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一章 發出邀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一章 發出邀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九十一章發出邀請

進『門』后,安然讓我先坐著等她。(mianhuatang.la好看棉花糖而她進了辦公室裡面的套間。不一會兒,就見安然拿著一套西裝走了出來。一到到我身前,立刻對我說,

「來,站起來。試一下,看看合不合身……」

我沒明白安然的意思。遲疑的看著安然,安然白了我一眼,嗔怪的說,

「等什麼呢?起來幫我試下衣服……」

我這才明白,看來安然是送給別人的禮物。讓我幫忙試下。我心裡頓時有種失落的感覺。這套阿瑪尼的西裝,會是送給誰的呢?不會是遲東方的吧?

我穿上西裝,安然前後看了看。她心情似乎不錯,竟和我開著玩笑說,

「卓越,我才發現,你還是蠻帥的嗎?」

我笑下。不過我並沒什麼心情和她開玩笑。

西裝脫掉,安然馬上裝了起來。她邊裝邊說,

「回去后就掛起來,周末就穿它了……」

安然的話讓我驚訝的合不攏嘴。這幾萬塊的西裝,她是送我的?

看著我驚訝的表情,安然笑下,她把袋子一遞,說道,

「怎麼了?這表情好像見了外星人一樣……」

我沒敢接她的袋子,我不明白她到底是什麼意思。安然馬上變臉,她一臉嚴肅的說,

「周末的酒會你和我一起去。做我的男伴1

我依舊是一臉驚詫的看著安然。mianhuatang.la內心既驚喜,又遲疑。驚喜的是,安然沒答應遲東方,卻選了我做她的男伴。而遲疑的是,當天都是眾公司的高管,我一個小銷售,去了也不合適。甚至會讓安然丟臉。

想到這裡,我馬上搖頭說,

「安然,算了吧。你讓我去就是丟人去了,你還是找別人去吧……」

我的話讓安然臉『色』一沉。她瞪了我一眼,不悅的說,

「你是嫌和我在一起參加酒會丟人嗎?我雖然饞了點兒,懶了點兒。但自問相貌還算可以,不至於丟人吧?」

我笑了。向來都是高冷示人的安然,居然學會自嘲了。

但我還算搖了搖頭。我哪裡參加過這種場合。一想都頭大。上次在安然家吃飯,已經夠丟人的了。這次廣告界這麼多『精』英在場,我可不想再丟人了。

安然見我還不動搖,她馬上臉一板,直接說道,

「卓越,這是工作!這套衣服也是為了工作需要才買的。這你懂了嗎?」

我看著安然,她一臉嚴肅。這回我沒辦法拒絕了,只好點頭答應。

拿著西裝,出了辦公室。剛走到辦公室的『門』口,身後的安然忽然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卓越,其實你就是個懦夫,膽小鬼……」

我回頭看著安然,但她卻低頭看著桌上的材料,根本不看我。

我苦笑了下,走出了安然的辦公室。也沒想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就因為我不想參加什麼酒會,她才說我是懦夫嗎?

剛回銷售部,把衣服放到柜子里。卡琳就把我叫到她的辦公室。一進『門』,卡琳立刻伸出雙臂,扭著蜂腰,一步三搖的朝我走來。還沒等到我身前,她身上那濃郁的香氣,就已經飄了過來。

她邊走邊笑說,

「卓越,終於出山了?歡迎回歸銷售部……」

卡琳的熱情讓我有些不適應,但她已經走到我身邊。我還是尷尬的和她擁抱下。不知道卡琳是不是故意的,在擁抱的那一瞬,我感覺她好像特意用她的飽滿蹭了我兩下。

我和卡琳寒暄了幾句。她問了問計劃書的事。我也一一回答。

而卡琳忽然話題一轉,她看著我,一雙媚眼滿是狐媚的說,

「卓越,周末有時間嗎?」

我沒明白她的意思,隨口反問,

「卡琳,你有事?」

卡琳媚笑了下,她歪頭看著我。那嫵媚的樣子,不由的讓人心生聯想。

「我要參加個酒會,邀請你去做我的男伴,怎麼樣?」

我一愣,但馬上苦笑了下。我知道這個聯誼會是廣告界內部舉辦的,一年一次。每個公司的高管都會去。只是我沒想到卡琳會邀請我。而我剛剛答應了安然。騙她是不可能了,因為當天肯定要見面的。

我只好硬著頭皮,實話實說,

「卡琳,真抱歉!剛剛安總和我說了,她讓我陪她一起去……」

卡琳先是一愣。她驚訝的表情,似乎在懷疑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接著,她就呵呵笑了,用她那雙勾魂的大眼睛盯著我,話裡有話的說,

「哎!有了總裁,哪裡還記得總監呢,對吧?」

我不自然的笑了下,這話也沒法解釋。因為怎麼說,答案都是錯的。不如閉嘴。

卡琳再次嘆息一聲,略有無奈的說,

「看來我只能找別的帥哥嘍……」

我還是沒說話。

而卡琳忽然臉『色』一變,她媚笑了下。上前一步,她離的我很近,身子都快貼到我的身上。她小聲的說著,

「卓越,你可別忘了,我曾經和你說的。你和安總走的越近,可就意味著你離開奧藍的日子不遠了……」

卡琳說的這話我當然記得。只是我不明白她的意思。當她再次提起,我仍然是半信半疑。但我也沒再多問。

「好了,你忙吧!我要繼續找別人了……」

卡琳說完,我點頭告別。轉身剛要出『門』,卡琳忽然又說,

「卓越,一定要記住我的話。我可是為你好的……」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出了辦公室。這一下午,我腦子裡都是卡琳的那句話。我實在是想不通,她這麼說的依據到底是什麼?

下班后,我特意晚走了會兒。就怕大家注意到我拿著的西裝。眼見同事都走的差不多了,我才獨自下了樓。剛出大『門』,就見陸雪正在不遠的地方,低頭來回徘徊著。已經下班了,這丫頭怎麼不回家,還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