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二章 意外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二章 意外客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七十二章意外客人

一進客廳,我就被眼前的豪華驚呆了。mianhuatang.la.訪問:.。客廳的整體裝修也是典型的歐式風格。巨大的水晶吊燈,淡紫『色』的大理石地面。上面還鋪著柔軟的『波』斯地毯。一面整體的落地窗前,擺放著兩個一米多高的『花』瓶。『花』瓶里是手工『插』『花』。

孔姨把『花』和禮盒放下后,她對安然說,

「然然,你先陪小卓看看,我去廚房,給你們做幾道我的拿手好菜……」

孔姨一走。我和安然坐到沙發上,安然一邊給我削著水果,一邊對我說,

「卓越,不好意思。我沒想到我媽媽還通知你了,這又讓你破費了……」

我笑了下,搖頭說,

「我『挺』喜歡孔姨的。能和她接觸,本身就是我的榮幸……」

我說這話並不是誇張。孔姨雖然現在退休了。但我知道,她當年也是個叱吒商界的『女』中豪傑。能和這樣的人接觸,無形中都會學到很多東西。

我說著,故意逗安然,

「再說是孔姨邀請我的,你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

安然撇了下嘴。把削好的梨分成兩半,她遞給我一半。我一接過來,又逗她說,

「安然,你沒聽過嗎?梨是不能分著吃的。這代表要分離的意思……」

我本是一個玩笑。誰知安然楞了下,她馬上把我手中的梨拿了回去。放到一旁,小聲的埋怨我說,

「知道不早說……」

安然的態度讓我有些驚訝,一股暖流在我心裡迴旋。她這麼做,是不是代表對我也有好感呢?但我馬上否定自己。身份地位的差異,讓我不敢繼續想下去。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我和安然閑聊了幾句,安然忽然說道,

「卓越,其實我也沒想到青姿會派陳嵐過來的。如果你要是感覺彆扭,我再給黃總打個電話,讓他換個人吧?」

我苦笑了下,搖了搖頭,

「沒事的,工作就是工作,我能分得清的……」

安然一聽,她歪頭看著我,又問說,

「卓越,你是不是還沒忘了她?」

我不解的看著安然,反問她,

「為什麼這麼問?」

安然聳聳肩,微笑著說,

「就是好奇而已1

我微微嘆息一下。感嘆的說,

「忘是不可能忘的,畢竟那麼多年的感情。只是現在看淡了,也理解她。畢竟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她做的或許也沒錯吧……」

很我熟悉的人都知道,我和陳嵐分手,是因為她的出軌。可我還是不希望有任何人說她的不好,哪怕她給我帶來過屈辱。

這可能就如陳嵐說的那樣,在我們的生命中,彼此已經成為了親人。

我的回答讓安然也有些意外。她沉默著,一言不發。客廳里的氣氛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有些尷尬。一時間我也找不到合適的話題。我們兩人就這麼默默的坐著。

忽然,就聽孔姨一邊接著電話,一邊走進客廳。到了客廳時,電話也通完了。她坐到對面的沙發上,看著安然說,

「然然,東方一會兒也來……」

我一下愣住了。界宇廣告的遲東方居然要來?安然似乎也有些意外,她埋怨孔姨,

「媽,你告訴他幹什麼啊?不是說好了,就我們三個一起吃頓飯嘛?」

孔姨馬上搖頭,她反駁說,

「不是我告訴他的,是他主動給我打的電話。這孩子記『性』好,前幾年給我過了一次生日後。每年到今天,他都會給我打電話的。剛才我就客氣一下,說你倆也在,讓他過來一起吃飯。誰知他也沒拒絕,竟直接答應了。你說這不能怪我吧?」

安然無奈的嘆息一聲。而孔姨馬上又說,

「再說了,東方來你怕什麼?其實東方這孩子也『挺』優秀的,我以前倒是一直希望你倆能在一起。可這孩子有一個『毛』病不好,太『花』心。我在外面總能聽說他的那些『花』邊新聞。不是找個模特,就是包個小演員。總是風流事不斷……」

安然看了我一眼,她的表情極不自然。她打斷孔姨說,

「媽,求你了,您別胡說了行嗎?我和東方就是好朋友,哪像你想的那樣……」

孔姨一撇嘴,不屑的說,

「還好朋友?你以為我不知道啊,你倆高中時候互相通過情書呢,我都看過……」

「媽1

安然急了。她滿臉羞紅。一臉尷尬的沖孔姨喊著。

我『摸』了『摸』耳垂兒,一時間也無比尷尬。孔姨這時候似乎才想起了我,她馬上話題一轉,沖我說道,

「我現在看這些年輕人啊,還是卓越靠譜……」

話沒說完。外面的『門』開了。隔了一會兒,就見保姆帶著遲東方走了進來。遲東方依舊是一身奢侈的名牌,手裡大包小包提著不少東西。一束金『色』的玫瑰,尤其顯眼。

一進客廳,我們幾人都站了起來。遲東方先是把禮物遞給孔姨后,接著把一束金玫瑰遞給安然,微笑著說,

「安然,送給你的。喜歡嗎?」

安然接過玫瑰『花』,她放到鼻子底下聞了聞,笑著點頭,

「謝謝!很漂亮1

還有一個禮物送給你。說著,他拿出一個圓柱形的鐵盒。一打開,一股涼氣從鐵盒裡飄了出來。他遞給安然說,

「知道你最喜歡學校附近的炒冰果了。馬上天涼,攤主就要不出攤了。再想吃到,可就得等明年嘍。我剛才特意去買的……」

安然看著炒冰果,她眼睛一亮。接過之後,就立刻吃了一口。

看著兩人高興的樣子。我的心裡有些失落。我忽然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多餘的人。我甚至有些後悔,今天來這兒了。但同時我又有些佩服遲東方。他想的很周到,給孔姨過生日,又沒忘了安然的禮物。

安然吃了一口,猛的一下想起了我。她急忙回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我。嘴裡的冰果還沒咽下去,就馬上對遲東方說,

「東方,這是我同事卓越,你們見過的……」

我心裡雖然一百個不情願,但還是禮貌的和遲東方握了手。我能感覺到遲東方明顯的輕蔑,他的手剛搭到我的手上,立刻就拿開了。好像我會『弄』臟他的手一樣。

「卓越?我們見過嗎?對不起,我有點記不住了……」

不知道遲東方是不是故意的,但他的話卻讓我有些尷尬。

安然歉意的看了我一眼,馬上嗔怪的看著遲東方,埋怨他說,

「你怎麼能忘呢?就前幾天,你去我們公司……」

遲東方沒等安然說完,他就「哦」了兩聲,似乎想起來了。

「人齊了,走,吃飯去1

孔姨說著,帶我們朝餐廳走去。我走在最後面,默默的想著,這頓飯恐怕不會那麼容易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