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零二章

室里,我拿出了一套新的『床』單,幫安然換上。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訪問:.。安然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我,她也不伸手幫忙。一切都『弄』完后。安然忽然幽幽的說道,

「卓越,我想洗澡。不洗澡我睡不好覺的……」

安然說這話時,她還有些難為情。

其實洗澡倒是好辦。二十四小時的熱水。可關鍵沒有給換穿的衣服。安然也知道我是再想這個問題,她指了指我的衣服,說道,

「找一件你的衣服吧。大點無所謂……」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特別的欣慰。她能這麼說,最起碼能證明她並不嫌棄我。不然,哪個美『女』願意穿一個男人的衣服呢?

我馬上去找了一件白襯衫。又拿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品。幫安然把熱水調好后,我才出了浴室。

安然一進去,就聽到裡面傳來了一聲鎖『門』聲。雖然安然是正常的舉動,但我還是苦笑了下。拿著一條『毛』毯坐在沙發上『抽』著煙。

浴室里,水聲四起。而『門』上的摩擦玻璃,被熱氣蒸騰后,更顯朦朧。我傻傻的『抽』著煙,但腦子裡卻都是安然站在蓮蓬頭下,被熱水打濕的場景。我甚至都可以想到,她曼妙的身子,在淋浴下時而翻轉,時而扭動。

我是個正常的男人,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和陳嵐分手后,我雖然過了一段醉生夢死的生活。但卻從來沒有和別的『女』人有過糾葛。(mianhuatang.la好看而現在,我的心裡和身體,隨著嘩啦啦的水聲,開始產生了最原始的衝動。

我強迫自己別想,把注意力轉移到電視上。可沒用,眼睛雖然盯著電視。但腦子裡還是想象著浴室中的畫面。我忽然有了新發現,原來我也『挺』猥瑣的。

正當我胡思『亂』想時,水聲戛然而止。不一會兒,『門』開了。一股幽香立時從『門』口飄來。

我朝著『門』口的方向看去,就見安然站在『門』口。她穿著我的白襯衫。襯衫有些大,她把袖口挽了上去。而襯衫的下擺剛過大『腿』根部。她修長、筆直的白『腿』完全展『露』出來,在霧氣瀰漫的『門』口,安然更顯『迷』人。

我完全看呆了!

因為是剛洗完澡的原因,安然白皙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潮』紅。她拿著『毛』巾,歪著頭,慢慢的擦拭著烏黑的長發。而我的目光一直注視著她,根本不捨得移開。

安然也注意到我火辣的目光,她白了我一眼,嬌嗔的說著,

「卓越,這麼盯著你的客人看,太不禮貌了吧?」

我呵呵笑了。現在的我,哪會想到什麼禮貌。我的目光依舊在她的身上停留著,同時由衷的讚歎著,

「安然,你真漂亮1

我發自肺腑的讚美著。而安然卻似乎不領情,她嗔怪的白了我一眼,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就知道貧嘴1

安然說著,她站直了腰。兩手捋著長發,微晃了下頭,把一頭烏黑的長發整理到腦後。人和人的差距就在這裡。這恐怕是『女』人最常見的一個動作。但安然隨意的做了一下,就顯得風情萬種。

見我依舊是盯著她,她忽然把手中的『毛』巾扔向了我,驕傲的一抬頭,白了我一眼說,

「你慢慢欣賞你的美吧,我可要睡覺去了……」

說著,她扭動腰肢。白皙的長『腿』在我眼前晃過,直接走回了室。就聽「啪嗒」一聲,安然竟然又把室的『門』反鎖了。

我苦笑的拿著『毛』巾看了看,『毛』巾上的清香立刻鑽進我的鼻孔。我自嘲的笑下,把『毛』巾放到一邊。直『挺』『挺』的躺在了沙發上。

這註定是個難捱的夜晚。躺在沙發上,我左右翻騰,就是睡不著。而室里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不知道安然睡的怎麼樣?她是否和我一樣,輾轉難眠呢?

我回憶著這幾天和安然的接觸。我雖然不敢確定她喜歡我,但我敢確定,她對我絕對有好感。但我到底要不要追求她呢?一面是林宥、黃飛等人的忠告;一面是我對安然的喜歡,對愛情的嚮往。我到底該怎麼做,一時間我也沒了主意。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在夢裡,安然就站在我的眼前。她微笑的看著我。她離我很近,似乎只要我一伸手,就能把她捉入懷中。

忽然覺得不對,猛的一睜眼。就見安然就站在我的眼前,她的確正微笑的看著我。我『揉』了『揉』眼睛,外面天已通亮。我立刻『迷』『迷』糊糊地坐了起來,打著哈欠,問她說,

「幾點了?」

「八點半了……」

我沒想到居然睡到這個時候。

我站了起來,『摸』起一支煙,剛要點。安然忽然一把將我嘴上叼著的煙搶走,她白了我一眼,不滿的說,

「一早起來就『抽』!快去洗漱,我餓了。吃完東西我還要回去準備衣服,下午我們要去參加酒會,你是不是都忘了?」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一陣舒暢。這種感覺讓我好像回到了從前,以前經常和陳嵐有這樣的對話。只是現在我眼前的人,換成了安然。

我簡單收拾了下。就去廚房做早餐。家裡也沒什麼東西,我乾脆給她做了一份義大利面。其實都是超市買來的現成的,簡單加工下就好。

安然早已經收拾完了,但她還是穿著我的襯衫。倚在『門』口看著我在廚房忙碌著。以前陳嵐也有這個習慣,每次我做飯,她就喜歡在一旁看著。

我回頭看了安然一眼,問她說,

「昨晚睡的怎麼樣?」

安然笑著回答說,

「很好啊!你呢?」

「不好1

安然笑了,她追問,

「是因為我佔了你的『床』?」

我搖頭,

「不是,是腦子裡都是美『女』出浴圖,根本睡不著……」

這兩天和安然的關係越來越近,我開起玩笑,也不再顧及了。

安然白了我一眼,嬌嗔的說了一句,

「油嘴滑舌1

這種感覺真的太好了。如果可以,我真希望這一生都這樣。我和安然就這樣簡單,而又快樂的生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