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一章 生日邀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一章 生日邀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七十一章生日邀請

我剛要繼續說,就見陳嵐從別墅里走了出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她朝我和陸雪的方向看了一眼。陸雪也看到了陳嵐,她沒再說話。用力的瞪了我一眼,氣呼呼的轉身走了。路過陳嵐身邊時,她也不理陳嵐,低頭進了別墅。

我苦笑。陳嵐奇怪的看了陸雪一眼。接著,慢步走到了我的身前。她微笑的看著我,輕聲說道,

「卓越,把人惹生氣了,就要抓緊哄。『女』人是要靠哄的……」

我微微皺了下眉頭。陳嵐是誤會了。她一定是覺得我和陸雪之間有什麼別的事。但她的話,卻讓我心裡一陣失落。從前是我哄她,現在她讓我哄別人。

我看著她,苦笑著搖了搖頭,

「哄就能哄好嗎?該離開的,早晚都會離開的……」

陳嵐知道,我的話,指的是我們兩人。

陳嵐看著我,她微微搖了搖頭。拿過我的煙頭,扔到地上踩滅了。接著嘆息一聲,慢悠悠的說,

「卓越,人生其實不就是這樣嗎?有相遇,就會有分開。我們不能只留戀從前,我們要往遠處看。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就像江水東流,永遠都不可能回頭的……」

陳嵐的話,如同一根銀針,扎的我心裡一疼。

我當然知道,我們不會回頭,也不可能回頭。但我總是不甘心。我最堅信的愛情,最終輸給了現實,輸給了一個有家室的男人。

我微微嘆了口氣,看著遠處,再次問道,

「你不留戀從前嗎?如果不,為什麼你的書桌上,會有我們從前的照片呢?」

這是一件我本不想提的事情。mianhuatang.la網可被陳嵐的話刺『激』,我還是說了出來。

陳嵐面無表情的看了我一眼,她淡淡的說道,

「你覺得一張照片能代表什麼呢?如果你覺得那張照片會讓你產生什麼聯想,那好,我回去就把它扔掉。這總是不是就代表一切都過去了?」

陳嵐的話很尖銳。態度也並不友善。我被她『激』怒了!我冷笑的說了一句,

「隨便你1

說完,我轉身走了。

我越來越不懂陳嵐了。她現在就像一個矛盾體一樣。有的時候,對我溫柔的讓我覺得我們還和從前一樣;而有的時候,她又冷漠的還不如一個陌生人。

回到客廳,陳嵐也跟著回來了。陸雪似乎好了一些,她看著我們說,

「大家就根據這裡的情況,需要帶什麼,下午回去準備吧。明天一早,在奧藍『門』口集合。司機還會送我們過來的……」

眾人出『門』上車。剛到車上,我手機忽然響了。看了一眼電話號碼,我不自覺的笑了。電話竟是孔姨打來的。接起電話,就聽孔姨在電話那頭說,

「小卓,我是你孔姨。今天我過生日,晚上一起吃飯吧。你可不許告訴我沒時間埃我好久沒見你了,你也不說給孔姨打個電話……」

孔姨也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她先是說了一大通。等她說完,我才笑著答應說,

「放心吧孔姨!別的事情我可以不去,您過生日我一定會到的……」

又和孔姨閑聊了幾句,她才放下電話。

回到市裡已經是下午了,我也沒回家,直接去了商場,準備幫孔姨選份禮物。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相中的,又太貴。我在林宥那借的錢,只剩下兩千多塊。青姿的單雖然簽了,但提成還要等一陣子才能到手。我還得考慮我自己的正常『花』銷,能自由支配的錢,就更加少了。

實在沒辦法,我只好給安然打了電話。想問問她孔姨有什麼愛好。當我把這事和安然一說之後,安然的反應倒是讓我有些意外。她苦笑著說,

「卓越,你別聽她的。今天不是她生日。哎,也不對,也算是她生日。但你什麼都不用買……」

安然的話把我說糊塗了。生日怎麼還有算不算的。安然哭笑不得的和我解釋說,

「我告訴你,我媽一年要過四個生日。她身份證上的生日和實際生日不符,但她這兩個生日還都要過。這兩個還是陽曆的,還有兩個『陰』歷的。所以一年,她要過四個生日的……」

我聽著哈哈大笑。但心裡卻有些微微酸楚。我知道孔姨之所以要過這麼多生日,其實並不是想要什麼禮物。她是希望能有人能陪她。安然平時忙,偶爾才回家一次。孔姨只能用生日當做借口,能和家人聚一聚。

哎!可憐天下父母心!

最後實在沒辦法,我只好選了一條紫紅『色』的圍巾。畢竟秋天了,出去散步應該能用得上。又買了幾樣水果,外加一束鮮『花』。打車去了孔姨說的地址。

孔姨給我的地址是她的家。也是這座城市中非常有名的別墅區。以前路過這裡時,就曾被這裡的豪華所吸引。如今走近一看,更是被這裡的奢華所震撼。『花』園、泳池、豪車,在別墅區里隨處可見。

在一座古樸典雅的黑鐵『門』前下車。看著眼前這座歐式別墅,這就是孔姨的家了。看著三層的,如同童話里城堡一樣的別墅。我心裡不禁有些好奇,安然放著這麼豪華的別墅不住,卻偏要住一個已顯破敗的小區。看來這有錢人的世界,真是我們普通人捉『摸』不透的。

摁了『門』鈴。好一會兒,一個保姆模樣的人開了『門』。一見我手裡拿的東西,她立刻笑著說,

「是卓先生吧?」

我禮貌的笑著點頭。

「快請,孔太太在等著您呢……」

和保姆走進了院子。我才發現這裡別有『洞』天。院子收拾的很整潔,幾棵粗壯的梧桐樹旁,是一個音樂噴泉。不遠處的挾花』園裡,更是奼紫嫣紅。

路過一條長長的迴廊,我和保姆走進了別墅。

一進『門』,就見安然正站在『門』口,笑『吟』『吟』的看著我。她已經下班回家了。見我進來,她接過我手中的鮮『花』。還沒走兩步,就聽身後的孔姨喊說,

「安然,放下。『花』兒是送我的,你別碰……」

說著,就見孔姨也不知道從哪個房間里走了出來。一到跟前,立刻從安然把鮮『花』搶了過去。放到鼻子底下聞了著,得意的看著安然說,

「真香1

安然無可奈何的看了我一眼,接著不屑的對孔姨說,

「切!白給我都不要……」

孔姨頭一歪,故意氣安然,

「你不要?我猜小卓都沒送過你『花』吧,是吧,小卓?」

孔姨的話讓我有些尷尬,我的確還沒給安然送過『花』。為了緩解尷尬,我馬上把手裡的圍巾禮盒遞了過去,笑著對孔姨說,

「孔姨,生日快樂1

孔姨高興的接了過去,和安然一起帶著我走過長廊,到了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