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四章 有錢真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四章 有錢真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七十四章有錢真好

安然忽然不再說話了。但她臉若冰霜,獃獃的看著我。

而我卻始終看著桌上厚厚的兩沓鈔票。兩萬塊,是我四個月不吃不喝的工資。有錢真好!有錢就可以住豪宅、開豪車;就可以用錢隨意的羞辱別人;有錢陳嵐就不會離開我!

我慢慢的端起了酒杯。

「卓越1

安然的聲音不大,但卻滿是失望。

我努力的沖安然擠出一絲微笑。端著酒杯,慢慢的放到嘴邊。一仰頭,一口喝光。這酒一點都不辣了,和水好像沒有什麼分別。

安然獃獃的坐在那兒,一言不發。而遲東方則拍手說,

「卓先生,好酒量1

我不理會他的嘲諷。拿起桌上的兩萬塊錢,用我最後的理智,努力的沖孔姨笑說,

「孔姨,生日快樂。我該走了……」

孔姨至始至終一句話也沒說。而我晃晃蕩盪的站了起來,幾次都險些摔倒在一旁。

這房子太大了,我竟找不到出去的路。不知什麼時候,安然默默的走到了我前面,她帶我走了門。

院子里的路燈早已經亮了,照的四周一片光明。秋風吹過,一陣清涼讓我不禁打了個冷戰。安然默默的帶我走到大門口。黃暈的燈光照在安然的臉上,讓她又多了一份朦朧的美。

安然看著我,好一會兒,才幽幽的說著,

「卓越,我失望了!很失望1

我笑了!而我呼出的酒氣,讓安然有些不適應。她微微的轉過了頭。

我看著安然,反問她,

「安總,我什麼時候讓你有過希望呢?」

安然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下。她盯著我,冷冷的說,

「別叫我安總1

的確,我已經好久沒叫她安總了。

但我卻冷笑,反問她,

「那我叫你什麼?安然,還是然然?呵呵,我不配,那不是我應該叫的!安總!我只是你公司的員工,你的下屬而已1

安然緊緊抿著嘴唇,很顯然,我的話刺激到她了。

「卓越,你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我呵呵傻笑著。把手裡的兩沓錢攤開,厚厚的一大把,讓我有些握不祝有幾張掉在了地上。我看著安然,呵呵傻笑著,帶著濃濃的醉意說著,

「安總,我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我愛錢!有錢的感覺多好啊?有錢就可以吃得好,住得好,用得好。有錢就可以灌別人喝酒,可以搶別人的女友。我們沒錢怎麼辦?我們沒錢就只能任人羞辱,連喜歡別人都不敢開口。還是有錢好啊,有錢真他媽好礙…」

我和普通的醉鬼沒什麼兩樣。開始喋喋不休,而說到最後,我已經變成嘶喊了。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喊!我只知道,我壓抑!如果不喊出來,我恐怕會憋瘋。

忽然,我猛的一抬手。厚厚的鈔票,被我高高的拋到了半空中。它們在空中飄浮,散落。和落葉並沒有兩樣。

安然的眼圈紅了,兩滴清澈的淚珠,從她臉頰滑落。她緊緊抿著嘴唇。失望的看著我!

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同事,我們只是同事!

我笑著轉身,慢慢的走著。我知道,我已經走不出直線了,我一直晃晃蕩盪的,像一個孤魂野鬼,在寬敞的柏油路上遊盪著。

陳嵐和安然的身影輪流在我腦子裡閃過。我呵呵傻笑著,回想著我的學生時代。那時候真好!那時候的我單純的嚮往著成長,嚮往著明天。我天真的以為,步入社會後,我會收穫愛情的果實,會在事業上大展拳腳。可生活呢?卻讓我傷痕纍纍。

也不知走了多遠,我累了!我忽然抬著頭,對著天空大喊一聲,

「陳嵐1

我的聲音在空中回蕩著。而我卻蹲在地上,像一個孩子一樣,委屈的哭了!

我討厭男人哭。我覺得男人應該頂天立地,流血流汗不流淚。但我還是哭了。這是我和陳嵐分手后,第一次哭。我不知道是因為陳嵐,還是安然。或者只是因為生活給我的委屈。

我不知道我怎麼到的家。我只記得,在我走進小區時,有兩束車光在我的身後。會是誰呢?我不想去知道。

醒來時,我是穿著衣服窩在沙發上的。腦袋昏沉沉的。我摸出一支煙點著,在沙發上呆坐了一會兒。昨天發生的一切,都歷歷在目,但我沒有絲毫的後悔。這段時間,和安然的頻繁接觸,讓我有時候會偷偷的想,她是不是也對我有些好感,甚至也會喜歡我。可通過昨天她和遲東方的對話。我發現,我是做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夢。

我必須要重新定位我和安然的關係!我們只是上下級,只是同事而已!

簡單收拾了下,又帶了幾件換洗的衣服。我直接去了公司。陳嵐、陸雪幾人都已經先到了。上車出發,我又回頭看了看,門口進進出出的人群中,並沒有安然的影子。

到了別墅。大家開始分頭準備資料。我讓汪濤以現在已經開發的新品為例,負責策劃案部分。陸雪負責市場比對,把所有同類型商家的產品都進行列表比對。而陳嵐和她的同事趙傑負責青姿所有產品的細化。我要了解青姿這些年的市場佔有率,以及主要客戶群體。

大家分頭忙著。我剛看了一會兒資料,忽然一杯牛奶遞到我的眼前。抬頭一看,竟是陳嵐。陳嵐對我微微笑下,溫柔的說道,

「今天又沒吃早飯吧?」

我苦笑著接過牛奶,是熱的!喝了一口,反問她,

「你怎麼知道?」

陳嵐歪頭看著我,笑了下,

「一上車就聞到你身上的酒味了。你喝完酒第二天早上最不愛吃飯,快把牛奶喝了吧。不然胃該不舒服了……」

陳嵐的關心,讓我心裡酸酸的。但這關心似乎來的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