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八十章 上山探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八十章 上山探望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八十章上山探望

一晃半個月過去了。.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wщw.更新好快。我的心情也越來越煩躁。所出的幾份計劃書看著都還不錯,中規中矩的。但我知道,新品一旦上市,絕對達不到青姿想要的效果。

這天下午,我們正在開第n次討論會。大家討論的正熱鬧。外面的『門』開了,一回頭,就見安然和黃飛走了進來。而黃飛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周天成。

這是一個讓我非常尷尬的場面。一面是安然,上次醉酒後,我倆只發過一次信息,就聊了兩句而已。而另一面是周天成。一個把我當初最心愛的『女』人搶走。現在,還是我的甲方。

幾人一進來,黃飛就率先和我們握著手。他一副首長基層視察的架勢,邊握手邊說道,

「幾位辛苦了。今天和安總一起來看看各位,給你們帶了點吃的,晚上大家一起聚聚餐。不過咱們說好了,今天不談工作,只談風月……」

黃飛還是和從前一樣爽快。他說著。就見他的司機和助理搬著兩個保溫箱,朝廚房走去。黃飛指著說,

「這可是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今天晚上就拿它們下酒……」

安然也和眾人握了手。輪到我時,她的手只在我手上搭了一下,就立刻拿開。那一瞬,我的心情立刻跌落到谷底。

大家閑聊了幾句。因為黃飛是第一次來,安然就帶著他四處看了下。而周天成一直在客廳,他和陳嵐在低聲說著什麼。看著他倆有說有笑的樣子,我心裡又是一陣刺痛。

以前和林宥聊過。我說我會徹底放下和陳嵐的這段感情的。但林宥卻搖頭,他說你永遠放不下。mianhuatang.la你放不下的不是感情,而是那種挫敗感。你敗在了一個有家室的中年人的身上。所以,你會不甘心。所以,你永遠放不下。

林宥像一個預言家一樣,他早已經把這一切看透。我平時雖然可以還算從容的面對陳嵐。可當看到她和周天成時,我依然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失落,和一種錐心的疼痛。

我忽然發現我是多餘的。好像出現在哪裡都不太對。汪濤一直站在窗邊,他走到我身邊。輕輕碰了我一下,小聲說,

「走,出去『抽』支煙吧……」

汪濤平時沉默少言。但他的觀察力卻不一般。他明顯感覺到了我的尷尬,所以才叫我出去。

山腰上,一陣秋風吹過。樹林的落葉紛紛飄落。秋天的肅殺,在山上感覺的尤其明顯。

我和汪濤『抽』著煙,看著山腳下的景『色』。好一會兒,汪濤才開口說,

「卓越,你覺得安總他們為什麼會忽然來看我們?」

汪濤的話讓我有些意外,因為我覺得他問了一句廢話。我看著他,不解的反問,

「當然是來看我們計劃書的進展了,難道還有別的事情?」

汪濤笑了下。他用力的『抽』了一口煙,抬頭看著我,又問,

「那為什麼青姿的周總會來呢?」

「你什麼意思?他是青姿的副總,怎麼不可以來?」

我更加糊塗。周天成他跟著來不很正常嗎?汪濤沒說話,他只是笑了下。接著,把目光看向遠處。

我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周天成現在根本不負責我們這個單子。而汪濤也知道周天成和陳嵐的事情,上次周天成前妻在會議室大鬧時,汪濤也在的。

我苦笑下,

「汪濤,你繞了這麼大的彎子。就是想告訴我,周天成是來看陳嵐的?」

汪濤再次搖頭,他微微嘆息一聲,回頭看著我,

「卓越,都說你是聰明人。可怎麼輪到自己的事情,就這麼糊塗呢。周天成是青姿的副總,他怎麼可能和黃飛說。我的進展,順便看看陳嵐?你覺得可能嗎?」

我徹底糊塗了,再次問,

「那你的意思是?」

「是安總特意請他來的1

汪濤的話讓我更加奇怪,反問,

「你怎麼知道?」

「感覺1

汪濤的答案我並不覺得靠譜。我搖頭說,

「就算是安總請的,不也很正常嗎?」

「哎1

汪濤嘆了口氣。他連連搖頭,

「安總為什麼要請一個和我們計劃書沒關係的人來呢?」

我盯著汪濤,似乎明白了他的想法。但我不敢相信我的答案。見我沉默,汪濤再次說,

「安總請周天成來,是希望周天成看看陳嵐。換句話說,安總不希望你和陳嵐舊情重燃1

汪濤的答案,和我剛才想的一樣。我心跳加速,但我馬上否認,

「汪濤,你什麼時候也這麼八卦了。你太高看我,也太小看安總了……」

汪濤把煙頭掐滅,再次搖頭,

「安總雖然是一個總裁,但歸根結底她還是一個『女』人,是『女』人就有自己的小心思。你啊,根本不懂『女』人……」

我呵呵一笑,故作輕鬆的開著玩笑,

「難道你懂?」

汪濤扶了扶眼鏡,

「至少比你懂1

說著,汪濤拍了下我的肩膀,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喜歡就去追!無論成敗,至少努力了。以後也不會後悔……」

汪濤說著,轉身朝別墅走去。他邊走邊說,

「我猜,今晚安總會留在別墅過夜的……」

看著汪濤的背影,我苦笑了下。這個傢伙,現在怎麼像個街頭算命的呢。但我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溫暖,認識的人中,只有汪濤鼓勵我追求安總。可是我敢嗎?

我也回了別墅,剛到『門』口。就見陸雪正要出去,她一見我,立刻招手說,

「走,幫我拿點東西……」

「拿什麼?」

「哪那麼多的廢話!去了不就知道……」

自從和陸雪正式談完后,小丫頭和我越來越親近了。導致的結果就是,她和我說話越來越不顧及。完全把我當成了一個知心大哥哥。什麼話都敢說。

我倆到了院子里的停車位。陸雪把安然車的後備廂打開。接著,拿下了一個小行李箱。我奇怪的問,

「這是什麼?」

陸雪把箱子遞給我,看了我一眼,小聲的說,

「安總說今晚不回去了。她想在山上住一晚。她說好久沒來這裡,想在這裡清靜一下……」

我一下傻了!獃獃的站在原地。汪濤這傢伙還真有點神,他是怎麼預料到的?

陸雪見我傻站著,她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喂,傻了?走礙…」

我這才傻傻的拿著箱子,跟在陸雪的身後。陸雪邊走邊小聲的嘟囔著,

「哎!你說安總說在這裡清靜,可咱們還有好幾個人呢。她怎麼清靜啊,還不如在家裡呢……」

我默默的跟在身後。腦子裡想的全都是汪濤的話。汪濤也看出我喜歡安然,他明示我,要我追求安然。可是這可能嗎?安然前幾天剛剛當著我的面說過,我們只是普通的同事關係。或許汪濤也是自作聰明了吧!她把安然對我的賞識,當成了一種男『女』之間的好感!應該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