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九章 校園漫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九十九章 校園漫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九十九章校園漫步

其實鄒占強的話,讓我心裡多少有些不舒服。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在他眼裡,我做銷售正常,而他做銷售就是屈才。當然,我也理解他。用李教授的話說,鄒占強太好勝,勝負心太強。

我也沒把他的話當回事,再次問他說,

「你市場總監做的好好的。怎麼會讓你去做銷售呢?你是工作有失誤了?」

我這麼一問。鄒占強立刻冷笑著。他梗著脖子,不服的嚷嚷著,

「我工作失誤?笑話!你什麼時候見我工作失誤過?他們就是特么看我不順眼。公司被收購了,從前的領導換了。一群小人就開始踩我。要麼辭職,要麼去做銷售。***,他們就是『逼』我辭職呢!老子偏不,老子就要做出個樣子給他們看……」

鄒占強的話說的沒頭沒尾,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剛要問他,誰知他忽然回頭看著艾嘉。像一個犯錯的孩子,看著自己的母親一樣。一扭身,把頭靠在了艾嘉的肩膀上。竟委屈的哽咽說,

「嘉嘉!我對不起你,我答應讓你過上好日子的。可我沒做到,我沒用,我真沒用……」

艾嘉卻笑了。她扶著鄒占強的肩膀,柔聲說著,

「占強!你還要讓我過什麼好日子啊?現在不就很好嗎?能每天和你在一起,這就是我最好的日子了。你要是做的不開心,咱們就辭職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你還擔心找不到工作嗎?實在不行,我們回老家賣菜去。只要我們兩人在一起,有什麼困難不能克服呢?」

艾嘉和風細雨的說著。她的話讓我很感動,我甚至開始羨慕起鄒占強了。能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嗎?

艾嘉說這話時,我不自覺的看了陳嵐一眼。而陳嵐表情尷尬,她轉頭看著窗外。似乎眼前這一切,都和她無關。

鄒占強這才『挺』直了腰。他雙手扶著艾嘉的兩臂,含糊不清的說著,

「嘉嘉!你放心!他們別想這麼趕走我。我哪兒也不去,在哪兒跌到,我就在哪兒爬起來。早晚有一天,市場總監的位置,還是我鄒占強的1

鄒占強說著,他把手高高舉起。像是對天發誓一樣。

而艾嘉微笑著點了點頭。她滿眼柔情,對鄒占強說著,

「占強,我相信你。但你要答應我,以後不許再不接我電話了……」

林宥皺著眉頭,不耐煩的白了兩人一眼,

「行了,趕快回家起膩去吧。可別在這裡刺『激』我們這些單身狗了……」

艾嘉和鄒占強都笑了。鄒占強這才注意到我身邊的安然。他晃晃『盪』『盪』的走到安然面前,有些歉意的說,

「不好意思啊,安總。才看到你,讓你見笑了……」

安然微笑的搖了搖頭,她微笑著說,

「哪裡!不過艾嘉他們是真擔心你了。以後有什麼事,別在這麼不聲不響了。如果你在現在的公司做的不開心,奧藍倒是隨時歡迎你……」

我沒想到安然會這麼說。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但這麼多人在,我也不能問她怎麼想的。

鄒占強呵呵一笑,滿嘴酒氣的說,

「謝謝安總。我就不去和卓越爭了。卓越比我強,他一定會在奧藍大展拳腳的……」

兩人客套了幾句后。我們一起出了飯店。鄒占強、艾嘉還有陳嵐坐一輛車走了。林宥看著我和安然,他聳了聳肩,揶揄的說道,

「我就不給你們當電燈泡了,你們找地方卿卿我我吧。我先走了……」

說著,林宥也打車走了。

就剩下我和安然兩人。一看時間,已經九點多了。我就問安然說,

「我送你回去吧……」

上次孔姨就是在安然的小區『門』口被搶的,我還真不放心她一人回去。

安然卻慢慢搖了搖頭,她看著對面的大學說,

「不著急,我們去校園裡走走吧……」

我笑了,點了點頭。

自從大學畢業以後,每次進校園。我心裡都會萬千感慨。感慨時間飛逝,我最好的校園時光就這麼溜走了。也感慨造化『弄』人,我在大學遇到了愛情,可最終卻是勞燕分飛,各奔西東。

我和安然沿著小路,漫無目的的走著。好一會兒,安然才幽幽的說著,

「我『挺』喜歡艾嘉的。她的『性』格真好……」

我點頭。艾嘉是我見過的最溫柔的『女』人。認識這麼久,我好像都沒見過她發火。並且她對鄒占強,更是柔情蜜意,讓人羨慕。

我忽然想到剛才安然說的話,於是問她說,

「安然,你剛才是真心邀請占強來奧藍的嗎?」

安然歪頭看了我一眼,她不解的反問,

「這還能有假的嗎?」

「為什麼?」

安然忽然停住了腳步。她回頭看著我,好半天,才柔聲說,

「因為他是你的朋友1

我看著安然,心裡一陣感動。

走了一會兒,安然忽然看著小公園的長椅說,

「去那裡坐一會兒吧……」

我們兩人坐在長椅上。小公園裡,到處都是一對對的校園戀人在卿卿我我。安然看著他們,忽然轉頭問我說,

「卓越,你和陳嵐以前是不是也像他們這樣……」

安然的話讓我有些尷尬。我點了一支煙,並沒回答她的話。

「給我講講你和陳嵐吧……」

安然又問。

我忘記了在哪本書上曾經看說。一個男人最傻的,就是在自己現在喜歡的『女』人面前,去聊自己曾經愛過的『女』人。道理我雖然懂,但我還是點頭說,

「你想知道什麼?」

安然笑了下,她想了想說,

「就講講你怎麼追求她的吧……」

我『抽』了一大口煙,看著遠處,慢慢的說道,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最開始是喜歡,後來開始告白。因為告白,我還險些受了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