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九章 現代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七十九章 現代詩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七十九章現代詩人

陸雪早已經提前給拈『花』定好了房。mianhuatang.la.-把兩人送到酒店『門』口,我故意逗陸雪,我回頭學著拈『花』的說話方式,喊她說,

「雪兒,我就不打擾你們兩個了。你說我什麼時候來接你……」

陸雪馬上在我的肩上打了一下,她瞪著我說,

「你胡說什麼呢?拈『花』把背包送上去。我們一起吃飯去,你也去……」

我嘿嘿一笑。在車裡等著他倆。我猜陸雪不可能把我扔下,單獨和他約會的。

陸雪選的是一家火鍋店。她和服務員點菜時,我問拈『花』說,

「拈『花』,把你寫給雪兒的詩拿給我看看吧……」

也不知道為什麼。一見這人我就想逗逗他。陸雪馬上警惕的看了我一眼,她知道我沒安什麼好心。剛想阻止拈『花』。但拈『花』已經把日記本遞給了我。

這年頭,用這種筆記本的人不多。打開一看,裡面寫滿了各種詩歌。拈『花』幫我翻到最後一頁,指著說,

「這首,這是我在飛機上給雪兒寫的……」

「卓越!別看1

陸雪想阻止我。但已經晚了。我不但看了,還念了出來。

《致雪兒》

你的名字,就像天邊的雲彩

我努力追逐,想把你帶到我的身邊來

是上天,讓我們相遇

又讓我們相愛

……

我正讀著,陸雪一下把筆記本搶了過去。她狠狠瞪了我一眼,不滿的說,

「卓越,你太過分了1

我嘿嘿壞笑。而拈『花』根本不當回事,他問我說,

「卓越,我寫的怎麼樣?」

我點了點頭,

「寫的不錯!不過我怎麼感覺有股子最炫民族風的味道呢……」

我以為我這麼說,拈『花』會不好意思。沒想到他沖我豎起了大拇指,直接說道,

「你說的還真對,當時我腦子裡還真出現了最炫民族風的旋律……」

我暈倒!

火鍋一好,拈『花』也不客氣,他開始大口的吃著。陸雪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她居然要的是大鍋。被拈『花』的旋風筷子在裡面一攪合,我根本也沒心情吃了。只好喝著果汁兒,無聊的看著他。

陸雪也沒動筷子。她幾次尷尬的看著我。拈『花』吃的差不多后,才看著我倆,驚訝的說,

「你們兩個怎麼不吃啊?味道不錯的……」

陸雪苦笑著搖頭,

「我們吃過飯了,你多吃點吧,飛機上的飯肯定吃不飽的……」

陸雪倒是『挺』會關心人。

拈『花』「哦」了一聲。又吃了好一會兒,才擦了擦嘴。扶著他瓶底一樣的眼鏡,看著我說,

「卓越,我想問你認不認識出版社的人。我這次來,一個是想見見雪兒。再就是想把我這本詩集出了……」

「出版?」

我哭笑不得的看著拈『花』。如果他寫的要是詩的話,那我估計全國得有十億詩人。

我搖頭,指著陸雪說,

「我不認識,你問她吧……」

陸雪尷尬的笑了下,搖頭說,

「我也不認識……」

「哎1

拈『花』嘆了口氣。『摸』著他的筆記本,像個寶貝一樣似的說,

「一個詩人最大的悲哀,是他寫的詩,沒人能懂1

看著拈『花』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我真有點受不了了。我指著陸雪,故意說道,

「怎麼能沒人懂,雪兒懂礙…」

陸雪馬上瞪了我一眼。她居然也開始覺得不好意思了。

拈『花』倒是一臉柔情蜜意的看著陸雪,他感嘆著,

「是啊,可我不能只有雪兒一個讀者埃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讀我的詩,他們會因為我的詩,而愛上文學……」

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感覺身上只發冷。要不是陸雪之前說過,我肯定認為他『精』神不太好。

我打斷他的話,問他吃飽沒有。要是吃飽了,就回酒店。

把拈『花』送回酒店。他上台階時,還一步三回頭的看著陸雪。我故意逗陸雪說,

「雪兒,你的拈『花』等你呢,你不上去啊?」

我說完這話,已經做好了挨打的準備。誰知陸雪就坐在副駕上,她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就伸出了手,在她眼前晃『盪』下,問她說,

「雪兒,想什麼呢?你不會也要作詩吧?」

陸雪轉頭看著我。她苦著臉,感覺像是要哭一樣,和我抱怨著說,

「卓越,他在網上不是這樣的。他很博學,懂得特多。可一見面,他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陸雪哭喪著臉看著我。她是真無奈了。我嘆了口氣,慢悠悠的說,

「哎!誰知道他之前寫的詩,是不是抄別人的。也就你傻,他說什麼你信什麼……」

陸雪吭吭兩聲,她苦著臉看著我,

「卓越,我想哭。兩年啊,我兩年的感情埃就這麼毀了,你讓我還怎麼相信愛情礙…」

我把肩膀朝陸雪的方向遞了過去,學著拈『花』的口氣說,

「來,雪兒,哥哥的肩膀給你依靠,哭吧……」

一通粉拳,劈里啪啦的砸在我的肩膀上。

為了不耽誤第二天的工作。我和陸雪連夜趕回山上的別墅。正開著車,陸雪的手機響了。她看了一眼,就苦著臉對我說,

「卓越,他問我是不是對他不滿意,我怎麼說?」

「實話實說1

「不行,那太傷人1

陸雪這丫頭『挺』善良。

「那你就說滿意1

我也不知道陸雪怎麼回答的。過了一會兒,陸雪又說,

「他說明天想讓我帶他在市裡逛逛,我怎麼辦?」

「告訴他你明天出差1

不一會兒,陸雪又說,

「他說等我回來1

「你說你永遠不回來了1

陸雪徹底崩潰了!

陸雪到底怎麼和拈『花』說的我不清楚,反正接下來的兩天,只要手機一有動靜,陸雪就會嚇一跳。

我也沒再問這件事。套用網上的一句話,自己約的炮,含淚也要打完。陸雪自己招惹的拈『花』,她應該自己學會處理。畢竟吃一塹,長一智。

計劃書的進展出乎意料的慢。主要原因就一點,我們一直沒定位準一款真正適合市場的產品。原因其實也並不複雜,現在市面上所有的化妝品都大同小異。但青姿畢竟只是屬於中等品牌,想要憑藉一款新品打開市常需要做的,不是簡單的跟風,而是一定要另闢蹊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