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三章 終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零三章 終下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零三章終下決心

一頓簡單的早飯,卻吃的安然心滿意足。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訪問:.。我發現安然身上有很多的優點。按說她一個正經的富二代,對生活質量要求應該很高。但她穿著我的襯衫,吃著麵條。她不但沒有任何的挑剔,反倒是顯得特別滿足。

吃過早飯,安然換好自己的衣服。她拿著手包,一臉溫柔的看著我說,

「卓越,我先回去了。下午我來接你,一起去酒會……」

我笑著點頭答應。安然到了『門』口,她忽然回頭看了我一眼,又說道,

「卓越,記得我曾說過你是個懦夫嗎?」

我點了點頭。我當然記得。她第一次說我時,是孔姨介紹我倆相親。那時我想辭職,她罵我是懦夫。第二次是在她辦公室。我倆聊的好好的。可我離開時,她卻說我是個懦夫。

其實我一直想問她了,但一直沒機會。今天再次提起,我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問她了,

「為什麼這麼說我,難道我真的是個懦夫?」

我笑著問。安然卻忽然笑了,她看了我一眼,一本正經的說,

「一個不敢把自己心意表現出來的男人,不是懦夫是什麼?」

安然的話,讓我有一種炸裂的感覺。我不傻,我明白她的意思。可我不敢確定,她真的是鼓勵我再像她表白嗎?

見我傻傻的站在原地。安然送我一個微笑后,轉身離開。

安然走後,我回了室。(mianhuatang.la好看躺在『床』上,我似乎還能感受室里,殘留著安然身體上的幽香。我閉著眼睛,靜靜的想著安然的話。安然給了我暗示,我是否應該把握呢?

忽然,我一個轆翻身坐了起來。我點了一支煙,用力的『抽』了一大口。心裡暗自決定,和安然表白,等她答應做我『女』朋友后。我就辭職,離開奧藍,加盟青姿。這樣,我既可以在事業上有個質的飛躍。和安然的身份也能匹配些。最主要的,加盟青姿,我可以幫助安然拿下新品的單子。就算不能全部拿下,我也可以給她一部分業務。

一經決定,我整個人都興奮起來。本來打算補一覺,可現在一點睡意也沒有。我開始焦急的等著安然的到來。今天和她參加完酒會,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訴她。就這麼定了!

人就是這麼奇怪!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時,總覺得時間飛快。可一旦分開,又覺得時間過得太慢。這一上午,我都在等待中苦苦的煎熬著。

一點左右,我的手機終於響了。我急忙拿了起來,看了下號碼,心裡頓時有些失望。電話並不是安然打來的,而是鄒占強。一接起來,就聽鄒占強在電話那頭說,

「卓越,昨天喝大了。丟人了。你們沒當回事吧?」

我呵呵一笑,罵他說,

「你什麼德行我還不知道?算個什麼事。對了,你昨天話都說不利索了,我也沒聽明白。你們公司到底怎麼了?」

一提公司,鄒占強立刻嘆了口氣。他的情緒有些不高,但還是和我說,

「這兩年公司效益一般。前段時間就傳出有人要收購公司,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公司被收購后,開始大量的裁員。以前的高管走的走,留下的也沒幾個保留職位,全都降級了……」

我不解的『插』嘴問說,

「裁員也不至於裁你們市場部吧?把你們裁了,誰去跑市場?他們不要業績了?」

就聽鄒占強苦笑一聲,他解釋說,

「市場部倒是沒怎麼裁。但總公司新派了市場總監。給我的安排是,要麼去跑業務,要麼辭職。哎!其實他們就是想讓我走,我畢竟屬於前董事長的人……」

中國人向來有內鬥的喜好。無論國企,還是『私』企。這種辦公室政治都不少見。

鄒占強一說完,我立刻安慰他說,

「占強,昨天安然也說了。要不你就來奧藍吧。咱們兄弟聯手,在奧藍做出一番事業。你有能力,有衝勁兒,何必非得留在現在的公司呢?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你現在怎麼還婆婆媽媽了?」

其實昨晚鄒占強就已經拒絕安然了。但我認為他是酒醉的一時衝動,所以還想勸勸他。但我的話似乎並沒什麼效果,鄒占強嘆息一聲,有些無奈的說,

「哎!再說吧!我先再看看,如果實在呆不下去,我再去投奔你……」

我知道鄒占強的『性』格,他不服輸。他還想在原公司搏一下。

和鄒占強又聊了一會兒。放下電話沒多久,電話又響了。這次沒讓我失望,是安然打來的。一接起來,就聽安然溫柔的在電話那頭說,

「卓越,下樓吧。我在樓下等你1

我幾乎是跳下沙發的。先穿上西裝,又跑到洗手間,整理下頭髮。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我滿意的笑下。不錯,還『挺』『精』神。

一下樓,就見安然那輛那輛酒紅『色』的ls460正停在『門』口。司機開的車,但安然卻沒在車上。她正站在車旁等著我。見我下來,她送我一個『迷』人的微笑。但我看著她,卻有些傻了。

如果是昨晚,安然穿著襯衫,在我面前擦頭髮,是我看到她最生活的一面。那現在我看的安然,就是她最光鮮亮麗的一面。

安然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連衣裙。裙子上面還刺繡著幾朵金『色』的玫瑰。腰上是一條黑白相間的,極有空間感的時裝腰帶。『胸』前還配了一個金『色』的『胸』針。裙子的下擺剛到膝蓋,白皙的挾腿』『露』在了外面。

她的頭髮也特意挽了起來。脖子上戴了一條水晶項鏈。上面鑲嵌幾顆藍『色』的水鑽。白藍相間,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看著既優雅,又高貴。

安然的身材本來就好。又穿著這種束腰的裙子,更是將她完美的身材,淋漓盡致的表現了出來。

最讓我意外,也是最感動的。已經是秋天了,但安然腳上穿的高跟鞋,竟然是我在三亞給她買的那雙夏天的鞋。我一直以為安然是嫌棄這雙鞋太廉價,所以她才沒穿。可沒想到,在今天這麼重要的場合,她居然穿了出來。