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章 追憶往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章 追憶往事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章追憶往事

我的話讓安然更加好奇了。strong.la/strong-..-她轉頭看著我,竟催促說,

「快說說,怎麼還差點受了處分呢?」

我笑下,沒想到安然也這麼八卦。其實自從和陳嵐分手后,我最不愛做的,就是回憶往事。但看著安然渴望的眼神,我還是給她講了那段曾經的過往。

我和陳嵐在一起,其實和林宥有很大關係。我這人天生慢熱。剛到大學時,林宥就和鄒占強在一起,把班級的『女』生分了幾等。而陳嵐和艾嘉屬於優等。

我本來並沒注意到陳嵐,被林宥一說,我才開始注意她。那時候傻的天真,雖然對陳嵐有好感。但卻不敢做出進一步的舉動。能做的,也就是默默的關注著她。有時候上課時,會偷看她幾眼。系裡有什麼活動,只要她在,我就會參加。除了這些,我好像再沒做過什麼。

真正發生改變的,是在大二時。那時候我倆雖然還算熟悉,但也只是停留在見面打招呼的階段。記得有一天,我去圖書室。恰好陳嵐也在。我就故意找個離她近的地方,也沒心情看書。那兩個小時,基本都是在偷偷看她之中度過的。

出圖書室時,天下了雨。我並沒拿桑正想著用衣服擋雨,跑回教室時。身後傳來陳嵐的聲音,她對我說,我帶傘了,送你回去吧。.la

那天的雨很大,傘卻很校而我們兩個人互相謙讓,最終的結果是,每人都被雨打濕了一半的身子。不過從那時候起。我倆就熟絡起來。偶爾會相約一起自習,一起跑步,一起去圖書室。

記得又一次,我和陳嵐聊起關於勇敢的話題。她問我,做過最勇敢的事情是什麼?我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一件來。但我告訴她,我馬上就要做一件勇敢的事。並希望她能作為見證人。

系裡組織演講比賽。在學校的大禮堂里。我演講水平還不錯。是當時奪取第一名的熱『門』選手。決賽當天,院系的領導也都來了。

在台上,大家開始角逐。一人比一人『精』彩。輪到我時,我緩緩上台。但我演講的,卻不是之前的稿子。我換成了一份『精』心準備的情書。情書的內容我早已記不清了。但標題我還記得,叫《丈量愛情》。我記得最後一小段,我是這樣寫的,

「愛情沒有刻度,但我卻願意用我的陪伴為你度量。愛情需要溫度,所以,我願意用我的體溫,去溫暖那把雨傘下的你。時間不長,只此一生1

我的演講,老師當然是不高興了,但同學都炸鍋了,大家開始鼓掌、起鬨。而陳嵐傻傻的坐在人群中間,她臉頰緋紅,熱淚在眶。從此陳嵐成了我的『女』友。幸好學院還算開明,只是口頭警告了我一下,並沒給我什麼處分。不過,我卻因為最後這一段的演講詞,被大家取了個外號,叫「體溫計」。

安然認真的聽我說著。我講完了好一會兒,她也不說話。就獃獃的看著遠方。她的目光清澈而又明亮。似乎在看著什麼美好的事物。

好一會兒,她才微微嘆息一聲。歪頭看著我說,

「卓越,我沒想到,你不但勇敢,還『挺』『浪』漫的……」

其實我一直沒覺得我那是『浪』漫。我倒覺得,我那是年少輕狂。但去卻從未後悔過。

安然見我不說話,她又追問,

「卓越,你說如果現在你喜歡一個『女』生,你還會像當初那樣,不顧外界的眼光,當眾表白嗎?」

我想了下,微微搖了搖頭,感慨的說,

「青『春』只有一次,有些事情,是只適合在青『春』年少時候做的。如果我還能有下一段感情的話,我希望她來的平靜,我們過的平淡。轟轟烈烈的,或許只屬於年少的青『春』吧…」

我說這些話時,腦子裡根本沒有別的念頭,完全是實話實說。但我一說完,安然的目光里閃過一絲失望的神情。雖然稍縱即逝,但我還是看到了。

沉默了一會兒。安然站了起來,我跟著也站了起來。看著她說,

「冷了吧?我送你回去吧?」

安然轉身看著我,她皺著眉頭,假裝不高興的說,

「卓越,為什麼在我不想回家的時候,你一再的要送我回去呢?我發現你這人的腦子,有時候簡直就是一塊結疤的榆木……」

我微微笑下。安然的話讓我有些尷尬。其實我是覺得天氣有些涼,再有太晚了。沒想到她居然會這麼說。其實她哪裡知道,每次和她分開時,我心裡都在期盼著下一次的見面。即使我們在同一個公司,我也一直是這樣的。

我看了安然一眼,試探著說,

「要不去我家,我給你泡壺『花』茶,咱們喝茶聊天,怎麼樣?」

安然笑下。她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弄』得我心裡有些沒底。我剛要再說,安然忽然問我說,

「卓越,你經常邀請『女』孩兒去你家嗎?」

安然的問題讓我有些不舒服。難道在她的眼裡,我就是一個特別隨意的人嗎?但我並沒表現出來,還是笑著反問她,

「你覺得呢?」

安然一聳肩,

「我不知道,我在問你1

我假裝回憶著,同時掰著手指,好像在計算人數。想了一會兒,看著安然說,

「你是第一個1

安然笑了,『挺』開心!

她滿意的點了點頭,

「還不錯。要是第一個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個面子,走吧……」

說著,她轉身走在了前面。我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後。但心裡,卻是心『花』怒放。這種感覺已經好久沒有了。其實我最開始本是隨口一說,根本就沒想到安然會答應。

生活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當你朝思暮想的事情,真的降臨時,你卻有一種不知所措之感。就像我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