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八十四章 人窮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八十四章 人窮志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八十四章人窮志短

遲東方的界宇幾次搶走奧藍的單子。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可我不明白,安然居然還替他解釋。我大口的『抽』著煙,冷笑一聲,

「安總,你這說的是哪裡的話啊?我一個小銷售,哪敢和他計較?只要他不和我計較就行了1

安然聽出了我口中的怨氣。她乾脆也不說話了。一雙美目幽怨的看著前方。我心裡有些後悔,感覺自己的話有些重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安然才又問我是,

「卓越,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

「說吧……」

我的口氣緩和了不少。

「那天你明明知道我不想你拿遲東方的錢的,可你為什麼還要拿?」

安然說著,回頭盯著我。我知道她想要的答案,可我偏偏沒說。我自嘲的說道,

「因為我沒錢!人窮志短1

我的態度終於讓安然也有些受不了了。她轉頭看著我,臉若冰霜。很明顯,她也在忍著自己的火氣。

「卓越,我們能好好說話嗎?你要是因為沒錢,你為什麼最後還把錢全都扔了?我知道你沒錢,但你卓越絕對不是因為錢,去作踐自己的人……」

安然的態度雖然有些冰冷。但她的話卻讓我心裡舒服不少。最起碼她還知道,我並不是一個為了錢,而會去出賣自己的人。

我苦笑下,看著『花』園裡的落『花』,反問她說,

「那你說因為什麼?」

安然依舊盯著我,她忽然說道,

「卓越,你把頭轉過來,看著我的眼睛1

我本不想聽她的話,但還是不由自主的轉過頭去。我的目光和安然觸碰的那一瞬間,我變得有些心虛,目光開始躲閃。

「我知道你為什麼!你當時就是在故意氣我對嗎?」

我低頭把煙頭掐滅。我不知道該怎麼接安然的話。我承認她說的對,要不是那天她的那句話,我或許不會那麼做。其實還有另外一層原因,就是因為安然對遲東方的態度讓我受不了。我覺得安然應該和遲東方保持距離,遲東方這人來者不善。他的界宇多次搶過奧藍的單子,可安然卻還把遲東方當做好朋友一樣。

見我不說話,安然又低聲說,

「卓越,我希望你知道。作為朋友也好,同事也罷。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很關心你。發自內心的關心……」

安然的話讓我的幻想再次破滅。她對我最高的定義就是朋友。我苦笑下,說了一聲「謝謝」。

安然忽然也冷笑下,

「謝什麼?謝我關心你嗎?可是你不需要我的關心,對嗎?」

安然態度的轉變讓我有些不適應。我側頭看著她。

安然忽然把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攤開白皙的手掌,一個挾葯』瓶赫然出現在她的掌心中。

我一愣。猛的想起,這是安然讓陸雪送給我的護肝片。那天在『花』園時,陸雪給我的。但後來被我扔到旁邊的小垃圾箱里。沒想到,居然被安然看到了。

我尷尬的看了安然一眼,馬上解釋說,

「安然,是這樣的,其實那天我也沒什麼事。沒打算吃『葯』,就順手……」

安然搖了搖頭,她苦笑一下,微微嘆了口氣。

「卓越,你什麼都不用和我說的。其實我知道,是我做的多餘。放心,以後不會了……」

我徹底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我忽然開始恨自己了。就算我和安然是普通朋友,我的做法也肯定會傷她的心。

安然慢慢的站了起來,她看著夜空,喃喃的說道,

「其實之前我還覺得我『挺』了解你的。可現在越來越發現,我一點兒也不了解你……」

安然說著,她轉身朝別墅走去。

我急忙站了起來,沖著她的背影喊了一聲,

「安然……」

安然的腳步慢了一下。但接著,她還是義無反顧的回去了。

這個晚上,我失眠了。仔細的回憶著安然和我說過的每一句話。可最終也沒想明白什麼。我只知道,我的做法讓安然很失望。

翻來覆去睡不著,我準備去喝杯酒。不然明天工作肯定會受影響。餐廳里的燈依舊亮著,我輕輕的推開『門』。就見陳嵐正在飲水機旁打水。

陳嵐穿著睡衣,見我進來,有些意外的說,

「卓越,這麼晚你怎麼不睡?」

我反問她,

「你不也沒睡?」

她打完水,把手裡的兩個『葯』瓶扔到嘴裡,含含糊糊的說,

「室里的水沒有了,我過來打一杯……」

「感冒還沒好?」

就著水,陳嵐把『葯』片咽了下去,她點了點頭。接著就出了餐廳,出『門』前,她特意和我說,

「卓越,早點睡……」

我點了點頭。

喝了大半瓶黃酒後,我才終於有了困意。回到室,『迷』『迷』糊糊的睡去,可夢裡,依然還都是安然的影子。

第二天起『床』后。一出『門』,發現大家都已經穿戴整齊,在客廳里開始工作了。見我出來,陸雪瞪著我,嘟囔一句,

「懶蟲,這個時間才起來……」

我這才知道,已經快十點了。我不好意思的笑下,『摸』了『摸』凌『亂』的頭髮,抬頭看向窗外的停車場方向。陸雪一邊盯著電腦,一邊嘟囔著,

「別看了,人早走了……」

這丫頭知道我在看安然的車。我假裝沒聽見,轉身回去洗漱。

在陸雪和我說這些的時候,對面的陳嵐,用奇怪的目光看著我。她也聽明白了,知道陸雪說的就是安然。

沖了個涼水澡,我清醒多了。現在不是去想這些『亂』七八糟事情的時候。我打起『精』神,和他們幾個一起工作。

我讓幾人把手裡的工作先暫停下,開了個小會。開始安排幾人說,

「從現在開始,你們幾位先把手裡的工作都暫停。我有新的任務需要大家一起來完成……」

一說到工作,幾人立刻認真起來。都聚『精』會神的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