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八十八章 留有餘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八十八章 留有餘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八十八章留有餘地

我已經意識到了,這人絕對不是普通人。.la-..-至少他在青姿的地位,要在黃飛之上。不然這麼多高管,不會對他的話反應這麼大。我沖他微微點了下頭。接著摁了下遙控器。大屏幕上又出現一排列表。我指著列表說道,

「我們在這張表上分出a、b兩種企業。這兩種企業都是韓國的小型化妝品企業。大家可別小看這些企業,很多我們知名的化妝品,就是出自這些企業之手。我把它們分為ab兩種,a類屬於優質企業。收購價格肯定要高。b類屬於剛剛興建不久的企業。這種收購難度不大,但影響力也較校至於如何收購,就需要我們進一步到韓國考察。但我可以清楚的告訴各位一點,關於收購的所有細節,我們都已經寫在計劃書里了。大家一會兒可以詳細的看下……」

我說到這裡,特意停頓了下。給眾人一個消化的時間。有的人低聲議論著,而有的人鎖眉思考著。過了一會兒,黃飛問我說,

「卓越,你的列扁些韓國企業。他們的生產車間大都是小規模的。這種小規模的出貨率,如何供應中國大陸這麼大的市場?如果我們真的收購了,我們下一步是不是還要繼續在韓國建廠呢?」

黃飛的問題早就在我們的預測範圍之內,我立刻回答說,

「黃總,這個問題我已經考慮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我們沒必要非在韓國設立車間。我們青姿有自己完整的生產鏈條。完全可以就在國內生產,滿足大陸市場的需求……」

周天成打斷了我,他追問說,

「在國內生產,然後在運到韓國,之後再發回中國。你這麼一折騰,無形中就給產品增加了多少額外支出?我們產品的利潤本來就小,怎麼抗得了這麼折騰?」

周天成的口氣已經不像開始時那般咄咄『逼』人了。我微微笑了下,盯著周天成說,

「周總!你作為負責市場的副總。難道不知道,中國早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代工廠了嗎?多少國外的產品都是由中國生產,最後又發回中國的?別的不說,就說蘋果手機。不也是富士康代加工,漂洋過海的到了美國。然後再飄回來賣給消費者的嗎?」

對於周天成,我也不再客氣。開始無情的反擊。周天成被的話說的一愣,他臉『色』越發難看。其實這些周天成不是不懂,他只是想反駁我,所以沒經過細緻的思考。

黃飛捏著下巴,若有所思的說,

「這樣這款新品就變成海龜嘍?」

眾人笑了。會議室的氣氛也相對輕鬆些。但我笑著搖頭說,

「它可不是海龜。它已經成了韓國籍華人。另外,為了不欺騙消費者。我們又做了另外的一個調研。我從青姿的研發部得知,我們的有些中草『葯』成分,可以替換成韓國中草『葯』。這樣,產品就徹頭徹尾的成為了韓國製造。也就不存在欺騙消費者的情況了……」

黃飛點了點頭。

忽然,角落裡的男人再次開口說,

「小夥子,說的再細緻些……」

我馬上點頭,開始說道,

「第一,我覺得收購完成後。要在韓國設立產品研發部,青姿的研發成員外派,共同研發。第二,在韓國市場就開始營銷。找年輕的偶像作為代言人。偶像必須符合一個特質。就是在大陸市場廣受歡迎。這些年哈韓的年輕人很多,這樣的代言人還好找。另外多說一句,這樣的代言人在韓國本土價格並不高,但在大陸市場價格卻高的驚人。所以,我們直接從韓國開始。這樣打開大陸市場時,也可以免費使用他的肖像權了。當然,這還要看青姿法務的談判。第三點,是營銷。前面做的再漂亮,營銷跟不上去,恐怕也達不到預期的效果……」

說到這裡,我再次停頓。黃飛馬上問道,

「怎麼不說了?」

我微笑的看著黃飛,搖頭說,

「上面我所說的內容,是這份計劃書的全部內容。至於市場營銷這一塊,在青姿沒有把這個單子給奧藍的情況下,我是不能說的……」

我的話像一塊石頭,投入了平靜的湖水中。立刻掀起了『波』瀾。青姿的眾高管臉『色』都很難看。大家聽的正認真,誰知道我竟然把市場營銷部分隱去不說。

安然也先是一愣,接著苦笑了一下,她看著我,微微的搖了搖頭。我假裝不懂她的意思,目光看向黃飛。而黃飛臉『色』鐵青。能看得出來,他是真生氣了。

周天成臉『色』更加難看,他盯著我,口氣嚴厲的質問說,

「卓越!你這是違約的表現!我們上個月剛簽完約,青姿和奧藍達成合作。難道你還想把這個單子單獨分出去不成?」

奧藍的幾位高管也有些疑『惑』的看著我。在她們的眼裡,我們和青姿已經簽約了。這個單子自然會由我們來做。我這麼說,似乎畫蛇添足。反倒惹怒了對方。

其實這就是為什麼我要讓汪濤單獨完成市場營銷部分的原因。我連陳嵐都不許『插』手這一塊,就是為了等現在。我要為奧藍拿下一個大單,徹底走出困境。

我依舊是微笑的看著黃飛,緩緩說道,

「黃總!請您先聽我說。我首先很感謝青姿對我們的信任,把這麼一份重要的計劃書『交』由我們來做。但我們在商言商,青姿的確是和奧藍簽約了。但您要知道,和奧藍簽約的,只是青姿的華北分公司。而如果這次貴公司收購了韓國企業,那這家公司也將成為青姿的子公司。他們將會有獨立的運營和財務。所以,我們的那份合約,只適合奧藍和青姿華北分公司。並不適合其他公司,包括青姿的總公司……」

我這麼一說,安然才明白我的意圖。她看著我,眼光有些複雜。但更多的,還是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