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五章 角色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五章 角色轉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九十五章角『色』轉換

我沒明白黃飛的意思。strong.la/strong。wщw.更新好快。點了一支煙,默默的『抽』了一口。等著黃飛的下文。黃飛繼續說著,

「我先說第一點,就說你和安然。卓越,我下面的話不代表我對你的輕視,但絕對可以代表現在社會的主流觀點。我想問你,就算你和安總在一起了,你能給她什麼?房子?豪車?你可能連一塊好一點的手錶都送不起吧?我要是記得沒錯。當初在三亞,我在酒店大堂遇到你時。你手裡拿的『女』鞋就是送給安總的吧?那鞋我看了一眼,幾百塊的國產貨。就算這些安總都不嫌棄,但別人怎麼看?你們真能做到不在意外界的評價嗎?不用你回答,我替你說,不可能1

黃飛的話句句戳中我的心底。我苦笑的『抽』了一口煙。不過黃飛也的確厲害,他還記得我當時手裡拎的鞋。

黃飛也點了一支煙,他再次說道,

「當然,安總可能也不在乎這些,因為她自己能買得起,但不代表你能買得起。卓越,人言可畏的道理你應該懂。如果天天有人在你的後面說。瞧,這個卓越為了錢追求的安然。這樣的話你願意聽嗎?」

黃飛的話的確擊中了我的要害。這也是我不敢放手追求安然的一個主要原因。

見我不說話,黃飛又趁熱打鐵,繼續說著,

「但如果你在青姿坐上了經理的位置,那就不一樣了。最起碼,你不會落下一個靠『女』人的名聲。因為你有了自己的事業。男人,沒有事業,一切都是空中樓閣……」

黃飛說著,他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

「還有一點也很重要。你一旦離開奧藍,到青姿獨當一面。你就完全可以藉助你手中的資源。幫助奧藍快速脫離困境。放心,沒人會說你以權謀『私』的。畢竟奧藍是家不錯的廣告公司。還有一點很重要……」

黃飛忽然停頓,他嚴肅的看著我,緩緩說道,

「就是你繼續留在奧藍,青姿公司也不會把韓國公司的廣告營銷『交』給你們做的……」

我眉頭一皺,反問道,

「為什麼?」

黃飛沒說話。我有些慌了,這份單子要是拿下來。奧藍就是再沒有別的單子,估計也能『挺』個一兩年。我立刻追問著,

「黃總,難道你們就不需要我的那份廣告策劃案?」

我在今天的會上,特意沒說出具體策劃部分。就是想用這個方案,來贏得韓國子公司的單子。

黃飛笑了,他微微搖了搖頭,慢慢說道,

「卓越,你還是年輕。你那份計劃書最重要的部分,並不是後來的營銷策劃案。而是最開始的跨國收購計劃。這才是核心。至於你的營銷方案,其實對於青姿的新公司來說,完全是可有可無的……」

我疑『惑』的看著黃飛。而黃飛哈哈大笑,

「卓越,你想過沒有?在全國這麼多家的4a廣告公司,能做出一份優秀營銷方案的策劃員,可不止你卓越一個人。在這點上,你有些自視甚高了。這麼重要的單子,我們上海的總公司是不可能放心『交』給你們的……」

我之前的氣勢全沒了,黃飛又給我上了生動的一課。他說的沒錯,青姿這麼大的舉動,他肯定不會吝惜在營銷上『花』大價錢的。就算我真的給他們拿了一份營銷方案,說不定他們還不會用呢。

我苦笑著,心裡一陣失望。我的確太高估自己了!

但我還是不甘心,再次的問黃飛說,

「黃總,就算你們不用我的策劃書。但最起碼應該給奧藍一個機會,為什麼你剛剛說,肯定不會把這個單子給奧藍?」

「道理很簡單!因為奧藍的規模不夠!我承認,你們在省內的廣告渠道很通暢。但是在全國呢?青姿可不是只在這一個省打廣告的……」

我馬上回答,

「我們可以和別的廣告公司合作的……」

而黃飛立刻發問,

「那為什麼青姿不直接去找能吃得下這種大單的廣告公司呢?」

在這問答之間,我徹底無語了!黃飛的話讓我無可辯駁。或許像他說的,只有我去了青姿。坐上子公司總裁的位置上,奧藍才能有機會接到這單。還未必是全部,很可能只是一部分而已。

見我不說話,黃飛笑呵呵的看著我,他繼續說著,

「卓越,你以為我和你說這些。只是我想讓你加入青姿嗎?」

我微微一愣。抬頭看著黃飛。黃飛笑了,他盯著我說,

「我們齊董事長是個愛才惜才的人。沒有他發話,我怎麼可能許諾你去負責子公司呢?這是他今天臨飛回上海前,特意『交』待我的。如果他不是急著回上海,他就親自找你談了……」

我還是沉默!腦子裡如同一團『亂』麻。

黃飛在煙灰缸里把煙頭掐滅。他喝了口茶,慢悠悠的說,

「卓越,這次不著急。可以給你一段時間考慮,畢竟這次收購計劃還處在考察階段。我想就是立項,也得在年後。所以,你還有時間斟酌這裡的利害關係的……」

我點了點頭。看來這次我的確是該認真考慮了。

我以為我和黃飛今天的談話也就到此為止了。誰知,黃飛話頭一轉,他看著我說,

「卓越,剛才我和你說的一切,是以一個青姿分公司總裁的身份。但接下來,我想以一個朋友的身份來和你聊聊……」

說著,他慢慢的喝了一口熱茶。我看著黃飛,有些不解,他作為朋友的話,會和我聊什麼?難道也是告訴我,我不配安然,讓我放手離開奧藍?

「你還記得前一陣子青姿用戶住院的事情吧?」

我點點頭。這件事我當然記得了,還是我主持的記者發布會,和記者們一通『唇』槍舌劍的辯論著。

「後來你去了半月山的別墅,事情的發展我也沒和你說。你想過沒有,為什麼對方提出和解。和青姿說是誤會後,我就沒再追究他們的責任?就讓這件事就這麼悄無聲息地過去了?」

黃飛的話讓我皺了下眉頭。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按說這種事就算是對方道歉了,青姿不追究,但也應該有個公開聲明,以便挽回青姿的名譽。但這事最後卻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