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七章 逐一解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七章 逐一解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九十七章逐一解釋

我苦笑下,微微搖了搖頭。mianhuatang.la沒想到下午黃飛邀請我加盟青姿,晚上安然就問我是不是有離開奧藍的打算。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另有原因。

舞台上,一個小夥子拿著吉他邊彈邊唱著。我回頭看了一眼,心裡暗想,秦沫怎麼沒在?

「是在找上次那個長得漂亮,歌唱的也很『棒』的『女』孩兒吧?」

安然笑著問說。

我轉過頭來,看著安然,點了點頭。我沒必要否認,因為在我眼裡,秦沫是我的好朋友。

安然拿著酒杯,微微晃動著。她忽然奇怪的笑下,接著說道,

「卓越,其實我發現你『女』人緣『挺』好的……」

我看著安然,有些尷尬的反問,

「為什麼這麼說?」

安然放下酒杯,她和我解釋著,

「你想啊,你和陳嵐已經分手了。但她卻好像根本放不下你,你們還會經常聯繫。還有陸雪,她對你似乎也不錯,在別墅做計劃書,你們兩人還單獨下了山。還有卡琳,你們的關係似乎也突飛猛進。再加上這個漂亮的『女』歌手,她看你的眼神,都和別人不一樣……」

我抬頭看著安然,心裡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這感覺很特殊,讓我覺得有些溫暖。因為不管安然說這話的意思是什麼?但最起碼能證明,安然是關心我的。

不過我還是逐一和她解釋說,

「安然,你也太高看我了吧?雖然我和陳嵐分手了,但在我心裡,她就是我的親人。無論從前、現在,還是未來。.la她有什麼困難,我都不會坐視不理的。再說陸雪……」

其實我最奇怪的就是關於陸雪了。我才安然應該是給汪濤打過電話,不然她怎麼知道我和陸雪下山呢?

「那天我的確和陸雪下山去了機常不過是接她的一個朋友而已。而卡琳呢,我倆現在的關係的確緩和了。不過這一切,也都是為了工作。最後說秦沫,她就是我在這裡認識的一個朋友。她人很好,我們『挺』能聊得來的。僅此而已1

我嗦嗦的逐一解釋著。安然聽的很耐心。她抿了一小口紅酒。搖頭說,

「其實你沒必要和我解釋的,我就是隨便問問……」

我頓時無語了!我都說完了,她聽的也很認真,卻忽然又說隨便問問,這純粹是『浪』費我的感情埃不過我還是特別喜歡我倆現在的這種感覺。那是一種特別微妙的感受,似乎只能用心感受,用語言卻根本形容不出來。

我倆沉默了一會兒,安然忽然又說,

「卓越,你沒忘明天下午的酒會吧?」

我笑了下。這是安然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約我,我怎麼可能忘呢?

安然見我點頭,她微微嘆息一聲,搖頭說,

「其實我最討厭這種場合。大家穿著盛裝,『女』的優雅,男的紳士。可實際上,腦子裡卻都是爾虞吾詐。可又不得不參加,這種身不由己的感覺真不舒服……」

說著,她喝了一大口紅酒。但一喝完,立刻搖頭皺眉。她伸手叫了服務員,又點了一瓶法國『波』爾圖。我點的酒,她實在是喝不下去了。

我略有尷尬的看著安然。腦子裡想起黃飛對我說的話。他說的很對,假如有一天安然答應做我的『女』朋友了。我又能給她帶來什麼呢?連買一瓶略微好些的酒,我都要『精』打細算。更別提什麼未來了。其實想想,這對於男人來說,也是『挺』悲哀的一件事。

我苦笑了下,但還是裝作一副輕鬆的樣子對安然說,

「這酒你得自己付錢,我可付不起……」

安然沖我撇嘴笑下。她完全當我是在開玩笑。

安然喝了一口酒後。她忽然想起了什麼,接著拿起手包。從裡面拿出一張銀行卡,放到我的面前。我看著銀行卡,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我抬頭不解的問她說,

「怎麼看我窮,想施捨我?」

安然白了我一眼。白皙的臉上掛著一絲紅暈。她嗔怪的說,

「我哪敢施捨你埃兩萬塊錢都被你扔了,這才一萬多塊,你能看得上嗎?這卡里是你這三個月的工資,本來就是你的,拿去先把借的錢還上吧……」

我笑著拿起銀行卡,前後看了下。但還是又放到安然的面前。我搖頭說,

「安然,我們當時就說好了的。我的工資是付房租的。既然有約定,就不能壞了規矩……」

安然略微有些失望,她歪頭看著我,

「和我也要這麼講規矩嗎?」

我盯著安然,默默的點了點頭,

「既然是規矩,那和誰都要講的1

我以為安然會有些不高興,但她卻忽然笑了。她看著我,溫柔的說,

「卓越,和我開始認識你的時候比。你似乎成熟多了……」

我笑下。剛要說話,手機一下響了。拿起一看,竟是艾嘉來的電話。

「我接個電話……」

和安然說完。電話接通,就聽艾嘉在電話那頭哽咽的說,

「卓越,你和占強在一起了嗎?我給他打了一下午的電話,可他一直不接……」

艾嘉的口氣很急。『弄』的我也有些沒底,我馬上反問,

「怎麼可能?是不是開會呢?他現在是總監,忙起來沒接電話也正常……」

誰知艾嘉馬上說道,

「我給他們公司打電話了,他今天就沒去公司……」

艾嘉一邊哭著一邊說,她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艾嘉和鄒占強的感情很深,尤其是艾嘉。雖然還沒結婚,但她為了支持鄒占強,把工作都辭了。現在找不到鄒占強,她一定是最著急的。

我馬上問艾嘉在哪兒?她告訴我在附近的派出所,她想去報警,可警方說這種情況,根本就立不了案。讓她回去再等等。

我聽著,急忙告訴她說,

「艾嘉,你別急。就在原地等我,我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我歉意的看著安然說,

「安然,鄒占強聯繫不上了。她『女』朋友『挺』著急,我得過去看看。今天……」

話還沒說完,安然就站了起來。她叫過服務員,竟把單買了。我不好意思的看著她,安然卻根本沒在意這些。她對我說,

「正好我也沒事,和你一起去看看吧……」

安然這麼說,我自然不能拒絕。同時心裡也很高興,畢竟她願意了解我的朋友,走進我的生活圈。這對我來說,也算是個意外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