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八章 拈花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八章 拈花一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七十八章拈『花』一笑

和卡琳分開后。strong.la/strong。wщw.更新好快。我直接回到了家裡。這一下午,我都在琢磨卡琳和我說的話。她說奧藍的水很深,以及什麼大幕剛剛拉開。這些話讓我有些莫名其妙。

我在奧藍快三個月了。雖然奧藍現在處在低谷,但我沒看到它和任何別的公司有什麼區別。中層和高管對安然也『挺』尊重。下面的人雖然偶爾有點小埋怨,但這種事在哪個公司都有,再正常不過的了。這一切的一切,我也沒看出有什麼異常,更沒看出這水深在哪裡。

想了好一會兒,也沒想出個所以然。我乾脆不想了。我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好,至於其他的,也不是我一個普通員工能考慮的。

到了時間,給陸雪打了電話,約好地方,我開車過去接她。陸雪一上車,她看著我就問,

「卓越,你看我的妝化的是不是有點濃?」

她實際和平常也沒太大的區別。只是略施粉黛而已。

看著她緊張的樣子,故意逗她說,

「陸雪,你說你連對方長什麼樣都沒見過。你至於這麼緊張嗎?說不定一會兒你見到的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大爺呢……」

陸雪小嘴一撅,她充滿嚮往著說,

「卓越,你根本就不懂愛情!我嚮往的愛情,是我們在靈魂上能夠契合併溝通。我不會在意對方長什麼樣,更不會在意他的年齡。我只在意,我們在一起的感覺。懂嗎?感覺1

我哈哈大笑。mianhuatang.la平時還沒發現,這個天真可愛的陸雪,竟然還有『女』文青的潛質。

我也不理她,開車直奔機常

在路上時,我忽然想起卡琳中午對我說過的話。我想到陸雪平時就跟在安然身邊,她或許會了解一些。就試探著問她說,

「陸雪!你覺得公司里的這些人,對安總評價怎麼樣?」

陸雪還沉浸在她未曾謀面的男友的想象中。我的問題讓她一愣,她想了一下,回答我說,

「還好吧!只是有些人覺得安總把集團的單子這麼推掉了太可惜。畢竟現在公司的單子少,大家的獎金會受到影響。所以會有些抱怨……」

我點了點頭。陸雪的話和我之前想的差不多。她也沒見公司里有什麼風吹草動。難道卡琳真的是在危言聳聽?

陸雪想了下,她又接著說,

「其實安總開始的時候,也並沒打算推掉集團的單子的。只是有一天,集團來了個人。她和安總在辦公室里談了好久。她走後,安總的心情似乎不太好。第二天,她就宣布,終止和宏圖集團的所有業務。正在進行的單子,也都停了下來……」

我聽著更加不解,追問一句,

「他們都談了什麼?你知道嗎?」

陸雪呵呵傻笑的看著我,取笑說,

「你傻啊!她們談話,我一個小助理,怎麼可能讓我得到呢?」

一想也是,我的確是問了一個弱智的問題。但我卻更加好奇,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說了什麼,居然讓安然把集團的單子停了。那安然的父親呢?對這件事就是不聞不問?

我這些問題,在陸雪這裡是得不到答案。以我現在和安然的關係,我也不可能直接問她。

到了機場,我把車停到停車常陸雪一人去接機,我就在車裡一邊『抽』煙,一邊擺『弄』著手機。忽然進來條簡訊,是安然發來的。只有幾個字:

「卓越,計劃書進展怎麼樣?」

這一周,我和安然沒有任何的聯繫。此時看到她的簡訊,我心裡竟砰砰直跳。我馬上回她:

「計劃書不太順利。但正在努力中。」

剛發出一會兒,安然就馬上回復了:

「辛苦了!山上冷嗎?」

我不知道這是安然關心我,還是一句隨意的問話。我想了下,和她實話實說,

「這幾天還算可以。但我現在沒在山上,在機場,接一個朋友1

這條簡訊發出去之後,安然再沒回我。我坐在車裡暗自想著,安然是不是不高興了?因為我下山,也沒和她打招呼?

我正想著,就聽外面傳來陸雪喊我的聲音。我開『門』下車,見陸雪和一個男人一起走了過來。一看這男人我一下愣住了。

他倒不是六十多歲的老大爺。他看上去能有三十多歲。穿著一套牛仔服。只是上面好幾塊油漬。給人感覺髒兮兮的。頭髮更是『亂』七八糟,像一個鳥窩一樣。還戴著一個寬大的黑框眼鏡,鏡片有酒瓶底一般厚。我看著都感覺『迷』糊。身後背著一個大大的雙肩包。如果在街上遇到這樣的人,我一定會以為他是個掉隊的驢友。

兩人一到跟前,陸雪尷尬的看了我一眼。但她馬上指著我說,

「這位是卓越,是我的……」

陸雪話還沒等說完,我立刻主動伸出了手說,

「卓越,陸雪的司機1

和他這麼一近距離,我立刻聞到一股子酸酸的汗味兒。我忽然同情起和他同機的乘客了,在這種味道下熏陶了這麼久。應該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呢?

陸雪白了我一眼。這男的也不在意,他呵呵的笑著,自我介紹說,

「你就叫我拈『花』就行……」

「拈『花』?」

我強忍著沒噴出來的笑,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我奇怪的看了陸雪一眼。陸雪略有些尷尬,但她還是解釋說,

「他的網名叫拈『花』一笑,大家平時都這麼叫他……」

我傻呵呵的連連點頭。這麼粗糙的大漢,居然叫拈『花』。他怎麼不叫采『花』呢?

拈『花』似乎也看出我的疑『惑』,他推了推眼鏡。馬上解釋說,

「其實我這網名可是有來歷的。那是靈鷲山釋迦摩尼佛祖說法,當時大梵天王將一朵金婆羅『花』獻給佛祖。佛祖捻起金婆羅,一句話也不說。眾弟子不明白他的意思,唯有摩訶迦葉微微一笑。後來佛祖就把衣缽傳授與他……」

這傢伙似乎說起來沒完。我急忙打斷他說,

「不著急,一會兒你再慢慢講。咱先上車……」

我們三個上車,陸雪和拈『花』坐在後座。還沒開多遠,就聽拈『花』對陸雪說,

「雪兒,這是我在飛機上給你寫的詩,你看看,喜歡嗎?」

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捏著嗓子說話。聽的我『雞』皮疙瘩一下全起來了,我打了個冷戰。這世界,太特么的奇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