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六章 意外邀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六章 意外邀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九十六章意外邀約

黃飛故意給了我點時間,讓我思考他的話。,最新章節訪問:.。好一會兒,他才又緩緩說道,

「因為這件事牽扯的面很廣,牽扯最深的就是奧藍!安然如果繼續掌舵奧藍,奧藍很有可能沉船……」

我眉頭緊鎖,一下呆住了,驚訝的看著黃飛。雖然我當初就已經想到這件事是針對奧藍的,可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

黃飛的表情很嚴肅,他繼續說著,

「我們因為這件事,特意請了調查公司。這一調查才發現,這件事不單是針對青姿,最主要的是針對奧藍。更讓我沒想到的是,這裡牽扯的不是奧藍一個廣告公司這麼簡單。而是錯綜複雜的各方關係。所以,我選擇了息事寧人。我不想青姿在他們這鈔亂』戰中,成了炮灰,變成了犧牲品……」

事關安然和奧藍,我自然非常謹慎。我小心翼翼的問黃飛說,

「黃總,能透漏下,這裡都牽扯到哪些公司嗎?第一個應該就是界宇吧?」

黃飛慢慢的搖了搖頭,他看著我說,

「卓越!很多事沒必要搞的太清楚,做人有時候還是糊塗一點的好。我說了,我不想青姿捲入這鈔亂』戰中。還有,這件事我知道的也很有限,也只是表面而已,具體的事恐怕只有當事人才了解。所以,不好意思,我只能和你說這些……」

黃飛的態度,讓我意識到了這事情的嚴重『性』。否則,他不會這麼遮遮掩掩的。

黃飛見我不說話,他用手指輕輕敲了敲桌面,再次說道,

「卓越,這些是我以朋友身份告訴你的。strong.la/strong我看用不了多久,奧藍這艘船就要沉了。我知道你喜歡安然,但你留下什麼都做不了。你要知道,奧藍沒有了。安然依舊會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但你呢?你將錯過你人生中最佳的升職機會。所以,我以朋友的身份勸你。加盟青姿,離開奧藍……」

我沉默了!這和上次黃飛叫我去青姿不一樣。上次不過是個總監的位置,而這次,卻有很大機會成為子公司的負責人。價碼不同,『誘』『惑』自然也不一樣。但我更想知道的是,奧藍到底怎麼了?都說奧藍水深,說奧藍處處危機。可除了生意不景氣之外,我並沒感到任何的異樣。難道真的是我反應遲鈍,沒有發現嗎?

我想知道真相,哪怕我幫不上什麼。我也可以提醒下安然。我答應黃飛,回去會認真考慮的。畢竟這件事情要年後才答覆他,所以我還有幾個月的時間,來觀察奧藍的情況。不管走與不走,能幫助安然的機會,我一定不會放過。

日子仍然像從前一樣過著。每天上班、下班。我現在每天格外細心的觀察著奧藍,可仍舊沒看出奧藍和從前有任何的不一樣。不過我也知道,黃飛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因為這話不單是他說過,卡琳也曾經提醒過我。

因為有了上次和青姿的合作。現在奧藍算是暫時度過了危機。最起碼青姿目前的單子,可以保證奧藍日常的運轉。

一晃到了周五。這天晚上下班,我吃過飯後。一個人在家裡無聊的看著電視。我正看著,手機忽然進來條簡訊。我隨手拿起,竟是安然發來的。上面就兩個字:

「忙嗎?」

我笑下。安然已經好久沒給我發簡訊了。我立刻回她:

「不忙,正看電視……」

安然還是兩個字:

「無聊1

我不知道她是說自己沒意思,還是說我看電視無聊。我心裡一動,馬上回復:

「那出來找個地方坐坐?」

安然很快回復:

「好啊!就去你總去的那家老友吧,我『挺』喜歡那裡的氛圍……」

我沒想到安然這麼痛快的就答應了,心裡高興,立刻回復她:

「那好,一會兒老友見1

說著,我簡單收拾下,就下了樓。

剛一開樓道『門』,一個熟悉的身影就站在『門』口。

是安然。

她一身休閑,站在不遠處,微笑的看著我。

我看了看她身後,也沒見她的車。我微笑的走上前去,問她說,

「安然!你不會是早就在我家樓下了吧?」

安然歪著頭,她抬頭看了看樓上,若無其事的說,

「我路過這裡,想看你在沒在家。就給你發了簡訊……」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狂跳。她是真路過,還是就想來看看我?

「怎麼沒開車?」

我隨口問著。

「今晚想喝點兒酒,所以沒開……」

安然的回答,讓我有些傻了。她這麼說,我基本可以斷定。她就是特意來找我的。只是她不承認而已。

我內心狂跳。這幸福來的是不是有些太突然了?還是我想多了?

打車到了老友。老友還是老樣子,和從前沒有什麼區別,生意不溫不火。我倆找了一個角落坐下,我點了啤酒。但安然不喝,她說喝啤酒發胖。我只好給她點了一瓶普通的紅酒。

安然拿起酒瓶看了看,笑著問我說,

「卓越,你不會這麼小氣吧。就請我喝這種酒?」

我『摸』出一支煙點著。抬頭看著她,同樣笑著回答,

「安總!我到青姿三個多月了。一分工資沒發過,我早就彈盡糧絕,靠借錢度日呢。也就是你,要是別人,這酒我都不請她……」

我隨意的說笑著。從青姿開完提案會後。我和安然又恢復了從前的狀態。

安然也笑了。服務員把酒打開,倒上后。安然喝了一口,但她馬上皺了下眉頭。顯然這酒她不太合她胃口。我看著呵呵笑了,逗她說,

「誰讓你不給我開資了,這酒你就對付喝吧。估計下個月你讓我請,這酒都請不起了。就得喝啤酒了……」

安然無所謂的笑下,她又問我說,

「知道你沒錢,可你為什麼不和我說呢?」

我喝了一大口啤酒,搖頭說,

「還是算了吧!沒有和『女』人借錢的習慣。再說現在房租都是你預付的,我再管你借。我不得徹底賣身給奧藍啊?」

我本是一句玩笑話。誰知安然歪頭看著我說,

「那你的意思,還有離開奧藍的打算?」

我一愣,沒想到安然會這麼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