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三章 你是小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三章 你是小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九十三章你是小三

陸雪踩完一腳,她似乎還不過癮。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上前一步,微微抬腳。我還真怕陸雪再踩林宥的另一隻腳。幸好,陸雪沒動。她瞪著林宥,威脅著說,

「我就問你,你幫還是不幫?」

小丫頭又展出了她的潑辣勁。

林宥想急,可他總不可能和陸雪動手。如果說不幫,陸雪那腳隨時就踩下來。他愁眉苦臉的看著我,罵說,

「卓越,你真王八蛋。你是讓我受虐來了?」

我嘿嘿一笑,沖他擠了下眼睛說,

「誰讓你嘴賤了!答應她不就完事了……」

見我也不幫他。林宥就一臉無奈的看著陸雪,他伸手說,

「幫你可以,但只能這一次。以後不許纏著我……」

陸雪白了他一樣,哼了一聲,

「想得美,還纏著你?你不纏著我,我就燒高香了。走……」

說著,陸雪一掃之前的委屈,像個高傲的小公主一樣,轉身走了。而林宥一瘸一拐的跟在後面。

到了陸雪家的樓下,上樓前,陸雪忽然回頭,她低聲囑咐林宥說,

「林宥,一會兒別太過分。讓他知難而退就好了,其實他人不壞的……」

林宥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好啦,我知道了!再嗦我現在可不上去了……」

其實我明白。陸雪這丫頭也是善良,她雖然對拈『花』大失所望。但她還是不想拈『花』受到太大的傷害。mianhuatang.la網

陸雪住的房子不大,四十多平的一室一廳。進『門』就是客廳。

我們三個進去時,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客廳里『亂』七八糟的,啤酒罐、茶葉桶、咖啡袋、煙頭,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小吃,堆滿了整個茶几。而旁邊的地上,到處都是寫滿字的白紙。

拈『花』就躺在地上,呼呼的睡著。他的身上還蓋著幾張白紙。陸雪無奈的看了我一眼,我苦笑了下。這拈『花』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

林宥走了過去,他看了看拈『花』,嘟囔說,

「槽,好久沒見長的這麼丑的人了。陸雪,你在哪兒挖出這麼一人來的?不會是去兵馬俑抗出來的吧?不過和你倒是『挺』般配……」

林宥的一張賤嘴還在氣著陸雪。不過這個時候的陸雪,也不敢再威脅林宥了。她怕惹急了林宥,他一走,拈『花』還得繼續『騷』擾她。

見陸雪也不說話。林宥蹲在地上,他伸手捏住拈『花』的鼻子,拈『花』登時氣短,一下憋醒了。睜眼一看面前的林宥,他嚇了一跳。急忙坐起,『迷』『迷』糊糊的問說,

「你是誰?」

「你大爺1

拈『花』更『迷』糊了,他一轉頭,見陸雪和我也在。他晃了晃腦袋,好像還有點不相信眼前的一幕。

林宥歪頭看著他,伸手指了指陸雪,

「我問我是誰?還沒問你是誰呢,你倒先問上我了!那我就告訴你,我是陸雪的男朋友,我叫林宥!聽好了,以後別再『騷』擾我『女』朋友,不然我可對你不客氣。馬上拿著你的東西滾蛋1

拈『花』忽然撲騰一下站了起來。他看了陸雪一眼,轉頭沖著林宥嚷著,

「你才滾蛋呢!我才是雪兒的男朋友。雪兒你告訴他我是誰?」

拈『花』轉頭問陸雪。陸雪一臉尷尬的看著拈『花』,低聲說,

「對不起啊,拈『花』。他、他真的是我男朋友……」

拈『花』聽著,抓了抓他『亂』七八糟的頭髮。他皺著眉頭,瞪著林宥說,

「不可能!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上個月1

林宥隨口回答。

「我們都在一起兩年了!你是小三,你這個破壞別人感情的小三……」

拈『花』說著,他伸手指著林宥。林宥抬手把他手指打到一邊,瞪著他罵說,

「去你大爺的,你特么才是小三呢,你全家都是小三……」

說著,他沖陸雪擺了擺手,命令著說,

「陸雪,你過來1

陸雪不知道林宥想幹什麼,但她還是乖乖的走了過去。這個時候,她可不敢得罪林宥。

一到林宥身邊,他伸手一把將陸雪摟在懷裡。陸雪似乎沒想到林宥會這麼做,她微微掙扎了下,但還是沒敢拿開林宥的手。

林宥得意的看著拈『花』,歪著脖子說,

「看清楚了!這是我『女』朋友,明白了嗎?」

拈『花』看著陸雪安靜的靠在林宥的懷裡。他的表情慢慢的變化著,從開始的無奈,到驚訝,到最後他忽然瘋狂的抓著自己的頭髮。歇斯底里的說,

「雪兒,好,我明白了。你,你一直騙我的感情,騙我給你寫詩……」

拈『花』開始語無倫次了。他邊說邊彎腰收拾自己那攤『亂』七八糟的東西。等他背上背包,要出『門』時,陸雪苦著臉,小聲的說了一句,

「拈『花』,對不起1

拈『花』冷哼一聲,他仰著頭,一副睥睨天下的樣子,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認識你,算我瞎了眼……」

看著拈『花』鐵骨錚錚的樣子,我心裡雖然覺得好笑。但也有點佩服他,最起碼他比我強。陳嵐離開我的那天,我是一個人呆坐了一晚。也沒說出這麼有氣勢的話。

拈『花』一出『門』,我們三個終於是鬆了口氣。陸雪急忙把林宥的胳膊拿開,她白了林宥一眼。撅著嘴,坐到沙發上。

林宥故意逗陸雪說,

「陸雪,你有點不講究啦。你這明顯是卸磨殺驢礙…」

陸雪斜了林宥一眼,瞪著他,沒好氣的說,

「對,就是殺驢。殺你這頭驢……」

兩人正拌嘴。忽然『門』外傳來的敲『門』聲。

我們三個同時楞了,我一開『門』,就見拈『花』站在『門』口。他也不看我,直勾勾的盯著陸雪。這回他沒叫雪兒,而是叫了大名,

「陸雪。我現在一分錢都沒有了!你把我趕走,讓我住大街嗎?總得給我個回去的路費礙…」

這之前拈『花』還是一份從容壯烈的樣子,可現在居然回來要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