘉的話,讓我心裡咯一下。陳嵐的抵抗力不好,每到節氣交替的時候,她經常會感染上流感。但我不知道陳嵐住哪兒,忙問了艾嘉。艾嘉告訴我后。我掛斷電話,直接小跑下樓。

打了一輛計程車。剛走沒多遠,我忽然意識到。我是不是太冒失了?陳嵐現在有周天成,我這麼去,算是怎麼回事?

每每想到陳嵐和周天成,我的心裡就會針刺一樣的疼。想了下,我又把電話給艾嘉打了過去。艾嘉聽我一說,她竟然有些生氣了,她問我說,

「卓越,就算你和陳嵐不是夫妻,最起碼我們還是朋友吧?再說,她也並沒和周天成同居。你怎麼就不能去了?」

艾嘉是我們幾人當中,脾氣最好的。她這一生氣,反倒讓我覺得有些內疚。可能的確是我想多了吧。

按照艾嘉給的地址,我找到了陳嵐居住的小區。小區不大,也不太規範。我上樓,輕輕敲了幾下房門。裡面沒有回應。我心裡更加擔心,忙用力再敲。同時摸出手機,準備給陳嵐打電話。

剛找到號碼,門一下開了。就見陳嵐頭髮凌亂,臉色慘白,虛弱的站在門口。她一見我,先是楞了下。接著,她下意識的整理下頭髮。問我說,

「卓越,你怎麼來了?」

看著陳嵐柔弱的樣子,我心裡又是一疼。以前我們在一起時,別說重感冒,就是她打個噴嚏,我也會強迫她喝些姜水的。

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上前一步,用手背貼在她的額頭上。陳嵐似乎想躲,但她最終還是沒動。

額頭滾燙!

我眉頭緊皺,馬上說道,

「換衣服,我帶你去醫院……」

陳嵐猶豫了下,她看著我,嘴唇顫動。她似乎想忍著眼淚,但淚水還是湧出了眼眶。

看著陳嵐,我鼻子也是酸酸的。這個當初我拿著當做寶貝一樣的女人,此時生病,身邊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我心裡五味陳雜。而最多的,還是心疼她。

進了陳嵐的房間。她去換衣服。而我坐在沙發上,打量著房間。房子不大,但收拾的卻很漂亮。是一種時尚簡約的裝修風格。我知道,這是陳嵐最喜歡的風格。當初她曾對我說過,等有一天我們有自己的房子時,就按照西歐的風格來裝修。

看了一圈,我的目光最終落在書桌上的一個相框。當我看清裡面鑲嵌的相片時,我心裡再次針扎一樣的痛!相片是我和陳嵐在校園門口的合影,是畢業時候照的。照片中的我倆,都笑容滿臉,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我記得那天照完相,陳嵐就和我說。有一天我們結婚時,她一定要穿著婚紗,再回校門口合照一張。那個時候,我們總喜歡給對方承諾。並且固執的認為,這承諾一定會實現。可最終,所有的承諾,都隨著時光的流逝煙消雲散。或許,我們都已經忘記了,在青春的歲月里,我們曾許下過的,最美好的誓言。

我看著照片發獃。除了心疼之外,也有些疑惑。我們已經分手了。她為什麼還要把這相片留著,還擺放在這麼顯眼的位置。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