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一章 秉燭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一章 秉燭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零一章秉燭夜談

在車上,安然一句話也不說。.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她就安靜的看著窗外。而我卻有些不自然,我不知道這一晚,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是打破僵局,還是只是一次平常的秉燭夜聊。

打車回了家。一進『門』,安然就四處看著。好一會兒,她才回頭滿意的沖我點了點頭,

「卓越,我特別欣賞你這點,太『棒』了!一個單身男人,居然把家裡收拾的井井有條……」

我笑下。我自認為在生活上,還算是一把好手的。同時我也奉承她說,

「你家裡也很整齊,很乾凈礙…」

我指的是她平時住的老房子。安然一吐舌頭,『露』出了她天真的一面。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別提了,都是小阿姨去幫打掃的。要是靠我,不一定『亂』成什麼樣呢……」

我笑了。其實我『挺』喜歡安然這點的,她特真實。從來不介意別人知道她的缺點。當然,作為朋友這是好事。但作為一個企業的掌舵人,似乎就有些欠缺了。

但我還是有些好奇,我問她說,

「那你在國外讀書時呢?房間怎麼辦?」

安然再次『露』出了害羞的神情,她白了我一眼,嬌嗔的說,

「問題這麼多呢?我自己的東西當然能收拾的不錯,至於大掃除,基本還是請人幫忙的……」

安然似乎怕我誤會,她連忙又解釋著,

「其實我不是懶。strong.la/strong我小時候就打掃過家務,可有一次收拾廚房,居然發現了一隻老鼠。當時我都嚇死了。從那以後,我基本就告別家務了……」

我學著安然的樣子,也聳了聳肩。逗她說,

「這理由倒是不錯,加油1

安然白了我一眼。

陽台上。兩把藤椅,一個茶座。

這陽台是我和陳嵐最喜歡的地方。從前我倆在一起時,每到周末休息時,我倆都會在這裡喝著茶,聊聊天。

我給安然泡了一杯大朵菊『花』茶。在透明的杯子里,菊『花』茶在開水的澆灌下,開始慢慢的盛開著。而我拿了一聽啤酒,坐在安然的對面。

安然看著外面,我看著安然。昏黃的燈光下,安然顯得更加『迷』人。這種感覺真好。

好一會兒,安然才回過頭來看著我。她微微一笑,問我說,

「卓越,以前你也經常和陳嵐就這樣對坐吧……」

我啞然!

雖然今天和安然,沒少聊我和陳嵐的過往。可我卻不想安然這麼沒完沒了的提她。可安然偏偏不,她總是在我猝不及防的時候提起陳嵐,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安然見我不說話。她拿著杯子,輕輕的喝了一口茶。她的動作輕盈而又優雅。我不禁有些看呆了。

「坐在這裡,我好想都能想象到當初你和陳嵐在這裡喝茶的畫面……」

安然又一次的提起了陳嵐。我苦笑著看著安然,岔開話題說,

「安然,你覺得奧藍現在的情況如何?」

我之所以這麼問。一個是不想和她聊陳嵐,再有就是,卡琳和黃飛都曾警告我,奧藍的水很深,也可能會有麻煩。我很想知道安然的想法。

安然呵呵笑下,她看著我,問說,

「卓越,你這是想岔開話題,不想提陳嵐嗎?」

我喝了一口啤酒,點了支煙。微微苦笑著搖了搖頭。

安然倒是沒再提陳嵐,她歪頭想了下,淡然的說道,

「我覺得奧藍一切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著。之前和青姿簽完了合約,已經有兩個廣告立項了。這幾個廣告已經讓奧藍緩解了壓力。並且現在我正在談一個大單。這個單子要是成了,我想奧藍就可以徹底脫離困境了……」

安然似乎很高興。她說完,還衝我做了一個驕傲的表情。

看安然的表情,她似乎對奧藍的未來充滿了信心。我的情緒被她感染著,問她說,

「能告訴我,你現在和哪個公司再談嗎?」

安然笑下,她歪頭看著我,溫柔的說,

「我能不說嗎?」

我也笑了,搖了搖頭,

「不能1

「切」

安然送我一個白眼,她嬌嗔的說,

「這麼霸道!感覺你好像才是總裁呢!不能我也不告訴你,等談成了,我親自下廚,請你吃頓大餐……」

我笑了。開著玩笑說,

「你做的飯能吃嗎?」

安然撇了下嘴,她一臉壞笑,看著我說,

「我就等你這句話呢!那就你做,我吃,這樣行了吧?」

和安然越熟悉,我就越能發現她可愛的一面。甚至很多時候,我都想不起來,她那種高冷的『女』總裁的形象了。

我笑著點了點頭,慢悠悠的說,

「如果你喜歡吃,我可以永遠做給你吃……」

我話一出口。安然看了我一眼,接著她就把目光看向別處。

陽台的氛析然變了。尷尬,又有些曖昧。

我自嘲的笑下,喝了一口啤酒,給自己打了個圓場,

「但你得付工資,我可不是白給你做的……」

安然笑了下。她沒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打了個哈欠,看著我說,

「卓越,我有些困了……」

我心裡有些失落。但還是放下啤酒,站了起來,看著安然說,

「那我送你回去吧……」

安然輕輕的「嗯」了一聲,她隨意的看了下表,又問我說,

「卓越,你猜現在幾點了?」

「十一點?」

我回答道。安然笑著搖了搖頭,她也有些不敢相信,略帶驚訝的說,

「現在已經快兩點了……」

我驚訝的看著她。和安然在一起,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

走出陽台,我看了下沙發。回頭又對安然說,

「不然你就在這裡對付一下吧,你睡室,我睡沙發……」

我話一說完,安然就歪頭看著我。她剛要說話,我立刻打斷她說,

「別問我留宿過幾個『女』孩兒,從來沒有,你是第一個……」

我說的是實話。而安然笑了下,她看著我,默默的點了點頭。最讓我意外的是,她的臉上,竟『露』出了一抹嬌羞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