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八十三章 花園傾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八十三章 花園傾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八十三章『花』園傾心

我急忙回到客廳。mianhuatang.la網.訪問:.。打開電腦,開始不停的查詢著。一個大膽而又冒險的計劃,在我的腦子裡慢慢的形成著。我現在要做的工作太多了,必須要考證每一步細節。這些都是用來驗證,我的計劃到底可不可以實施。

黃飛端著高腳杯,也來到了客廳。他站在我身邊,饒有興緻的看著我,慢悠悠的說,

「卓越,革命工作也不能耽誤吃飯吧。身體可是革命的本錢,走,先把飯吃完再說……」

我盯著屏幕,也不看黃飛。直接說道,

「你們吃吧,不用管我1

黃飛喝了一口酒,再次說道,

「有什麼新想法了?說出來讓我聽聽,我也學習學習……」

黃飛的話很客氣。但我卻一點也不客氣的說,

「不行,現在不是時候。我必須驗證之後,保證這方案有實『操』價值,再和你探討……」

黃飛哈哈大笑,看著我說,

「那好,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們可去吃螃蟹、喝黃酒了……」

為了不受他們打擾。我拿著電腦,回了室。『門』一關,一邊『抽』著煙,一邊查閱著各種資料。期間我有一些不確定的問題,都一一記錄下來。準備請教李教授,他畢竟是國內頂尖的經濟學家。並且實戰強於理論。對於我的這些問題,他應該可以給我解『惑』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外面傳來敲『門』聲。我喊了聲「進」,就見陳嵐推『門』進來了。mianhuatang.la網她手裡還端著個盤子,裡面放著一些吃的。

一進『門』,她立刻皺著眉頭,不滿的說,

「卓越,你這是『抽』了多少煙?快把窗戶開下,要被嗆死了……」

陳嵐不說,我還真沒注意。這房間里已經煙熏火燎了。我起身打開窗戶,一陣秋風吹了進來,我整個人都『精』神不少。

「卓越,吃點東西吧……」

我還真沒感覺餓。我一邊接過盤子,一邊問陳嵐說,

「現在幾點了1

「八點多了。你已經悶在室三個多小時了。黃總他們都走了,怕打擾你,就沒過來和你打招呼……」

我始終忙碌著,也沒發現時間過得這麼快。我拿起一塊麵包,咬了一口。又問說,

「安總呢?」

陳嵐微笑的看了我一眼,話裡有話的問,

「卓越,我發現你特別關心安總1

我現在一點也不想和她探討這方面的話題。剛才那句話,我只是隨口一問而已。我馬上回擊她,

「我也發現了,周總好像更關心你1

我以為陳嵐會因為我的話不高興。但她反倒笑了笑,她看著我說,

「卓越,你知道你在我眼裡像什麼嗎?」

我喝了一口果汁兒,並沒回答她的話。陳嵐也不在乎,她自問自答的說,

「在我眼裡,你就像一個雖然長大,但卻充滿童心的孩子。有時候成熟,有時候稚氣……」

我抬頭看著陳嵐。最讓我意外的是,她說這話時,眼眶裡竟有淚光閃爍。

「慢點吃,早點休息。工作不是一天做的……」

說著,陳嵐轉身走了,留給我一個美麗的背影。

陳嵐的話讓我心裡空落落的。她和從前簡直判若兩人。以前的陳嵐什麼事情都喜歡依靠我,她會經常和撒嬌,讓我幫她做她不喜歡的事。

但現在,她好像成熟多了。她對我說的話,似乎也都是飽含深意。只是我不明白,她到底想要表達什麼。是對我們曾經的情感不舍,還是另有原因。

我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看著電腦。手機忽然進來條簡訊,我側頭一看,心裡立刻砰砰直跳。安然的名字,赫然出現在屏幕上。

點開信息,上面寫著:

「出來到『花』園坐一會兒吧……」

安然的邀請,讓我心跳加速。想了下,我回了一個「好」字。

拿著煙出『門』。就見安然正坐在『花』園的台階上,她雙手拄著下頜,目光注視著已經漸顯凋零的『花』園。她一動不動的坐著,如同一座完美的雕像。院子里的霓虹燈照『射』在安然的臉上,讓她整個人都平添了幾分優雅與神秘。

見我過來。安然看了一眼她旁邊的位置,笑著說,

「坐吧……」

我坐下,習慣『性』的拿出一支煙。安然馬上皺著眉頭說,

「你身上都是煙味兒,還要『抽』啊?」

我尷尬的笑下,把煙拿在手裡,但是沒點著。我問她說,

「以前『抽』煙你怎麼不管呢?」

安然笑了,她歪頭看了我一眼,

「剛才和陸雪學的!看看我的話,有沒有她管用……」

我呵呵傻笑下.女』人真是太奇怪了,這也能成她們比較的方式。

「有新的想法了?」

安然在問我下午的事情。我點了點頭說,

「嗯,還不太成熟。所以現在不能說……」

安然歪頭看著我,

「和我也不能說嘛?」

我沒想到安然會這麼問。我苦笑下,反問她,

「你想聽嗎?」

安然搖頭,

「不想1

她一說完,又補充道,

「你做事我放心,我聽與不聽都無所謂……」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一暖。雖然上次的事情,讓我倆都不愉快,但她還是這麼信任我。

安然見我不說話,她再次的問說,

「卓越,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那天在我家,你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反應,是我的話讓你不舒服,還是覺得東方過分呢?」

我還是把煙點著了。用力的吸了一口,苦笑著說,

「都不是,就是喝多了,甩酒瘋而已1

我並沒和安然說實話。那天導致我失態最根本的原因並不是遲東方,而是安然的那句,「我和她只是普通的同事」。其實安然說的也對,我們只是普通的同事。而其他的,只是我一廂情願的自作多情而已。

「東方就是那樣的人!他從小嬌生慣養,飛揚跋扈慣了。所以,你也別和他計較。其實他人還不錯的……」

安然為遲東方解釋著。她不說還好,這麼一說,我心底的火氣又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